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到哭还是不能打扰任何人

一株植物 2017-08-12
气到哭

虽然这种时候很想一个电话把Q打起来骂她一顿再撒一顿娇 但是想到她明天还要上班也要早睡还是算了 一个人气得流眼泪在床上打滚

知道肯定睡不着了 干脆起来看经验贴吧

好久没写日记了 沉迷于恋爱无法自拔的我 不是没有想抽身出来静一静的时刻 可是上一秒离开 下一秒又会马上想回到恋人温暖的怀抱里去 即使夏天在太阳下流汗的时候也要把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我才知道原来恋人身上的汗水混合棉质T恤的味道也是香的

我才明白原来我是伪不婚主义者 不知道给清求了多少次婚了 我当然知道现行的国家法律不承认我们的关系 但我心里是把清看做我的妻子的呀 再说了 两个人的感情 要什么第三方承认 恋人的眼里是看不见其他人的 当我们看向对方的眼睛时 身后的星球都脱离轨道向反方向退去 宇宙不过是呼吸之间的一粒尘埃

我一直跟清说 我恨不得我们现在都八十岁了 好像除了死亡 就再也没有外力可以把我们分开了

为了和你在一起 我愿意放弃所有的热闹 也可以穿过无尽的逆流

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不是讨厌别人粘我 而是不喜欢“别人”呀 我多喜欢你粘我呀 可是好像总是我粘你的时候多一点 但我知道你心里有多爱我呀 你怎么可以那么温柔呢 什么都为别人想 我希望你能多为自己考虑一点 希望你可以多一点...
气到哭

虽然这种时候很想一个电话把Q打起来骂她一顿再撒一顿娇 但是想到她明天还要上班也要早睡还是算了 一个人气得流眼泪在床上打滚

知道肯定睡不着了 干脆起来看经验贴吧

好久没写日记了 沉迷于恋爱无法自拔的我 不是没有想抽身出来静一静的时刻 可是上一秒离开 下一秒又会马上想回到恋人温暖的怀抱里去 即使夏天在太阳下流汗的时候也要把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我才知道原来恋人身上的汗水混合棉质T恤的味道也是香的

我才明白原来我是伪不婚主义者 不知道给清求了多少次婚了 我当然知道现行的国家法律不承认我们的关系 但我心里是把清看做我的妻子的呀 再说了 两个人的感情 要什么第三方承认 恋人的眼里是看不见其他人的 当我们看向对方的眼睛时 身后的星球都脱离轨道向反方向退去 宇宙不过是呼吸之间的一粒尘埃

我一直跟清说 我恨不得我们现在都八十岁了 好像除了死亡 就再也没有外力可以把我们分开了

为了和你在一起 我愿意放弃所有的热闹 也可以穿过无尽的逆流

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不是讨厌别人粘我 而是不喜欢“别人”呀 我多喜欢你粘我呀 可是好像总是我粘你的时候多一点 但我知道你心里有多爱我呀 你怎么可以那么温柔呢 什么都为别人想 我希望你能多为自己考虑一点 希望你可以多一点快乐和轻松

你是一个多么脆弱的小孩儿呀 难过和愤怒你都讲不出来 悲伤的漩涡搅在胃里独自痛苦 但你不要推开我 我的承受力是惊人的呀 大家都说我脾气好 其实我不是脾气好 只是比较能及时处理情绪 让我拥抱你吧我的爱人

(不行了 连我都想吐槽自己了 现在不管写日记的本意是什么 不出三句就会变成老婆表白贴 上次老胡超级无语 对我咆哮 除了xx清 你还能不能想点其他东西! 对不起 不能!)

连续失眠一周了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我一直想 我和清是病友吧 两个孤独忧伤的人在漠河满城的大雪里相遇 除了彼此 我们没有地方可去 世界是一个很大的游乐园 只不过我们并不想玩耍 拍快乐的照片 于是我们走出人群 牵着手坐在悬崖上看太阳落下又升起

[You are my safe place.]

清不喜欢我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可是我觉得朋友多好呀 恋人最开始不应该是朋友吗 Max对Mary说 You are my best friend. You are my only friend.

唯一的朋友 虽然听起来有点凄凉 可是是最好的朋友呀 热闹街市里的一盏红灯笼和冰天雪地里的一颗红豆树 总觉得后者比较美呀 我想装点你身边的欢声笑语 可我更希望成为你撅起小嘴哼的第一句旋律

是你把我从人生的低谷拉出来了 我终于开始放过自己 也开始慢慢接受“空欢喜”的人生要义 我知道结局可能是一场空 进入成年人的世界 我才明白原来有的孩子的父母是不爱他们的 原来很多人没有办法轻松地活着 原来对很多人来说爱情和自由并不是第一位的 可我没有办法放开你的手 我居然学会了责任感 我不苛求别人怎么做 我爱自由胜过一切 我也尊重每个人的自由 不过我还是没怎么变 还是青年意气的那种臭脾气 [就算活不下去 也要活出我自己]

失眠一周的我 真的很怕猝死 求求老天让我睡个好觉吧!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一株植物
作者一株植物
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一株植物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