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整理

尾鳍 2017-08-12

成长似乎是一场自我诡辩。

从成都回家,到投简历进公司上班,再到认识不同的新人,最后急匆匆进行了一场旅行;这一切都是在非常慌乱的时间下决定的,并一路飙到了自我无法控制为止。

原本答辩完回家后的那一周,信誓旦旦地要需要写点关于毕业的事,关于大学四年的事。从一顿顿喝到凌晨的酒到坐在回家的飞机上,都在打着腹稿。是啊,我需要写下些什么来纪念这时光,短暂又厚重的日子。

大学四年,似乎并没有特别教会我什么事。反而,它似乎用一把放大镜,一一地放大了我的优缺点,情绪化的与坚决的,关于性格与命运的质地,它在我身上花了四年的时间,如同把藏在抽屉底的一卷交卷,重新曝光。这四年经历了什么?社团演讲,参加音乐节,跑上大草原,听第一场演唱会,短暂的恋情,逃课带艺考生,与室友闹矛盾,电视台实习,寝室醉酒喝吐,小组拍片,与喜欢的老师交流……到最后,大四考研。似乎充实过,也如丧考批过。的的确确是想把时间都一层层地滤一遍,那些受折磨的,无奈的,不够精明的,或是快乐的,畅怀的,舒适的光阴。仿佛要把这光阴里的东西好好分类一次,我才能用一个明确的态度,与它告别。是呀,它没有教会我任何成长的道理。四年前,拖着行李箱,穿着黑色马丁靴,还有那件越洗越肥大的军绿色风衣的我,似乎没什么初心,只是初生不怕牛犊。而四年后,我却跟那件肥大得早已搁置在一旁的风衣一样,与四年前的我不会再有任何的吻合之处。

也许唯一不变的,是身体的体重,或者是头发的长度。

当然了,还有温存在校园里的记忆。

食堂离宿舍有一段距离,一到夏天,路两旁的树就会野蛮并葳蕤地疯狂伸出枝叶。成都有时候会出太阳,在有太阳的时候,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仰头望去,阳光就会稀稀落落地停在叶子与叶子间的缝隙中,不戴眼镜的时候,看上去就像在看白天的星星。若恰好春夏或夏秋交接,还会有微凉的风扫过肌肤。

这应该是我四年走过的最好时光。

还会记着宿舍楼下需要排队等候的热水,或是跑去舞院边看舞蹈系的同学拉腿,边等候流速特别慢的热水;一到夜晚,整栋宿舍似乎才酒后清醒,开始女生的夜晚。

那些闹腾与冷清,矛盾与天台喝酒的言和,仿佛以不经意的方式,沉沉地叠在了脑子里,它从不试图逃脱出来,就等在哪儿,静候我的整理。

成都于我而言从来就不迷人,尽管它总诱惑着我。对它的想念,是包含着人与事,还有它与家乡不同温度的微风。兴许还有一些愁,正是那么一点点愁,使人食髓知味。

回到家里,急匆匆去找工作,似乎是要将自己从“宅”里拯救出来一般。实则,不过是自己从宅在家,到宅在公司。与同事们相处,小心翼翼之余也会被人的善意包围。有时也会被无意遭错,遭到无意者的点滴“迫害”,可最大的迫害,应该是来自日常言语的琐碎与无意义。无意义的对话与聊天几近掏空了大脑该有的容量,以至于在即将辞职与辞职完后的大半个时间里,我没法再独立思考,那种被抽干得没有任何思想的过程,使自己真正地“感受”到存在与虚无,这种感受不是通过切肤与身受,是一种游离于外界而又无法真正进入的荒诞视野。

精神状态上的不济,让我无法辨识这个世界它组成的真实形状,更无法辨识自己的存在。

what a special way to look through this world.

这算不算是成长的一部分呢?真正的进入到世俗之中,说些不关痛痒的话,做着并不热爱的事,连喝酒也只为喝酒,日夜的行动无关内外求索,只是行动。原来要丧失对生活的目标,只需不断地给予与你思想不匹配的事物,不断地给予,不断地榨空你对周围的理解。它解决掉诗意与浪漫,解决掉你对原有对爱的理解与渴求。更似乎,会让你亟不可待地去寻找,到底有没有爱这种东西。遗憾的是,没有多少个旧人能陪伴着我,与我一起细数爱的点滴存在。

遗憾是笃定的,可惜却是错判。

也许大学四年与这个假期,真正意义上的捕捉,是不再对过往怜惜。

而偷望他人的过去,看他人的假意释怀,拖着过去的雪泥鸿爪来到自己眼前,风眼还在手心里盘旋。年龄什么时候才能教会我们成为四季?成为地球上的一份子呢?

成长是一场自我诡辩,接下来,去自我化应该是未来三年需要做的事。创作也是需要向外探索的,抛下对自我的成见,将眼睛放到他者的身上,游历他者。最后,再回归内在。

去自我化,又需要多久的练习呢?每天都会是新的练习。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尾鳍
作者尾鳍
39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尾鳍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