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What You Meet

小猴嘿黑 2017-08-12

在外浪了一圈后很有吐字的欲望,半夜三更爬起来两杯咖啡下肚,琢磨着想写写我在这座小城遇到的人。

去年毕业后的我和辞职后的吴琪双双来到太仓,偶然的成分大于计划,但深思熟虑的因素绝对大于冲动使然。尽管大部分人都不能理解我放弃园区最棒高中的offer而选择去一个并非家乡的县城,但我们俩觉得这是最合适彼此的决定。若要说对目前环境有何不满,一是没有山,二是圈子小——前者无法改变,后者是我写下这段文字的意义。

1/

我想写的第一个人是白小兔,一个蛋糕店的女老板,和我在此地认识的第一个有豆瓣的文艺青年。她主攻很质朴的古早味蛋糕和造型华美的花式蛋糕、我爱的各类饼干,打打广告同时写写故事,文笔不俗。我头回在小区附近见到她的小店时买的是玛格丽特,扫了微信后发现和吴琪的手机号相差无几,原来也是同年打苏州混过的。后来我们便一直光顾小店,买的最多的是蔓越莓曲奇,先后见过她的老爸老妈儿子婆婆女儿及老公”牛先生“……

小兔在文字里说自己是土著太仓,她身上确实流露着据此宝地的舒适感,如同我陪吴琪回黎川时从他身上嗅到的气味一样。同时,她的老公竟来自我老家的隔壁镇,又让我有些意外——根据生活经验,拉着老公在自己长大的城市工作的女人(或者在自己长大的城市找外地老公的人)往往很(至少是”自作“)聪明,比如我。这是我们获得依靠同时又不局限于固有生活模式的途径,如何求同存异是门学问,也是生活趣味性所在。

更让我意外的是,做得一手好蛋糕的小兔中文系毕业,从她写的故事里我能读到那种玩文学者与生俱来辨识人性格的能力,一分恰到好处又不经意的小刻薄,一分心知肚明且了无痕迹的小趣味。她勾起了我对码字最原初的想法,让我想起自己这疏于记录的大半年,并照着她的轨迹畅想几年后的自己,所以先写她。

2/

我的办公室里共十位女老师,年龄从初入职者如我跨越到临近退休,每个人都值得大书特书。不得不说,上了年纪的教师即使不具备深厚入时的学科知识,也必有我们小年轻单纯模仿复制不来的功夫,其中有经验成分,但我以为更准确地说,是合乎性格的经验。

Z老师大概是这其中与我性格最相近故而认同感最强的一位。可用”一针见血“来形容她,三言两语鞭辟入里又能把整个办公室都逗乐,无意搞笑却分外幽默,这大概是多见于男人尤其是胖子的专属技能。第一次上完全校公开课,Z老师扬言道:我的板书就和袁静一样,满黑板到处是。虽明知是个缺点,我仍咯噔一下,知己啊[smart脸]她显然是那类享受课堂,或者说热爱给学生胡扯的老师——这可能还真是许多人留在这一工作岗位的原因呢。

Z老师带不完这届就要退休了,喜欢穿价格不菲的花裙子,经常跑步,生活得很是健康。跟学生吹牛时也总溜出几句劲道的太仓话,最佳代言人无疑。

至于师傅,是性格不大相同但我很是敬佩的一类,她是我遇到的少有真正”感性与理性并存“且分寸比例到位的人物。光是她能常年控制饮食保持良好体型这一点便足见其意志力之强,夏日十几套旗袍更见其优雅品味。她爱旅游,爱和朋友谈天,似乎在太仓的各行各业都有熟人,但又并非外向型人格,甚至第一面并不那么容易亲近,简直是担任教师行业的最佳面容。

上半年在师傅班试上完汇报课后,她似乎很是高兴,拉我去休息室聊天,问我是不是去年照她的意思上所以有些乱,这次完全按自己的想法倒是顺了。她说前些年在另一所学校做备课组长时也常会钻研教法创新,这几年兴趣渐淡了,说能从我们年轻妹妹身上学到许多。师傅谦虚得真诚,她一边自嘲自己老了一边吸收新观念,接纳新想法。

同事的样子兴许便是几年后的自己,我挺喜欢他们,又似乎还不满足于成为他们。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小猴嘿黑
作者小猴嘿黑
1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小猴嘿黑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