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8.11

狐狸子 2017-08-12

突然想起了以前和一个人讨论过一个问题,动物和人类之间没有没爱情这件事,当时对方态度坚决觉得没有爱情,而我作为一个浪漫的理想主义者觉得动物和人类之间是有感情的。

我反驳他的时候说:“子非鱼。”

他说:“子也非鱼。”

“那还说个屁!”

“是你要说的。”

后来想到,这个问题其实就是类似于薛定谔的猫,死或不死才不是我们这些外行人说了算的,而我那时候也只是特别不爽他这个人的一种强硬性,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们发生了那么多事。他的强硬性不过是他的不自信所带来的一种反作用吧,而我也只是不爽这种反作用所以才会在那时候处处与他作对。

不过爱过,是爱的,没有结果,也不想有结果。他不想要结果,而我也放弃了我们那薛定谔猫一般的结果。想来也是很荒唐,但是更荒唐的还是后来发生的更多事。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生活中常常会出现一种戏剧性,一种真的是老天爷随便丢一张牌给我的感觉,奇怪的是我总是能挺过来,而且希望更多荒唐的事发生。

我不喜欢引人注目,但是似乎一直都都在寻找和别人看起来不同的方法,多矛盾啊,明明想融入大众不是嘛,为什么还是想要变得独特。

不过我本身就很特立独行吧,所以才会有那么多荒唐的事发生在我的身上,我相信上天自有它的道理,毕竟天降大任于我才会这样吧。

不管怎么样只要能安稳又激情地生活下去就好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狐狸子
作者狐狸子
6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狐狸子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