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2

三千院芷 2017-08-12
外婆去世了。本以为她这次可以迈过这道坎。去了也好,终于可以不用忍受病痛的折磨了。
十点多的时候跟我妈打了电话。她的声音很沙哑,本来就有咽喉炎加上今天又哭了一天,嗓子报废了。她说着说着情绪又控制不住了,声音哽咽,说话带着哭腔,这是第一次我听到我妈哭,虽然说她平时也会跟我诉苦,但是语气都是冷静平和的。我故意轻松点引导话题,我知道死亡是一件很沉重的事情,面对死亡谁都无能为力,除了嚎啕大哭别无他法,生老病死每个人都要经历,如果逃避不了,那么我想轻松点面对。
外婆是11号夜里一点多走的,走得时候不能说走得很安详,大家都觉得她老人家心愿未了,小舅舅一直下落不明,因为赌博被追债的砍上门,几年前就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打电话没人接,发信息也不回,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他就这样人间蒸发了。她想见小舅最后一面的吧,她心里一直惦记着她的小儿子,她苦苦地撑着,只是最后也没有等到小儿子回来。
今年过年前的时候外婆重病入院,子宫里长了一颗很大的肌瘤,发炎流脓,因为高龄无法动手术,只能保守治疗,那时候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大人都觉得她撑不到过年了,谁知外婆后来出院了,年初一去看她,整个人瘦得只剩皮包骨,佝偻着身子,但是还很精神,说话口齿清楚,我心里也悄悄松了口...
外婆去世了。本以为她这次可以迈过这道坎。去了也好,终于可以不用忍受病痛的折磨了。
十点多的时候跟我妈打了电话。她的声音很沙哑,本来就有咽喉炎加上今天又哭了一天,嗓子报废了。她说着说着情绪又控制不住了,声音哽咽,说话带着哭腔,这是第一次我听到我妈哭,虽然说她平时也会跟我诉苦,但是语气都是冷静平和的。我故意轻松点引导话题,我知道死亡是一件很沉重的事情,面对死亡谁都无能为力,除了嚎啕大哭别无他法,生老病死每个人都要经历,如果逃避不了,那么我想轻松点面对。
外婆是11号夜里一点多走的,走得时候不能说走得很安详,大家都觉得她老人家心愿未了,小舅舅一直下落不明,因为赌博被追债的砍上门,几年前就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打电话没人接,发信息也不回,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他就这样人间蒸发了。她想见小舅最后一面的吧,她心里一直惦记着她的小儿子,她苦苦地撑着,只是最后也没有等到小儿子回来。
今年过年前的时候外婆重病入院,子宫里长了一颗很大的肌瘤,发炎流脓,因为高龄无法动手术,只能保守治疗,那时候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大人都觉得她撑不到过年了,谁知外婆后来出院了,年初一去看她,整个人瘦得只剩皮包骨,佝偻着身子,但是还很精神,说话口齿清楚,我心里也悄悄松了口气。到了六月底,我妈打电话给我说外婆又住院了,这次是大脑出血,还有肺积液,情况很严重,医生说即使救回来也跟植物人差不多。住了半个月院,外婆还是出院了,医生说住院也没多大效果了,回家疗养吧。
外婆吃不了东西了,只能透跟管子灌一些糊状的东西下去,眼睛睁不开了只能眯着,身体也动不了了,但是捏她的手指她还有点知觉,排泄系统也失调了,因为喉咙有很多痰粘着,她自己咳不出来了,要有人帮她吸痰。生命走到了此时此刻,只剩下微弱的呼吸,苟延残喘地活着,外公说什么都要坚持医治,但是大人们都想放弃了,因为治不回来了。
大人们都说养儿防老,多子多福,外婆一生有六个子女,孙儿外孙有十多个,可是晚年一样过得不幸福,子女都不在身边,和外公两个人住在破旧的老屋,两人都疾病缠身,孤苦地熬日子,心里惦记着小儿子不知道他人在哪,吃不香睡不稳,年轻的时候吃了很多苦,年老的时候也没有苦尽甘来。
记得小时候我很喜欢吃菠萝蜜,外婆家门前种着菠萝树,集市日外婆出来赶集市的时候会带两个菠萝给我吃。我还记得她养了很多鸡,时不时拿鸡蛋出来给我和我弟吃。我也记得她养了很多兔子,年初二的时候去外婆家我总喜欢看兔子。后来菠萝树被砍了,兔子也没有了,而现在外婆也不在了。。。
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之常情,外婆只是去了另外的一个地方,她解脱了痛苦,我这样安慰着自己,只是我的眼泪一直都忍不住。
我亲爱的外婆,您一路走好,下辈子我还要做您的外孙女。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三千院芷
作者三千院芷
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三千院芷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