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些奇怪的逻辑与道德。

脏小鲜~ 2017-08-12
今天朋友对我发火,原因是因为我们同在一个”公司“中,他说他热爱”公司“,我说我不爱。他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你怎么能不爱呢?我说我觉得这个道德逻辑于我来说无所谓。于是他挂断了电话并且说以后不用联系了,他说爱公司是他的底线。于是我也顺手删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以表示同意他坚守道德底线。

但是回过头来我觉得很有必要梳理一下这段对话中奇怪的逻辑关系和道德关系。因为毕竟我是一个热爱解剖各种心理现象的心理学业余爱好者。于是我对整个对话中,朋友的话让我难以接受的点做了如下归纳:
1、被爱是因为可爱,不是与生俱来。
    被爱是需要核心竞争力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孝和恭是有前提条件的,且不以别人家的父亲是不是慈爱和别人家的兄长是不是友善为转移。人要被爱可能因为外貌、性格、学识,但究其根本其实是一种心理补足,就是你有病我刚好有药那种。药对了症两个人自然一拍即合。所以这个世界上有人慕残,有人恋童,有人异性恋,有人同性恋,有人忘年恋。这些各式各样的恋爱倾向或者性倾向的根本都是药与病的关系。为什么说这么远呢?因为朋友的爱不是莫名其妙的,我的无感也不是莫名其妙的。朋友因为”公司“的宣传、安全感、自尊心、工资福利满意等等各种原因而爱,我因为其
今天朋友对我发火,原因是因为我们同在一个”公司“中,他说他热爱”公司“,我说我不爱。他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你怎么能不爱呢?我说我觉得这个道德逻辑于我来说无所谓。于是他挂断了电话并且说以后不用联系了,他说爱公司是他的底线。于是我也顺手删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以表示同意他坚守道德底线。

但是回过头来我觉得很有必要梳理一下这段对话中奇怪的逻辑关系和道德关系。因为毕竟我是一个热爱解剖各种心理现象的心理学业余爱好者。于是我对整个对话中,朋友的话让我难以接受的点做了如下归纳:
1、被爱是因为可爱,不是与生俱来。
    被爱是需要核心竞争力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孝和恭是有前提条件的,且不以别人家的父亲是不是慈爱和别人家的兄长是不是友善为转移。人要被爱可能因为外貌、性格、学识,但究其根本其实是一种心理补足,就是你有病我刚好有药那种。药对了症两个人自然一拍即合。所以这个世界上有人慕残,有人恋童,有人异性恋,有人同性恋,有人忘年恋。这些各式各样的恋爱倾向或者性倾向的根本都是药与病的关系。为什么说这么远呢?因为朋友的爱不是莫名其妙的,我的无感也不是莫名其妙的。朋友因为”公司“的宣传、安全感、自尊心、工资福利满意等等各种原因而爱,我因为其他精神层面得不到满足而不爱,爱与不爱的深层次原因是我们两个所处的社会阶段不同,接受的”公司“培训不同。所以朋友也许是因为”公司“每天说的企业文化而爱,也许是真爱,但是对我来说都一文不值,因为我的病吃不了他适合的药。说了这么多,回到第一句就更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与生俱来就该有的爱呢,一个人一件事一个物品能产生的药就那么几种,所以能治疗的病就那么几种,恰好我的病不在这个范围内,那么我有错吗?

2、儿可不可以嫌母丑,狗可不可以嫌家贫。
    首先,假若真的嫌了,这都是真实感觉,如果明明嫌弃了却非要说不嫌弃,死气白咧天天对着镜子洗脑自己不嫌弃这才是奇怪的。更何况嫌弃一些方面不等于全盘否定整个,如果糟糕的地方不让说就不糟糕了的话,那人类的生产力就已经大到没自然规律什么事了,毕竟穷只要说不穷就能原地喷钻石的。
    其次,一个”公司“并不是谁的母,你为她工作让她壮大,她给你发薪水这是互惠互利,谁也没有无私奉献。更何况能让公司运转的正是你的”剩余劳动价值“啊,不然高层天天坐在办公室,他们口袋里的钱是谁创造的呢?当然了,你我也没有厉害到自己从水稻种植,化肥制造,大米精制这些步骤都一条龙包干的地步,更何况我们不止需要吃饭还需要穿衣、出行。所以想要生活还是得有人坐在高层来指挥统筹,让我们这些小蚂蚁爬到该爬的地方去,因此高层是有存在价值的,也许也是目前激发最大劳动力的最佳方式,但是真的谁也不欠谁好吗?这种把公司当作无私母亲的逻辑就和读”悯农“所以珍惜粮食的逻辑是一样的。稻米是农民伯伯辛辛苦苦种出来的所以要珍惜。拜托,大米不是农民伯伯送给你的,是你花钱买的,他的辛苦早就在你给他钱的时候得到相应的回报了。与其说是心疼农民伯伯不如说是心疼爸爸妈妈劳动赚钱,自己辛辛苦苦搬砖养家呢。所以感恩公司不如感恩自己每天都勤勤恳恳来得实在。
    再次,这件事让我想起了今天在渣浪看见的故事。一只青蛙坐在井底,一个小孩对它说”快出来看看天吧,井里的世界太小了“,青蛙说”我不出去,天就是井口这么大的。这口井就是全世界。“于是小孩转身对正在烤另一只青蛙父亲说”我们只能吃一只青蛙了,这一只骗不出来。“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这口井里有两只青蛙,一只真心喜欢这口井所以不出去,另一只知道出去要被吃掉所以不出去,那么本质上来说,对于这口井,青蛙是为了什么而待在井里真的有区别吗?嫌弃或者不嫌弃,只要生产力保持稳定,那么其实”公司“也不一定在乎到底你是为什么留在公司吧。我当然可以一面讨厌井很高阻碍了阳光一面吃蛀蚀井的白蚁,同时在井里享受安全,而我对井的心路历程真的和另一只青蛙有关吗?你管我是一边享受一边坐井还是一边丧一边坐井呢?管得太宽。


3、和逻辑没有关系的是我想说说道德这码事。
  
  吃着锅里的饭却要砸锅这类道德,第一和逻辑完全不沾边,其次道德本身非常脆弱易碎的东西。所谓道德,排除一些确有意义的比如不好乱伦或近亲结婚因为会造成遗传病发病率激增之类而外,大部分道德都只是一种工具。国家制定国家层面的道德然后用媒体天天刷刷存在感百姓就接受了。父母制定家庭层面的道德然后从小到大天天念叨着孩子也就接受了。一个阶级制定一个阶级的道德,一种人制定一种人的道德。
    于是我们看到有人逼迫吴京捐钱,因为在这些人看来,富人就应该做贡献,这是弱者的道德。
    于是我们看到有人说”我的父亲好好的,就是你们医生检查出他有癌症所以他才死的你们这是没有医德“,这种讳疾忌医奇怪道德批判是因为在这些人看来,医生就是神仙,要是治不好病一定都是存心在害人,却不考虑如今医疗技术的局限和医生也是个老百姓这种简单的事实,这是愚者的道德。
    于是我们看到有人说”你不赞同我,就是反对我,就是在诋毁真理,就是罪大恶极“。因为在这些人看来,这个世界都是贴满了标签的,如果标签不一样那么就是敌人,和敌人费什么话呢,哪用管敌人的想法。这是痴人的道德。
  每种人都有不同的道德,每种人在每种不同的时期都有不同的道德,而所谓道德绑架一说是不成立的,因为道德制定的初衷就是为了捆绑。把同一道德体系的人捆绑在一起,同时体现出不同道德体系群体的恶,以让同一道德体系的人凝结成团形成战斗力。不得不说,这样的道德在人类的求存上是功不可没的。比如我们以我们是中国人的身份制定道德,团结一心抵御外敌,所以在抗日战争时期才有了所谓”汉奸“”伪军“等等称谓和标签,也是这种以民族国家为单位的道德体系激励了贴有相同道德标签的人抵御”外“,保护”内“。不过有趣的是,换一个时期,换一种群体一切就不一样了。满人入关的时候满人是中国的”外“,抗日战争时期满人是中国的”内“。于是换了时期,满人成了满族,日本人还是日本鬼子。抗日战争神剧一部接一部,反清复明也不见作为题材拍得这么群情激昂。扬州屠城也屠过,入关杀死明朝士兵也杀过,不见得谁更善良。所以我们可以假设,假设抗日战争失败了,或者说中国不仅把日本人赶出了中国的国界,甚至打到了日本本土吞并了日本,现在大和民族成为了第57个民族,我们还会憎恨吗?还觉得他们丧尽天良吗?也许经历过战争的人会,但是过几代人就不会了,证据就是我们有56个民族,他们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都是从部落战争到国家战争这样一仗一仗打来的。吞并一种文化,就多了一种民族。我们恨其他五十五个民族吗?完全没有吧,一个寝室几个人大家没谁因为对方是其他民族而排挤吧(宗教习俗问题另算)。所以可见,我们的”道德“标尺有多脆弱。再说一个最新的例子,最早的时候,国家提倡晚婚晚育,晚婚有多余假期。后来晚婚假期取消了,不再提倡了,晚婚的道德制高点倒了。几年前国家提倡独生子女,满大街都是”优生优育,只生一个好“,告诉妇女不要多次反复怀孕,对身体很不好,高龄产妇很危险,但是现在推出二孩以后还有谁宣传高龄产妇的事吗?虽然高龄产妇死亡率陡增,但是大家闭口不提,仿佛不说就没有。于是曾经”只生一个好“的”好“,一夜间崩塌了。所以,所谓道德只不过是某一阶层某一时期的利益所向,换了一个时期,换了一个阶层,换了一种利益,道德也都会随之转换。道德的价值在于抱团求存,但是道德的局限也在于对个体的束缚。如何跳脱这种束缚,掌握束缚与团结之间的平衡是一个很有趣的课题。而首先站得远一些,标签少一些是第一步。如果站在历史的高度看现在,我们也不过是个历史只有几十年的朝代而已。撕掉国家的标签,性别的标签,职业的标签,宗教的标签,我们只不过是某一支智人后代兴衰过程中的一粒沙,没有那么多爱与恨。
  正如我那位不可描述的老爷写的那首词:
”每只蚂蚁
都有眼睛鼻子
它美不美丽
偏差有没有一毫厘
有何关系
每一个人
伤心了就哭泣
饿了就要吃
相差大不过天地
有何刺激
有太多太多魔力
太少道理
太多太多游戏
只是为了好奇
还有什么值得
歇斯底里
对什么东西
死心塌地
一个一个偶像
都不外如此
沉迷过的偶像
一个个消失
谁曾伤天害理
谁又是上帝
我们在等待
什么奇迹
最后剩下自己
舍不得挑剔
最后对着自己
也不大看得起
谁给我全世界
我都会怀疑
心花怒放
却开到荼蘼“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脏小鲜~
作者脏小鲜~
44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脏小鲜~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