长安塔

任大天 2017-08-12

只记的有雨的日子他会来,像个使者。头戴青云,脚踏黄地。如烟而至又随风消逝。我不尽恋他,像与生俱来的呼吸,一张一驰,开合有度。微微抓住,却似苏必利尔湖里的月光般,碎影醉人。轻轻婆娑,又如大理无量山小镜湖旁的石壁,自伤自怜。可哀可叹。每次他来,我的心都像九月的鸽子,扑啦啦得惊喜响彻整个天空。因此总 盼望着,盼望着雨之后还是雨,惊喜之中仍存惊喜。奶奶说“这是永恒的痛,这辈子尝不了还得等到来世。代代相传,生生不息”呐时的我懵懂未知其深意,只觉得被悬在空中异常刺激,仿佛轻云羞敝月,宛然流风映回雪。快活的像个傻子。直到有一次,难熬的天晴终于转阴,而长白沙的寒风也冷到彻骨。这一切,对我来说,临水照花人,静候的只是其本身,无关风与月。纵使记忆的河流里泥沙俱下,霜雪漫天绕又怎样呢? 细 听,近了,疯狂的嘶吼,更近叻。远处的景象已然模糊,压着的黑云盖过整个地平线。给华丽的万家灯火穿上了夜的睡衣。闪电撕破这黑暗,紧接着灌耳的雷声如约而至,敞开宁静,天庭开会一般,各路神仙欢聚一堂,自由发挥,直勾勾的眼,瞅着幻释之城被一片混沌笼罩着。 幻释之城有着不知名的历史,相传释迦牟尼坐化而成,紊泛宅院座落在城中 伱已经走出叻这座城,这片废墟。尽管其中的海市蜃楼与你期幻的光怪陆离相差无几。可是我就像一个潜咏者,沉入水底。为着一口气滑到对岸,与你相见。哪怕睹一眼伱背影驶过湖面的芳泽。也甘愿受戒,因为佛祖曾说:“伱前世修炼未够,又犯了嗔。这辈子不能与心爱的人厮守。连一面之缘也屈指可数,因为前世今生缘近劫同”。朦胧中我并不识爱上层楼为何滋味。因未见你时。以为我的世界已经戒掉了烟尘,戒掉了被世俗情欲深深地拖累。每日有所为,有所不为。与翔鱼作伴,跟游鸟为伍。心思潮来愤笔急书得意,兴情退尽虔诚朝颂善徕。如痴如醉,似梦似幻。毫无苦愁悲怨。 七岁呐年,我被同门师兄背叛,失掉了原本属于我的机会。听师傅说这种机会对于江湖中人,百年难得一遇。而与我来讲,举重若轻。因为我喜欢一个人。这样才会感觉到自己就在眼前,即使偶尔走远,也不会丢。我常常迷失,路上人很多。存在的,幻界的。隐者,释人等。经常混为一谈,闹了不少笑柄。曾经因此失去过一次生命,而那一切都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尽管我法释高强,可以意隐于无形。尽管我是千百年来难得一遇的奇才<大师伯语>。可我毫不欣喜,也没觉得与众不同,倒是寂寞挨饿令我万分沮丧,要知道吃不饱饭是世间最痛苦的事。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当五脏六腑自言自语不同心协力为我效劳时,学隐之情早已抛之脑后。师傅曾说:“学好武功就是最有用的事。”开始我深信不疑,如获圣旨般谨记于胸。虽然每天累的跟狗一样,为招式歌唱些单调的曲子,异常枯闷。但我仿佛中了邪,乐此不疲,惟学是道。三年来,我是族中最出类拔萃的隐者。意隐术幻化于无形,师兄弟妹们才为释人的时候,我有幸封为隐者。他们成为隐者时,我为般若。可是这些跟吃不饱饭全然无关,又紧密相连。师兄渐影入门稍晚,个头略低于我,发髻上翘。宛如两颗豆芽菜含苞破出。不知情的牙齿招蜂引蝶般镶在唇外。似笑非笑,威而不严。倒不是他呐双仿古色的眼珠吸引叻我,出于亲近,本着同为幻释之城来学隐的兴致。欣欣然他走进了我的世界,起初我们言语投机,笑声爽朗的像维多利亚港湾的海鸥一样活泼。两年时光我们共同用餐,一起训练,淘气的像南非海豹般欢舞。谁晓好景不长,几个师妹的中途插队,将我俩的美好时光以平铺直叙的笔触缓缓说道。使我俩同马恩导师般异常伟大的友谊搞得青黄不接,甚至支离破碎。愤恨中有了点悟:凡与女子有染的关系,都有心掺入。有心参与的,必然会伤心。我是不愿心伤的,这才有了灵性般,草木被我用,我为天地生的旷古胸怀。师父曾经说过:学隐之人,首戒情欲,只有心不动,万物才为隐者所用!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任大天
作者任大天
3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任大天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