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

sanso 2017-08-12

需要,是一种需要的感觉,但似乎却没有任何焦虑的预感。似乎还感知不到真的失衡感,或者是出自于自我期待的失衡感,它的缺席让我难以置信。需求没有织燃起失衡感,那成什么了,我的系统不是这样运作的。想一下,动用所有的感官下的材料想一下。

如果离开了我的生活,那么我又回到了15岁时的“起点“。好像是一个广场恐惧症的人,再一次地被丢在荒原中央了。想要抓住的却无法捕捉,想要测量的也无法测量,心中有一个巨大的空洞,用人工智能般不可商量的效率吞噬所有的data。留下的唯一真实感觉是将脸埋在尘土里的窒息感和地表凸起的石子摩擦肋骨而产生的愉悦的痛感。

可是,在“起点”的我分明感受到了那种被紧紧抓住的感觉,我分明有听到仿佛是手铐一般的“咔嚓声”。这种东西我要说服自己,相信它是凭空消失了的,而不是从未存在过。否则,我没办法不把自己放逐在一个极度绝望的图景里:“一个患有绝症的死刑犯,自己将自己双手锁在监狱的栏杆上等死。”

无论是期待发生的,还是已经发生过的“起点”,都被撕裂了。那口腔内部里,两边都是一排排尖利的獠牙,那头盖骨一样的东西被碾碎,流沙的质感,晕眩的快感,然后视觉模糊。 在外面,鲜血从无数道伤口喷涌而出。回避,还是溅在脸上,那些温热的让我心跳加速的,同时又发着官能性的腥味,黏着而悲哀的红色。“起点”的猎奇,让我一开始恨透了“平衡点”,一个抑郁的开始,一个刻度的开始。

“平衡点”的恒心矛盾大概是,无法在那些残尸骸骨里找到任何属于“原点”的真诚的无知。嫉妒,如果不是嫉妒所有人,就是嫉妒那个广场恐惧症的自己。还有就是,如果无法面对的第二次错误,那就一直这样假装下去。“平衡点”之所以还算平衡,大概是那手铐一样的东西,还在被小心翼翼地真空着,这是在这个阶段里,缄默的规则。所以那新的光芒,和,那辆与它背道而驰的脱轨列车差强人意地持平着。

那现在是什么。好像是红木床头柜一样的东西,可以把所有体重都倚托在上面。但到底是什么,追根究底最脆弱的入口是哪里,那些所谓的试炼又在哪里呢。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sanso
作者sanso
14日记 2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sanso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