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她

阿佳玮- 2017-08-12

小时候单纯的以为,任何人对你都是好的。到现在妈妈提起才想起。

我有一个比我大4岁的堂姐,我们两的关系特别好,甚至比和我一个妈生的姐还好。可能是经常在一起的原因,所以别人都认为我们长得很像,经常把我们混淆为亲姐妹。真正意义上来说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伯父家只有儿子,所以抱养了一个女儿。

伯父特别的疼堂姐,小时候只要堂姐一生病,伯父不管在上班还是在做什么事,都会第一时间回来,带堂姐去看病。如果我堂哥生病,伯父都是让伯母带去。(心疼堂哥100秒😂)伯父是一个挺疼小孩子的人,小时候我爸我妈都没给我红包,还是伯父给我的。记得过年的时候,我们这所有的人都没有红包,只有堂姐有红包50元。(那时候50真的很多)那时候真的超级羡慕堂姐。

那也是一个只要吃的起汉堡就是大款的年代。堂姐拿了50块钱就带着我去,街上吃汉堡、喝可乐、吃炸鸡。还带着我去玩具店买玩具,那时候我也就七八岁左右。那时候真的觉得这个堂姐特别好。虽然小时候经常欺负我,但是也经常带我吃好吃的。就是那种打我一巴掌,给我一颗糖的那种反反复复。我爸妈都不懂,堂姐这么欺负我,我怎么还能跟她这么好。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

都说好人不长命,也许说的是真的。谁也想不到,一生做尽好事的伯父因为车祸离世。那一晚,谁都不敢睡。伯父被送进了医院,那时候的我什么也不懂。我只看到伯母和堂姐半夜着急的赶去医院,门口的狗,叫了一整夜。我问妈妈怎么了,妈妈只让我赶紧睡觉。第二天起来,听到吵闹的声音,我走到了伯母家,只看到大家都在忙着折纸钱。那时候我才意识到,伯父是真的走了……我站在门口,不敢进去,远远的看着堂姐红肿的眼睛,回想着,以前伯父的样子,我不经热泪盈眶的跑回家。我想不行,不能哭,哭了就不能安慰堂姐。直到伯父出殡的那天,为了让自己控制自己的眼泪,一路上唱着《寻找》这首歌,(某个动画的主题曲,我也不懂为什么要唱这首歌)。看着仪式举行,嘴里唱着歌,可是眼泪还是绷不住。那时候在心里默默想,以后一定好好替我伯父照顾堂姐。不懂这什么念头,明明自己还要别人照顾,可能自己电视剧看多了。直到殡仪馆,里面有一个让家人和逝者最后分别的地方。反正我和堂姐是不敢进去,我两平复了心情,趴在火化室旁边的栏杆上。谈着以前伯父的种种好,说着说着我们两个脸上笑着,但我两都是热泪盈眶,谁也不敢哭出来。(那时候殡仪馆的火化室,好像就栏杆,可以看到人被机器推进火化的那个火化箱里)我和堂姐看着伯父被机器推进去,谁都不敢眨眼,生怕一眨眼,就只剩灰了。那时候真的想,伯父会突然的醒过来,或者像童话故事里一样,念一个咒语就能醒过来,又或者……

坏的事情总是一个接着一个,伯父的事情过去没几个月,我父亲又发生了事。我父亲在工地上是做维修那些机器的,一个月能赚几千左右。(那时候几千是很多的)那天机器坏了,工人们找了父亲去维修,父亲将机器修好了。工人将电闸打开,谁知道机器将父亲的脚卷了进去。听到消息的母亲赶忙从家里赶到了外地,家里就剩我和姐姐。那时姐姐在上高中,我在上初中。姐姐一边忙着照顾我,一边还忙着高考。父亲的事还没解决,母亲的娘家,外公因为生病突然去世。母亲那时候真的很无助,叫家里的亲戚帮忙去医院照看一下父亲,但是大家都打着很忙的口号。其实母亲都知道,大家只是不想趟这趟浑水。无可奈何之下,姐姐请了假,去照顾父亲,母亲回了娘家,家里就剩我一个人。我呢,不会煮饭也不会煮菜。母亲打电话嘱咐了二伯母,可是那天二伯母去了外地。把我托付给了四伯母家,也就是堂姐家里,可是那天伯母、堂哥们都去上班了,家里就剩我和堂姐大眼瞪小眼。过了午饭点,我两便去亲戚家逛逛。本来还打着蹭饭的主意,可是大家都准备睡午觉了。我们又回到家里,肚子咕咕的叫。实在是饿的不行了,我看见堂姐拿出了以前伯父送她的小猪存钱罐,重重的摔了下去。硬币和玻璃的声音参杂着,把我从饿死的边缘拉了回来。堂姐拿着钱带着我去超市买了面包和牛奶,那时候想以后真的真的要跟她好。晚上一个人睡,堂姐还让我跟他一起睡。

她去哪都带着我,我也愿意当她跟屁虫。她谈恋爱我帮着她瞒着伯母、堂哥,她出去约会,我帮她把风。他们吵架,我开导她。可能就是这样,以至于现在亲戚都说我是堂姐的丫鬟,他们叫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动一下,堂姐一叫我做什么就干嘛。

PS:(其实我就想问问那些所谓的亲戚,我家出事情的时候你们呢?没有一个人,出来帮我家?我没饭吃的时候,你们问过我??你们都没对我好过,凭什么要求我给你们做这做那??)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阿佳玮-
作者阿佳玮-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