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北方大道》

奇怪国与阿里斯 2017-08-12
特别幸运的人就是这样,讲出来全是应当,没有故事。

以后不管对谁描述,这都是一场体面而浪漫的订婚:爱因斯坦工作的地方,树林,湖水,水鸟,深秋,Tiffany 戒指,起码十张照片可以确认这些事。反正照片太容易柔化生活,至于我们内心确认的尴尬、荒谬和疏离,只要无人知晓,也就等于从未发生。

毕竟一生也没有那么漫长,如果我们有足够的好运气。

——柠檬裙子

我有点兴奋,没想到这种故事能发生在我们家,但想想又觉得公平,这么多故事游荡人间,一家一户按理也得平摊一两个,哪怕时代的悲剧,哪怕家庭的惨剧。

十二月河水似冻非冻,浇在身体上嗞的一声,河面下有巴掌大的小鲫鱼半浮在水中,往远处望只有浓白雾气,罩住自己的过往与当下。白墨轩冷到麻木,有时候会疑惑为什么这一切总是不醒。

大家都没有办法,但他们永远不一样。

——椰树长影

父母不死,他们就得死去,早或者迟。整件事情都非常巧合,但巧合不见得总是悲剧。

但我不要生孩子,我没有跟你说过吗?我只想自己活着,一直活着。

两人互相认定对方为最好的朋友,看起来却也不过如此,叶萧萧从不和方晴说真正的心事,而方晴,至今没有带给他们看过自己的任何一任男朋友。

他们绕着小区走了一圈,又是一圈,在一个固...
特别幸运的人就是这样,讲出来全是应当,没有故事。

以后不管对谁描述,这都是一场体面而浪漫的订婚:爱因斯坦工作的地方,树林,湖水,水鸟,深秋,Tiffany 戒指,起码十张照片可以确认这些事。反正照片太容易柔化生活,至于我们内心确认的尴尬、荒谬和疏离,只要无人知晓,也就等于从未发生。

毕竟一生也没有那么漫长,如果我们有足够的好运气。

——柠檬裙子

我有点兴奋,没想到这种故事能发生在我们家,但想想又觉得公平,这么多故事游荡人间,一家一户按理也得平摊一两个,哪怕时代的悲剧,哪怕家庭的惨剧。

十二月河水似冻非冻,浇在身体上嗞的一声,河面下有巴掌大的小鲫鱼半浮在水中,往远处望只有浓白雾气,罩住自己的过往与当下。白墨轩冷到麻木,有时候会疑惑为什么这一切总是不醒。

大家都没有办法,但他们永远不一样。

——椰树长影

父母不死,他们就得死去,早或者迟。整件事情都非常巧合,但巧合不见得总是悲剧。

但我不要生孩子,我没有跟你说过吗?我只想自己活着,一直活着。

两人互相认定对方为最好的朋友,看起来却也不过如此,叶萧萧从不和方晴说真正的心事,而方晴,至今没有带给他们看过自己的任何一任男朋友。

他们绕着小区走了一圈,又是一圈,在一个固定地点抬头看,三颗星一点点下沉,直至消逝,像一个高潮之后仓促收尾的故事,像每一个故事。

——永生

在一个小公司里做法律顾问……不好找,但你铁了心要工作的话,总是能找到的……我又没有要求年薪十五万。不过铁了心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任何领域都是,你说是不是这样。

林奕知道,并不是这样,不过是酒精让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生活中有打断没有边缘的空白,恐慌之下,我们都会下意识想往里面填点什么,以逃避那些让人焦虑的虚空,但那不过是更多虚空。

她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在犹豫,原来不是这样,原来犹豫不过是一个婉转的“不”,现在她失去了婉转的最后理由,她终于得独自面对那片虚空。

下流是一张得体的遮羞布,遮住尴尬与疏离,每个人都安全地藏于身后,无须面对任何对内心世界的追问,像战时外面有龙龙爆炸声,他们却坐在防空洞里吃盐水花生。

是的,我很有可能会后悔。
后悔了怎么办?
不怎么办,后悔的事情太多了,来不及怎么办。

我心里知道,萧孟和我,并不属于“都是这样”,哪怕我们今天分手,哪怕我们热烈讨论分手费,我们也和所有人不一样,他们组成银河系,我们自顾自在宇宙外运行,并不想遵守天体力学的一切规律。但我懒得对赵肖云解释,我懒得对这个世界解释,这并不能改变什么,而且他们不懂。

我自己也感到吃惊,不是因为我能做,而是因为我想做。到最后欲望和肉体脱离关系,只是一个人本能地想亲近另一个人。

——我和你只有这四个夜晚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奇怪国与阿里斯
作者奇怪国与阿里斯
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