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恶扬善并不是每个人都非做不可的

苜子汐 2017-08-12

很多时候我在思考挑战道德底线的问题时之所以能够保持一种淡然的态度,并不因为我真的心如止水,看淡一切,而只是因为我只是一个局外人,只不过是没像一些不过路的行人一样也怨天怨地怨人而已。当在网络上听闻某某某犯下极度违反道德和法律的大罪时,围观者在不了解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及是非曲直的情况下总能找到各种理由乱骂一通,但是,如果围观者里面有与当事人有血缘或是利益上的关联时,他们可能的表现大多是沉默和惊疑,就算是本着大义灭亲的高尚情怀,也不会比不相干的群众来的那么绝情。 如果我与受害者利益相关,我的理性会使我无动于衷,可是无论出于情感还是利益,或真或假,我都必须表现出一副悲伤愤怒和亟待讨回公道的样子,如果再细腻一点的话,我会先悲伤再愤怒,而不是反着来,不然别人会觉得我和罪犯一样无情。然而,我自认为自己无论是作为一个局外人还是犯人一方的利益相关者都不会去指责什么。作为一个相关者,我不敢指责;作为一个围观者,我没资格指责。尤其是作为一个局外人,我既不是事发当事人,罪犯或是受害者,也不是当事人的利益相关者,亲戚或朋友,更不是了解案情,知晓每一个细节的旁观者。对于一个外人而言,对于一个和自己没有直接关联,且对事件本身的是非曲直没有全盘把握的人,胡乱评价极容易助长声讨气焰。如果只有一两个这样的还无大碍,要是一大堆这样的好事者和围观群众按耐不住自己良心和正义感的爆发,毅然而决然地在各大网络平台强站出来,慷慨激昂地发辞谴责那些不义之徒,久而久之,正义的声讨之声很容易压过对于案件本身是非对错的思考,而且一味地谩骂也会给犯人家属造成无形重负。即便我旁观了罪犯的杀人经历,比如说怎样将受害者分尸再抛尸,而且我也无能相救,只要我不属于杀人与被杀的两个关系网,我还是不会去指责什么。我以前在网上看到过一个gif动图,里面是一群人把一个躺着的人拽向一辆汽车的轮胎底下,看着有点瘆人,其实这个过程是本应该是倒过来的,是制图的人把一群人从汽车底下救出伤者的动图倒放了,所以才会有那个吓人的场景,由此我觉得人不可过分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世界上很多真相并不是通过眼睛看出来的,更不是从别人那里听闻而来的。即使真相是那个杀人犯真的是蓄谋杀人,作为不相干的旁观者,我觉得我仍会静默无言,因为我相信事出必有因,就算是杀人取乐,无恶不作,也应该想想那人为何会以此为乐。人的世界是一条条细线织就的巨大网络,每个节点上所出现的问题并不只是那个节点的问题,还有所有连接那个点的线甚至是整个网络的故障。我不是很喜欢文学,但是我还是要引用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里佐西马长老教导阿廖沙时富含哲理意味的一句话:“没有人能裁判罪人,除非他自己觉悟到他和站在他面前的人同样有罪,而他对站在他面前的人所犯罪行的责任也许比任何人都要大。只有当一个人悟到了这一层的时候,他才能成为裁判官。” 很多时候,正因为那些所谓的穷凶极恶的罪犯在最需要安慰与引导的时候得到的可能只是是冷漠而非正确的关怀,所以悲剧才会发生,从这个角度想,我们都对他们负有某种罪责,因此还是尽可能地多一些理解与宽容,与其多一分对罪犯的谩骂和对其亲属的指责(骂人的话始终会有人来说,但不是由不相干者来说),不如保持一点冷静,多一分对于受害者的缅怀和对其亲属的慰问。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苜子汐
作者苜子汐
19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苜子汐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