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穆厓 2017-08-12

01

凌晨三点,不想睡。

仅仅只是不想睡,又或者说,你今晚很早就躺到了床上,手机插电、锁屏、关灯、闭上眼。然后黑暗并没有限制你的思维,你睡意全无。

这种性质的失眠和小学春游前的兴奋,或者是考试前夕的辗转反侧没有区别。只不过那时,你还会担心黑洞洞的空间里突然蹦出个什么玩意儿,床底下伸出一只手等等,诸如此类吧,烂俗恐怖片的场景。一边和心情奋战,一边与环境做对,如今想来,你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变得不害怕了。

好吧。你翻了个身,解锁了手机,屏幕的光让你的眼睛很疼。黑白灰的空间里有了光,还是黑白灰。

你果然先打开了朋友圈。

你认识的人很多。一起奋战过的伙伴,过去的同学、老师,上司、下属,前辈、后辈,还有因为同样的兴趣爱好而认识的网友,你都安心地把他们放进来了,反正可以屏蔽,可以分组,你有时候想,这就是科技的好啊。

朋友圈的第一条还是昨晚睡前看过的,不意外。这个时间点还醒着的人无外乎也就是时差党,无论是因为时区差异还是工作排班的差异,你很清楚会在这个时间醒着并叨扰朋友圈的人,必定是因为凌晨三点对他们而言就是下午两点那样平常。你的手指往下滑,见到了一个色彩缤纷的世界。生活。他们的生活。喜不怒不哀乐。

隔壁部门的集会,已赞。广告。广告。同学帮老母亲庆生,已阅,有点尴尬,好久没联系了。公众号。歌曲分享。他又下厨做了西式小餐点,叫不出那冗长花哨的名字但感觉很可爱,点赞,独身男人的厨艺,有些悲凉啊。老板转了下个节日放假安排的通知。情侣照,已赞,能把六一过成情人节的情侣就别再找理由发照片了快结婚吧。网红奶茶。网红小吃。蹦迪现场。游客照。牢骚。抱怨。秀。后期处理过的构图巧妙的旅游照,已赞,再看一遍,不愧是专业的。他们出去玩,很好看的照片,很漂亮的颜色,廉价的滤镜,已赞。你觉得再往下也不会有什么漏掉的东西了,刷新。网友发出了你们爱豆演唱会的照片,他居然能在现场,秒赞,那位朋友几近疯狂,这种心情你曾体会过,太容易理解,却觉得很可笑。再刷新。是某个实习生,刚毕业不久的、充满干劲的、以为未来会有无数种选择的后辈,结合深夜这个特殊的时间点,内容无非也就是鸡汤、毒鸡汤、整顿心情之类,你没有给他点赞,你退出了微信,因为消息栏跳出了一条新讯息,不用想也是那个网友,你心里思忖着作为前辈,至少要给后辈一点鼓励吧,何况这个新人做得不错,能入职我司的一般都少不了关系,既然后台够硬,多半会转正。你决定明天上班路上再给他戳赞,如果那时候这条东西还在。

你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那个说出来会有点难堪的事实。但你发现你没有。你一直看着人们在各种社交网站上,竭力地显现出自己的不同--至少你们这一代都是这样,满肚子普通的漂亮话,嘴里头嚼着漂亮的普通话。你觉得莫名其妙,还有点可笑,可自己也会依赖它,工作或私人,说些有的没的的话。表里不一的矛盾让你感到愤怒,甚至有点羞赧。就像过去。你曾经模糊地认识到,对于大部分的他们而言,公布心情只是自己的事情。可你后来却是那么清晰的意识到:年轻人嘛,总是会为自己所作所为找上各种冠冕的借口,虽说那都是自己的意志。

矛盾引发的羞耻感压垮了你,你张开嘴。

傻逼。

人们的悲喜并不相通,一个个的都是小丑,包括自己。

傻逼。

02

你打开了微博。一晚上没有刷,足以积攒一晚上刷不完的东西。微博撸完了还有Twitter、Tumblr、P站A站B站、FB等等。你从来都不用担心闲下来,你也不担心自己太忙。夜还长着。

不过你情不情愿打开VPN又是另一回事,你有没有心情去外网上看朋友们的精神分裂又是另一回事。他们不过是更高级一些的傻逼。

你的首页还是那么热闹。

真好啊。人权、房子、艺术、爱豆。喋喋不休。喋喋不休。

指尖滑动。满屏都是他。那是一个你曾经很喜欢的动漫角色。今天是他生日。

疯狂点赞。名为摸鱼的图、小视频、手书、文、cos、黏土小人,还有你见也没见过的手作。纸雕灯?你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觉得精致得令人惊叹。疯狂打call。你握着手机,握着几乎要漫溢出手机的你、你们、对他那相似的爱。

为什么呢?你不是第一次这么问自己了。究竟是为什么呢?你也不是第一次得不出答案了。我对你的爱究竟是什么?你以为你想明白了的。

新的爆炸性事件映入眼帘,XX明星吸毒道歉。XX明星涉嫌吸毒。看转推时间,你估计这事件几小时前一定在微博热搜头条。进入。浏览。唇枪舌战。营销号。营销号。营销号。不过当下粉转路。取关!你其实并不了解XX,但你知道他绝不是才华横溢型的。你觉得就其成就与其过错是否功过相抵这一问题的讨论的价值都没有。取关!

你细细地浏览。为他辩护的迷妹们,骂迷妹不长脑子的人,旧事重提,冷静分析,圣母。你给你赞同的三观点赞,在你不认同的三观下一起骂,末了,总算退出来。心情舒畅。

但是。为什么呢。

你是什么圈子都会沾点边的人。二次元、三次元、游戏、娱乐场所、艺术、两性。大概什么话题都可以和别人聊上几句,轻而易举就能接住别人抛出的梗。你很会讲笑话,也多亏如此,你在公司里风生水起。你很久以前就发现,哪个圈子的爱都是费解的。你更不解的是,连你自己也深陷那种感情之中,可你却还是难以理解。与其说是喜欢某个具体的东西,你的直觉模糊地告诉你,你们喜欢的不过是概念、印象、形式。也就是放之四海皆准的那种不变。换个人,无所谓。换个皮囊,好看就行。你们一起看自己脑子里的纸片人谈恋爱。你自问。我是其中的任意一方吗?我有代入谁并羞于承认吗?曾经的回答是肯定的。现在你、你们都进化了。那又是为什么呢。

你翻到了一条许多太太都不怀好意转了的推送,做了你今早最后悔的事情。戳进去。

长图片的末尾。一张鬼脸。

日。中计了。

你稳住差点把手机扔出去的手,光速退出,暗暗骂娘,心脏暴跳。

你确实是没料到如今还会有人做如此幼稚的事。还是你熟悉的太太们。大概是深夜无聊吧。你原谅了他们。

你也没料到,自己还是会怕鬼的。那鬼脸在眼前时隐时现,你又开始担心黑暗里的不明物体,床底下的手。

原来只是不去想罢了。

03

黑白灰的房间。手机屏幕亮眼。下一秒仿佛就有什么东西扑向握着手机的自己。你心里毛毛的,又觉着自己特别蠢。

差不多该睡了。你考虑着。

时针指向五。帘子后的天微亮。没什么好怕的。

还可以看最后一篇。这时你刷到了一篇长文。主题是以前特别喜欢的耽美CP。你毫不犹豫点进去。一目十行。一目百行。

故事的内容如你所料。烂俗。看名字本就能预测得到。男人和男人的感情,和男人与女人的感情,怎么可能一样?又有什么不一样。你腹诽。本来就是喜欢那种简单,却一定要用自己的思想,把他们和他们的行为都搞得黏黏糊糊才罢休吗?你从前就特别不爽这一点。

我来写就绝不会如此。

你技能很多,而且自命不凡。什么都会一点,当然自命不凡。你对自己说,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你想起以前的你,也如他们那样,更新得勤快,文章大胆犀利,也曾经很受欢迎。后来上了班就止住了。开车开怕了。百赞,千赞又怎样。黑历史!删掉!

你自大过头了。低估了对方,高估了自己。你开始一目一行。一目一字。视线聚焦一点难以移动。你被感动到了。

故事的内容如你所料。烂俗。所有的爱情故事无非就是相识相知相爱相背弃,而所有的故事都逃不开爱情。好吧。至少是爱。你清楚得很呐。你用这些套路骗过多少天真纯洁的祖国花朵,一如你现在被骗那样。你看着那两人相识,相爱相杀,口嫌体正直,他为了他死了,他走不出来,自杀了。走马灯是他们相爱相杀前的故事。很美好。是吧。烂俗。你对这种烂俗最没辙。明明知道,这样的故事换两个人,换任意的性别,男、女、老、少,历史、当下、未来。装饰怎样都可以。你清楚的知道。但还是很感动。很震撼。

强烈的爱憎、愤怒、敬畏、惧怕、性欲、贪婪、傲慢与自尊、执着、难以言表的巨大的暴涨的心情,你又一次模糊地认识到,你所为之疯狂的不过是这些人类应该拥有的、却因为种种原因你没能在生活中感受到的情绪。现实太无趣,太苍白。虚拟又太精彩,太美丽。你走在夹缝上,摇头晃脑,跌跌撞撞,像磕了二十斤摇头丸。

还有什么?还有什么?

模糊。

虚无。

哈。时间。

你开始回想过去。就像那个吞下安眠药自杀的男人,在孤独的出租屋里死去前那般。像溺水的人。像老人。像最辛苦的普通中年人那样。你想到了最直接的回忆。过去总有个中年男人,在兴致勃勃大谈特谈一通之后,叹了口气,一次又一次,重复着:时间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然后和其他的大人一样,看向你。——你不懂的。你还小呢。

你不仅不爽,还觉得莫名其妙。来自高位的碾压一般的眼神里的懦弱,你已经经历多次。感觉很不好。他们的行为一点也不符合你的美学。他们就不符合你的美学。至少也该是这样——那个一直干干净净的中年男性少有得满脸胡渣,他端起酒瓶猛灌了一口。那么大一口,他差一点被呛到,但他不会承认这点的。他也不会承认他已经醉了。那迷迷糊糊的眼神瞥向了身边的另一人。他动了动,身上的布料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嚅嗫般的声响,他的衣服唯唯诺诺。他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只是打出了个酒嗝。——

这样的桥段你还有很多。

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你拼命得拼命得书写这些。这些年,一直都,不过如此。

光怪陆离的屏幕对面。你写道。无无无。

黑白灰空间里的你,翻了个身,把头压在枕头上,说道:无无无。

你和你以往所鄙夷所倾慕的古代文人并没有区别。

无论过去、当下、还是将来。你们不过就是这样一边绝望地战斗着,又一边缅怀过去,由此获得对未来的希望。

口嫌体正直。

你是哪一边?

无无无。你压低了声音。你已经独居了,不用担心父母。你还是单身,不用考虑伴侣。

可你还是压低了声音,一如从前,说道:无无无。无无无。

04

夜的长度与梦是否多从来没有关系。你在临近天亮的时候睡着了。你做了很多梦。

梦里的一切都是白。好似曝光过度那般。哪里都是亮堂堂,明晃晃。真好。

你也不知道自己具体梦到了什么。也许是不曾存在的青春,也许是他们口中的幸福童年,又或者是臆想中的完全了解自己的朋友吧。诸如此类。总之白得亮眼。你那时还很瘦,毕竟那时候不会喝酒,八点就睡,六点能起,作息规律,异常健康。身体轻得,仿佛踮起脚就可以飞起来。握着不存在的死党的手,与你相爱相杀的挚友的手,你们冲出云端。你听见了夏天风扇转动的声音。环绕你四周的海浪打碎沙石的声音。动画片完结时的旋律。同伴的喋喋不休。家人的唠唠叨叨。悠闲。恐惧、向往。不舍。嫉妒的反面是进取。恨的反面不是爱。近处传来了更为宏大的声音。啊。多么熟悉。

你伸手关掉闹铃。

你爬起来。有点困。

你摸摸自己软绵绵的肚子。感叹道。我也是有小啤酒肚的女人了啊。

你那天很快做完了工作。去了市某著名三甲医院。精神科。挂号。诊断。付费。开药。回家。

你把那些素色的小药片放进自己的肚子里。

一夜无梦。没有童年。没有青春。没有声音。没有飞翔。没有灰与黑。也没有白。亮眼的白。没有。

你在闹铃之前醒来。不禁心想。科技真好。

哦忘了说。你后来没有给后辈点赞。对他的鼓励,你直接说了出来。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穆厓
作者穆厓
3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穆厓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