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不舒服

yiru 2017-08-12
最近单位里出了一个性别门事件,恰好我在向老板要求升级,应该说对我是有利的,老板终于再也没有理由跟我拖了。但是同时我也觉得不舒服。

这不是一个我理想的世界,每个人心中都怀揣着私心,很多时候,人能做的不是和私心斗争而是和私心妥协,因为我失败的经验太多了。在单位,我的情况并不简单,甚至我自认为我自己看得还是不够清晰的。

首先我单位的那个组是一个很有前途的组,而且扩张很厉害,而我虽然在组里只有三年,已是元老级别一方诸侯了。虽然officially我并没有得到承认,但是我的地盘和我的知识在那里,这个所有人都是知道的。至于我为什么没有得到承认,我不知道我老板是怎么想的,可能原因有三:

1. 他害怕我,害怕我对他影响过大,所以要远离我。
2. 他歧视女性,认为女性就该被养起来,而不该担当大任。或者这是针对的所有女性,或者这是针对的我。就是他没有办法平等的面对我。凭良心说,我在组里的日子是不错的,从来没有向我要求过什么deadline,我出去跳舞我老板也回避,我说什么话也会被提起来。但是review也平平,而且当我已经半只脚在lead的位置上的时候,老板却不作为了。同样的男性,做的没有我好,都被提升到lead,我相信他们的review也比我好,唯独我位置越来越尴尬,上也不是...
最近单位里出了一个性别门事件,恰好我在向老板要求升级,应该说对我是有利的,老板终于再也没有理由跟我拖了。但是同时我也觉得不舒服。

这不是一个我理想的世界,每个人心中都怀揣着私心,很多时候,人能做的不是和私心斗争而是和私心妥协,因为我失败的经验太多了。在单位,我的情况并不简单,甚至我自认为我自己看得还是不够清晰的。

首先我单位的那个组是一个很有前途的组,而且扩张很厉害,而我虽然在组里只有三年,已是元老级别一方诸侯了。虽然officially我并没有得到承认,但是我的地盘和我的知识在那里,这个所有人都是知道的。至于我为什么没有得到承认,我不知道我老板是怎么想的,可能原因有三:

1. 他害怕我,害怕我对他影响过大,所以要远离我。
2. 他歧视女性,认为女性就该被养起来,而不该担当大任。或者这是针对的所有女性,或者这是针对的我。就是他没有办法平等的面对我。凭良心说,我在组里的日子是不错的,从来没有向我要求过什么deadline,我出去跳舞我老板也回避,我说什么话也会被提起来。但是review也平平,而且当我已经半只脚在lead的位置上的时候,老板却不作为了。同样的男性,做的没有我好,都被提升到lead,我相信他们的review也比我好,唯独我位置越来越尴尬,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我老板还努力用大组的前程和项目来诱惑我,但是我的尴尬位置他并不是不知道啊,这难道是被包养的尴尬么?
3. 我自己的确还不够强不够成熟,我觉得在一年前,可能是如此。我虽然干活很多,但是身上有不少坏毛病,比如依赖性强,比如工作本身就不努力,比如做的东西比较浅显缺乏深度还有因为是没有危机感的女性而显示出来的随意。但是我的眼睛从来是清楚的,做的决定也很少出错,比起一些男性可能细节上完美但是大方向有问题好多了。而且这一年来,我有了很多飞跃。关键是在独立性上,我开始找到了男人的感觉。还有一些体会,为什么男人女人会有差距,我开始体会到了男性的立场和他们原始的不安全感。一旦体会到了这点,我的行为就可以开始向男性靠近了。最起码在单位里可以这样。

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我总是没有被当作一个和别人一样的员工来被对待,虽然实际上做了很多事情,但是却没有得到相应的责任放到我的身上。可能以前在别的工作岗位也是如此,只是我没有在意过。

所以这次性别门事件,这件事情被提上了日程,我老板大概也是逃无可逃了。但是接下来就是我自己的意愿了。我对现在的工作是什么感受。说实话,我觉得引起性别门的那片文章说的是有道理的,当然这并不表明作者心中歧视不严重。这就是一个两元的东西,你说男性和女性的差别是否存在,肯定存在,但是你说是否应该有先入的区别对待,或者把人归类,我觉得不应该有。是否能够承认差别同时没有歧视,呵呵,这是不是对普通人要求有点太高呢。但虽然要求太高,但这却是唯一正确的事情,所以我不能够站在任何一边,去希望征服另外一边,我只能做好我自己。有的时候,就胜负来说,这个选择可能是愚蠢的,比如如果你赦免了写文章的那个人,说不定你就压制不住歧视的声音,和原本已经有的偏见,但是压制或者说强调比例本身是否会让情况更加差。比如说为了多招女性降低标准,找了许多不合格的女性进来,这会不会进一步加剧女性群体弱者的姿态,引起更大的反感和偏见。但是如果女性当真太少,是不是一旦歧视发生,就没有足够多的力量来制衡。这始终是个难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说实话,是否就职于谷歌本来就不配作为评价一个人的标准,我公司也不用如此上心,要来实现这个更加大的平等的话题。但是在公司内部来说,这的确又是整个世界,或者说每一个个体可能就能构建整个世界。我真是老了,看问题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无可奈何。

说到我自己的感受,我觉得性别门说的没错,不说女性因为性别关系上没有男性的危机感,导致独立性差,思考能力弱等等的差别,如果我克服了所有那些可以克服的性格上的差别(我的确也有这个能力克服),我能够处理压力,我能够小心谨慎,深思熟虑(在这条道路上我已经走了很远了),这些都不管的话,在我的生命里,工作本来就是末位的,而在男人的生命里,工作通常是首位的。应该说相比科技进步能够带给人的积极影响,我对人本身素质提高的进步更加感兴趣。我不相信如果人的素质没有提高,科技能够让世界变得更好,应该说改变是肯定的,是后面的0的问题,但是人才是前面的1或者-1。当然了,科技的进步带来的改变也是不容忽视的,比如如果没有洗衣机洗碗机厨房用品汽车,很难想象,妇女的劳动力能够被解放出来,如果妇女只能被囿于家庭,现实来讲,如果无法出来工作造成差异更大,平等就越加的不可能。我以前总是对从物质着手引发进步嗤之以鼻的,但是现在却觉得,可能物质的进步更加稳妥可靠,也没有那么高傲,而从精神入手,似乎歧途更加多,也太自以为是了。所以,说不定我现在的工作是很有意义的。但愿,但愿我的工作能真正让我感觉到什么意义。仅仅是权力,或者金钱,我知道这些对我是无效的,就算我强迫自己去适应,还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我必须感觉到什么意义,才能继续去忍受,才能够活下去。

我为什么会觉得活不下去呢(我是指工作),我也应该陈列一下。首先就是那些机器的东西,职场的东西,规矩,斗争,权力,金钱,这些东西我其实真的不喜欢。我喜欢跳舞,喜欢直接感受到自己的内心,看到自己很美,而不是看到自己很有权力,大家要么害怕我,要么有求于我。那种角色,我还是很不习惯扮演。我最擅长扮演的其实是独自一人的昙花一现,其余时间自由,所以我的确也不适合担当什么责任,有什么会议我一定要去参加,有什么人我一定要为之负责的,一定会让我老得很快。我的灵魂是如此的自由自足,大概没有任何的利诱能够让我放弃那种自由,除非有什么别的原因。这个都不是我自己能够控制的。真的写写程序也是我喜欢的,可惜如果要向上走的话,就不可能只写写程序,必须去权力斗争,这是必须的。我觉得分心很难,但是在跳舞和写程序之间分心还是相对容易的,在写程序和权力斗争之间分心那是更难的。

缺乏根本的动力,或者说工作与家庭与自己矛盾,应该是我最大的不利,其他的不利我至今骄傲的认为影响不及自己的不利。我能看到那些男人的压力和别无选择,还有他们的野心他们的命垂一线,而我根本没有这些动力。我也做不到真的愿意十几个小时的工作,就会在竞争中出头,给阿米一个温暖的童年和足够的妈妈的感受始终是我的第一优先级。而我竞争的地方,似乎又的确是聚集了最多聪明人的地方(为什么最后成了这种情况我自己也无法理解),我只是看着长江后浪推前浪,很多聪明的人,很多充满了动力的人,就算不是最根本的动力而是实际的动力那也足够可怕了。而且他们的机器的爱是比我由衷的。所以,如果我找不到真的驱动力,而是为了工资和他们竞争的话,我是必败的。既然必败,又何必为了颜面,为了自己的一些私心硬撑呢?而且我也不喜欢坐在一个并不适合自己的位置上,比如如果我的工作质量比不上我的下级,或者我的技术眼光真的很差,我是不愿意做他们的领导的,如果我在开会的时候没有真正有价值的意见,那我也不会愿意去参加那个会议。这一点正直我想我是很难改了。就像跳舞的时候,如果我跳的不好,不好看,我就不愿意在中间的位置。因为我觉得那样的情况带来的羞辱远比我站在旁边带来的羞辱要大。虽然我这种态度往往会造成事实上的打折扣,因为别人不是我这样想的。比如升级方面,我不愿意升到一个自己还没有合格的级别,但是我知道大多数人,能够给他升他都愿意升的,造成的情况就是,一个级别其实又不少不qualify的人升上去了,水平还不如我的人,级别比我高,我反而吃亏了。这些我都有所准备,但是我相信我比他们有智慧。所以如果缺乏真正的工作动力,主要是为了赚钱,还有家庭的顾虑,女性的顾虑,那我真的就被包养着应该也不错了。因为要再上升,或者就是输,或者就是变得不是自己,那损失更加大。当然,说不定再上升我找到了合适我的位置,过得也很好,但是那是未知的几率。

我现在的出路有三条,第一条是找到原因准备上,积极主动开始争,第二条是接受现状,那我也不会太辛苦,但是要吃下去那口窝囊气,要准备好被陌生人指示,要做好被人看轻的准备,第三条,就是前两个都无法做到,既找不到意义,也无法咽下窝囊气,那就升级以后换组。用新的工作给自己一些buffer。完全不工作是不可能的,要活下去也就只能换新的了,但是应该说真正实质的进步也还是没有。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老板现在愿意提拔我,但是让我去做我不感兴趣的事情,这到底于我是好还是坏呢?我该接受还是不接受呢?我写的整片文章大概答案都是不该接受,但是是否真的就不想试一下么?所以我这些所有的自怨自艾和自我揣测,都是因为别人没有提拔我而已。。。就像当年那个老板,如果他让我做Data source的TL我会答应么?他原本要给我的,后来我不大合作把机会给了别人,但是如果他真的提出了,这到底对我是好事还是坏事呢?我似乎也没有仔细想过这事,这事的确辛苦啊,不过没有做过又怎么知道呢?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yiru
作者yiru
156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yiru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