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和传销

象宝 2017-08-12
1
几年前,我被一个去做了传销的朋友骗去了南宁。用他们的行话来说,这叫被”邀约”了。那个时候的我和现在一样,根本不看新闻,并对带有八卦性质的交谈保持一种屏蔽态度,基本属于一个二傻子。因此根本不知道广西是中国传销圣地,也没什么好奇怪。总之,听说有人要请我吃喝玩乐,我当然没有不去的道理。

他们这一流派属于传销中的鸽派,注重战略忽悠而根本不搞强制那一套。招待两天,用酒色财气生动地向我表达了当地各种遍地黄金、风景如画、美女如云后,第三天早上,一个风采照人的小姐姐在一张A4纸上写写画画地,给我劈头盖脸讲了一通五万变八百万以及国家政策云云。我这才反应过来,哦,着了道了。

2
我其实完全可以选择当天就离开。可你知道,我当年是一个醉心于修道的神经病。虽然别人都以为我是开玩笑,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认真的。

对一个有志于成仙的少年来说,黄白粪土什么的,根本没有一丝半点的吸引力,自然不会考虑做这等事。可是呢,那个时候我坚信”张良刺秦失败后一直在混黑社会”。也就是说,混神秘组织和修道之间似乎有某种玄妙的联系。况且好不容易被卷进了这么神奇的事情,搞不好就是打开某个命运大副本的契机。那我就不能退缩。

我就是有这样利用一切环境修道的本事。

3
至...
1
几年前,我被一个去做了传销的朋友骗去了南宁。用他们的行话来说,这叫被”邀约”了。那个时候的我和现在一样,根本不看新闻,并对带有八卦性质的交谈保持一种屏蔽态度,基本属于一个二傻子。因此根本不知道广西是中国传销圣地,也没什么好奇怪。总之,听说有人要请我吃喝玩乐,我当然没有不去的道理。

他们这一流派属于传销中的鸽派,注重战略忽悠而根本不搞强制那一套。招待两天,用酒色财气生动地向我表达了当地各种遍地黄金、风景如画、美女如云后,第三天早上,一个风采照人的小姐姐在一张A4纸上写写画画地,给我劈头盖脸讲了一通五万变八百万以及国家政策云云。我这才反应过来,哦,着了道了。

2
我其实完全可以选择当天就离开。可你知道,我当年是一个醉心于修道的神经病。虽然别人都以为我是开玩笑,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认真的。

对一个有志于成仙的少年来说,黄白粪土什么的,根本没有一丝半点的吸引力,自然不会考虑做这等事。可是呢,那个时候我坚信”张良刺秦失败后一直在混黑社会”。也就是说,混神秘组织和修道之间似乎有某种玄妙的联系。况且好不容易被卷进了这么神奇的事情,搞不好就是打开某个命运大副本的契机。那我就不能退缩。

我就是有这样利用一切环境修道的本事。

3
至于我有没有害怕过。众所周知,在道家典籍中,有很大一部分实际是讲谋略,而我当时钻研的,是主张”进攻进攻再进攻”的疯狗派。也就是说,那时候我的三观,基本属于一个精神上的强奸犯和恐怖分子。我是如此发自内心地相信,我不弄死你就不错了,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当然不可能怕他们。

因此,我也绝不可能就这样听任摆弄,毕竟我可没有五万陪你们做游戏。在瞎编了一通我有叔叔在边防之类的话敲打一番以后,我故作犹豫,打算先摸一摸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可资利用的破绽。
对他们来说,我的犹豫显得非常合理。毕竟遇到这种事,正常人都不会一听就成交。而接下来才是他们真正开展工作。

4
不得不说,那套系统真正很科学。首先,采取一对一的封闭式高强度忽悠。其次,主持忽悠的人选不固定,不但灵活,而且有机。他们会根据你的个人特点和思想动态来量身制定每日方案。你的疑虑在哪里,你更容易相信什么人,都在考虑之内。譬如说,你对这个行业的合法性有疑虑,他们就找个退休干部之类(当然了,我无从判断真假)。像我这样的精壮男子,就给安排个美女之流。甚至当他们听说我喜欢修道,居然提出要给我约谈一个佛教徒。当然,被我严词拒绝了。

这种精神真正让人感动。想想我们平日经历的教育模式,哪有这么体贴。除了极其少数几所大学,多少人有机会分别和二十几个教授进行一对一的高强度封闭谈话,他们还非要把毕生所学教给你不可?果然,这个世界上无孔不入无远弗届的东西只有两个,一个是宗教,另一个就是资本。

5
可惜就可惜在还有宗教。对一个年轻的脑子不太好使的修道爱好者来说,能够在短时间内分别面对来自不同背景、不同层次、不同维度的二十多个头脑的进攻,简直是过年。尤其对一个疯狗派的进攻主义者,根本是一个练习套路和验证经典的绝佳机会。我到哪里再去找这样不用考虑后果和影响的沙包啊!

我可以不断要求对方给出某一个说法的证明;或者牛头不对马嘴地捣乱,观察不同人的不同应对;甚至可以在一个刚入行的小孩身上练习了一番”怎样不借助语言和动作提高气场和用气场攻击对方”,差点把对方弄哭。你看,一个修道爱好者就是这么无聊。

总之,经过对其宏观理论、商业模式、运作流程、管理机制以及其折射出的世道人心的全面考察,我的道心又坚固了那么一点点。最终,我感到东边某处的宇宙原力在召唤,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后来我主动来了第二次,并且成功混进其体系内部,还在其内部聚会的杀人游戏上玩出了平生最巅峰的一局。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青春啊。

后记

我认识这个朋友的机缘本身也很奇特。某一天正在喝酒,忽然一个妇女满场找人问一首诗的作者,我告诉了她,又回答了她”三个毛”这个字怎么念的刁难问题,于是被其引为知己。天晓得我是怎么知道三个毛念什么。

我现在已经不修道了,因为我终于确认,既然我已经错过适合修炼的年纪了却还没有师父来接引,说明我根本没有仙缘。

可我感到传销越来越厉害。

当你灌下一口可乐,你以为你喝的只是甜味液体,其实消费的是你心中美国代表的资本主义式的富强。当你背起奢侈包,背起的实际上是亚当斯密说的那种虚荣,是消费那种我们谁也配不起的,只在虚幻之中存在的所谓文明。

这些消费主义的幻想,比起南宁朋友们的信念和我当年关于修道的信念,在我看来,恐怕也没有什么区别。在南宁的时候,我并不感到他们愚蠢,只感到他们迷失在一个自洽的系统中,用自己一星半点的理解来苦苦证明自己的相信。事实上,我们都只是一样奔跑在黑暗中的旅人,依靠着某种迷幻药支撑,在幻境中以为自己找到了方向。

我之所以要说这些,是因为我妈这两年总是被一些金融混子骗去买这买那,亏损无算。无论我怎样传达一些基本道理,她只是充耳不闻,重复她那一套缩量上涨放量下跌之类的野生交易法则。

我妈是正儿八经的工科生,以她的逻辑,实际上是不难明白这些道理的。她只是选择活在她的幻梦里,和全中国所有的大妈一样,用一种肆无忌惮的方式对世界运行的变化无常表示不满。我可以打破这幻梦,却打不破这变化无常,因此只好当她是在消费一件很贵很贵的奢侈品。

可我还是对这一切烦透了。在我无知无畏的时候,感到自己可以用智性轻而易举地破掉这些邪法,可现在来看,无论如何,我是要永远被邪法包围了。不管我身在何方,将要去向哪里,直到最终被其征服。

或许在别人眼里,我今天所相信的一切本质上也不过是一种传销。

难怪我不配修道。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象宝
作者象宝
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象宝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