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

苏馋 2017-08-12

我是直直的坐了两个小时,这使得我不能再坐了,小房间渐渐由夏天变成冬天。

坐得背酸,屁股也抗议,并且也饿了。我离开椅子关了灯,在床边靠了靠,床上躺了躺,拨几下头发,使劲揉两下眼睛,心中感到无低与孤寂,好像把我放到了矿洞里,并且没有探照灯,让我一个人踱步。房间虽然小,可它分明是一个足球场,房间墙壁离我比天还远,像是在说一切和我无关,像是说我肚子太饿了!

空调外机在窗外面闹着。可是客厅的走廊却寂静的很。每有一点动静,我就留意发出的声响,爸的脚步声,那是很干净利落的,小圆的啼哭声,那是更响亮的,乱糟糟的声音插着过了一阵。我听遍走廊的所有引诱我的声音,可是不用开门看,我知道你睡了。

窗台不高,此刻却像探监室隔着的玻璃一般,我拉开窗帘,看见雨滴从天空慌忙的跌落,有的洒落在阳台边上,凝成水珠爬行滚动着,边上花岗岩石板被它画成无意义的形状。

我想:雨滴为什么要落下?多么没有意义!忽然我又想:我不也和雨滴一样没有意义吗?两手张着,却画不出你的样子。口张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我和生锈不能正常运转的机器没差。

头一阵晕眩,或许我该睡了,那是你在心里喊着我?伴着清脆的笑声,敲打着我。

雨快停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苏馋
作者苏馋
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苏馋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