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心政治

杰出人家 2017-08-12

人民日报有文批判豆瓣,大概意思是影评功能成为黑暗势力,阻挡的是什么呢,是国产大片没能赚到更多快钱——被纳入控诉方的大致有张艺谋的《长城》之类。因为这个批评被看作是政治对文艺的粗暴干涉,豆瓣支持者,以及厌恶政治的,差不多要网络沸腾了。 对豆瓣的声援,大致合起来一句话:豆瓣,挺住!而在十年前,该句式是这样在大众媒体上使用的:钉子户,挺住!从偏安一角的文青集散地,到成为意识形态媒体的标靶,豆瓣究竟经历了什么,这是其一;而豆瓣所代表的大众趣味又经历了什么,这是其二。 豆瓣创始人发了长文,对冲人日的檄文,反响热烈,引来拥趸的转发传播,在很大程度上清洗了不由分说贴过来的政治标签。这个以立场阐释为目的的声明,解释了被选中为标靶的原因,简单来说,就是豆瓣早已不是文青的专属,而是有着上亿人的文艺社区。 豆瓣竭力表明的,是社区努力构建的独立于商业操纵、中立于意识形态的技术属性,也就像马一鸣说的,没有价值观的兴趣平台。在平台与价值观的区隔上,豆瓣创始人阿北至少比马一鸣更诚实。这么多年来,不管是历史地看,还是现实地看,豆瓣都是顺从。 所以这件事并不能特别彰显豆瓣的气节,它也从来没打算这么做过。在饭否人人同学录的时候,豆瓣也都是配合要求的;微博勃兴之后,豆瓣也是如此。这一点偷安自保,因为其强调的文艺集散地性质,也是得到谅解的,但偏安一隅恐怕难长久。 网络文艺也是大众文艺的天然组成部分,用马克思主义文艺观来说,是“有机的组成”。豆瓣之前,这种收缴网络文艺阵地的做法就已经大行其道了,字幕组被查办时,那么多“政治怎么过问文艺”的诘问;等到快盘治罪,这些声音渐渐理解了,文艺也不是世外桃源。 豆瓣的特殊性在于,尽管它自身的经营不断折腾,但竟然赶上了祖国文艺在电影制作领域的勃起。电影成为权贵资本结盟捞金的黄金地带,整个行业被操纵着掘金,手法无所不用其极。在追求烂片效益最大化的情况下,豆瓣成为国产烂片建立盈利闭环的小小豁口。 对国产烂片的讨论,已经从单纯嘲笑其弱智,演化到躲避其防不胜防的钻营手法,烂片营销的进化惊人,越是进化,越暴露出追求品质电影的消费者受剥削、受洗脑的悲惨处境。垄断导演,垄断金钱,垄断院线,这还不够,现在烂片联盟还想要垄断评价体系。 对电影评价体系的攻击,今年来尤其频繁,烈度高过往年。在攻克这个体系的过程中,出现了从前未有的角色,比如小粉红,比如爱国牌,比如污名化,甚至要给影评人发律师函。不思进取拍好电影,反而极力消除影评异议,这种手法最终被喉舌挑明了其政治底色。 喉舌为张艺谋站台,为票房已经2亿(也有说5亿)的《长城》背书,除了敲打大众趣味的影响力最为集中豆瓣,还给人悬念:既然票房收入这么多,为何还要如此卖力,是票房有水分?还是离成本差距大?这又涉及国产票房的种种黑幕,不在这篇范围。 对评价体系的垄断欲望,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政治要求。豆瓣有足够的技术标准佐证这一判断,比如它一人一票的民主评价,比如它宣扬的技术制度的独立。一个完全靠审美趣味搭建起来的品味社区,就像有关时政的评价那样,而我们都知道时政评论遇到了什么。 政治不止关心大众的政治素养,也关心大众的文艺倾向。从前那种以为只要钻进文艺小楼便可成为一统的,大概是要醒醒了。如果在字幕组直至豆瓣的这一条命运线索中,仍不能得出某些明确的结论,那真是没办法。不关心政治,政治早晚会来关心你。 国产烂片的唯一标准是人日不摧?很不幸地,电影产业成为权贵想象与大众审美重叠之处。不名一文的消费者死的很惨,审美及智商被张艺谋们释放出的饕餮反复吞噬。而豆瓣被喉舌扯进最新的漩涡显示,有人认为这碾压还不够猛,大众还没投降,他们的呻吟还不够动听。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杰出人家
作者杰出人家
7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杰出人家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