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不念季——CJW (2009/05/07)

麻小 2017-08-12

每次在校园或教室碰到CJW,我都会很开心地跟他打招呼‘Hey man!’,他也会很开心地回应‘Hey girl!’。对于奇怪的人,我一方面摆脱不了好奇心,另一方面由于他们摆脱了常人身上常见的功利世俗,反而还多一些好感。实际上我并没有深入了解过CJW,并不知道他到底算不算奇怪的人。相对一般人来说,他是有点点不一样。一个显著例子:他强烈反对别人往他身上抹奶油。一到生日聚餐就看到他茕茕孑立在一群混乱的人中间,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情。 CJW长得很科幻,架一副粗黑框眼镜,遮住一双无神的大眼,张嘴就是两颗硕大的兔牙,脸长长的,身子也长长的,经常穿一件浅绿色,上面印着一张人脸的衣服。关于CJW的坊间传闻有:一,他曾经把文曲星里的一百多关推箱子一举通关;二,在冬天,他常用滚滚发烫的笔记本电脑捂被窝;三,他会花巨款买各种模型。总之,CJW就是个典型的,热爱动漫、热爱网游、平时话不多的,宅男。看到《电车男》,我能想起他,看到《Big Bang》我还是能想起他。毕设的时候,他坐在我旁边的位子,带领我看了无数集柯南和3分钟一集的《甜甜私房猫》。那段时间,一旦没实验,论文写烦了,PTT做厌了,就转过身,拍拍CJW:看柯南吧!他就会瞬间变high,打开优酷,按顺序从上次看过的那集继续往下点开新的一集。我勉强能跟得上柯南的更新步伐的时光就停留在那里。

CJW另一个讨人喜欢的地方就是他的千年随身伴侣薄荷糖(有段时间改成了巧克力——超市收银台前面摆的,深色,很像烟盒装的那种巧克力)。他会在完全没有铺垫的情况下突然掏出糖,分给众人。这么培养下去,又把我惯坏了,到后来我会毫不客气地主动找他要糖吃。看着发糖的CJW有如看到了高中时发怡口莲和真巧巧克力饼的小P。

和与他同住一屋的ZY一样,CJW的头脑也极其聪明,但比ZY低调一百倍。他的聪明平时多用在游戏上(我早期的著名手机游戏ROBOT也是靠他才通关的,一直研究那些小镜子小炸弹),万不得已用来学习一下,万不得已用来找一下工作,于是他就跑去了三门养尊处优。本来CJW以瘦著称,小细胳膊小细腿,浅绿色人脸衣服空空洞洞,工作没到半年,CJW本人的脸,圆得失去轮廓,浅绿色人脸衣服,变成了浅绿色大脸衣服。

CJW的另一个传奇就是,别看他平日24小时如乌龟般宅在宿舍打WOW,连饭都懒得下楼吃(虽然楼下就是食堂),但一旦万不得已碰到体育比赛,必须出关,他就摇身一变,猛虎下山,不论是打羽毛球还是当足球守门员。CJW的羽毛球在301无人能敌,第二名是WQF(也是宅男),他俩的拍子都好专业,打得好舒服,不能忍。到了年级里,他俩比HRM和小Z略逊一筹。但是HRM和小Z天天练习,CJW和WQF平时可从来不练。如果说羽毛球没了CJW还有WQF,那么足球就不能没有CJW。他戴着专业的手套,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前的时候,令所有人放心。大四最后一场比赛,我们班赢了101,那天CJW不浪费任何动作,扑出了好几个球,包括点球。赛后按惯例一群人拥向小街吃庆功饭,大家都很高兴,管CJW叫“门神”,敬了他很多酒,他也很开心,喝得满脸红通通。那次吃饭特别开心,后来无数顿散伙饭的气氛也没有那一次好。插曲之一是,DXF、TXM从厕所回来,进门经过坐门口的ZC和睡神的旁边,就那么一瞬间的事,ZC坚持说在那一瞬间睡神吃了DXF豆腐,睡神特别无辜,但又特别猥琐,话又说不清楚,百口莫辩,更精彩的是DXF也异常配合,装作一副拼死拼活的烈女形象,说这下没法活啦我要跳楼去TXM你别拉我!!!!!CJW和DXF拥有同样的喝酒脸红基因。CJW更是一喝酒人就疯。到了他有份请客的那次散伙饭,他的酒后人来疯爆到极点,抱着酒瓶子满桌乱窜,跟各个人高声说话,或者就是干脆对着所有人说话,大学四年加起来,大概都没有那一晚他说的话多。

虽然平时话不多,但是301每个人都知道CJW的名言——“流星从天上掉下来”。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或者用法,没有答案,因为它大概没含义,所以能到处随便用。后面可以接“砸在XX的头上”,或者接任何句子,或者什么都不接。后来我看到CJW有一本漫画书,每页都有一个更高深的与此同类型的句子。不知道是不是从那之类的地方得到的灵感,他给我的毕业纪念册留言是: “即使在最黑暗的夜中,星光与天使依旧闪烁。”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麻小
作者麻小
2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麻小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