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进出出

小胖和青阳辣椒 2017-08-12
时间很快,这样寥寥无事的暑假已经迈着同样的节奏过了五年。当我的同僚们忙着与小伙伴放飞自我或是在办公室实习增值的同时,我总是用一副渴望前进的姿态缓缓落下阵来,成为滞留在上海的愤青无业游民一枚。

也不知道是心中名叫做“懒”的浪潮,还是这个时代,这个城市匆匆忙忙的脚步将我带过。

不管怎样,这样炎热枯燥的天气里,这一天的我实在忍不住闷,索性生了一场名为感冒发烧头痛的罕见连环大病。与我同住的人们不是避开就是无视,我只好独自背上最大号的包包,开始溜街,散心,透气,来驱走这病灶。偏方。自己教自己的方子,只有自己才知道多少立方米的公交车尾气,以及四十多少度点几的太阳炙烤能药到病除。

我乖乖的跟在插我队的奶奶身后上了公交车,塞上耳机,享受着71路在高架阴凉下的专用车道上的飞驰而过,在躁动不安的电音里插上翅膀一般来到静安寺。

如今上海的意识流真是难能可贵,能让我在南京路静安寺一带发现居然还不错的书店。上海的小资,就是在你穿过精贵的橱窗,精致的脸庞,之后,还能看到精巧的书架格局。这很好。我满意的提了提包包,做好热身,开始啄木鸟似的去啃每一个书架。吸食完毕新知识,又熟门熟路的轻巧的来到国外轻生活杂志店,狠狠心咬咬牙买了The Good Life 的特刊...
时间很快,这样寥寥无事的暑假已经迈着同样的节奏过了五年。当我的同僚们忙着与小伙伴放飞自我或是在办公室实习增值的同时,我总是用一副渴望前进的姿态缓缓落下阵来,成为滞留在上海的愤青无业游民一枚。

也不知道是心中名叫做“懒”的浪潮,还是这个时代,这个城市匆匆忙忙的脚步将我带过。

不管怎样,这样炎热枯燥的天气里,这一天的我实在忍不住闷,索性生了一场名为感冒发烧头痛的罕见连环大病。与我同住的人们不是避开就是无视,我只好独自背上最大号的包包,开始溜街,散心,透气,来驱走这病灶。偏方。自己教自己的方子,只有自己才知道多少立方米的公交车尾气,以及四十多少度点几的太阳炙烤能药到病除。

我乖乖的跟在插我队的奶奶身后上了公交车,塞上耳机,享受着71路在高架阴凉下的专用车道上的飞驰而过,在躁动不安的电音里插上翅膀一般来到静安寺。

如今上海的意识流真是难能可贵,能让我在南京路静安寺一带发现居然还不错的书店。上海的小资,就是在你穿过精贵的橱窗,精致的脸庞,之后,还能看到精巧的书架格局。这很好。我满意的提了提包包,做好热身,开始啄木鸟似的去啃每一个书架。吸食完毕新知识,又熟门熟路的轻巧的来到国外轻生活杂志店,狠狠心咬咬牙买了The Good Life 的特刊。在上海,之所以外来文化那么受欢迎,一定是因为有我这样崇洋的小鬼子,无时无刻不在打另一种或悠闲或摩登或优雅的生活。然而我怀里揣着The Good Life,瞅着,盯着,研究着人家挺刻意迎合中文读者心思的设计和选文,突然就醒悟过来,在上海买洋书的不是那些短居的游客留学生,而是常居上海的老外和华侨--这不叫向往洋生活,而叫--想要另一个上海生活。这举动仿佛是一把钥匙,你买了洋书--像我一样的再入个法语会员--你就好像开启了另一种在上海的活法。跟钱,人脉,社会地位无关的活法--这活法离你的正式职业越远,越精彩。从这点上讲,上海仿佛变成了另一个有那个两面性的巴黎。这时候,我仿佛看到无数个跟我一样的从我身边走过去。一个个像我的影子一样的,也不跟我打个招呼,嗯,跟巴黎人一样的冷,慎得慌。

但我一个朋友说巴黎是有千面的。上海的文化也是一样。我用我生病才偷来的这一天想了想。在上海的人比别人都自由,在于它们可以选择自己的自由。有些人的生活里只有一样事物,有些人却给自己加了十样。一盘沙拉能卖的比一块肉贵,这证明了上海人的自由其实是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困顿。在沙拉背后他们见到的和追捧的是“国外流行”“轻食”“网红”这样的标签,而不是健康饮食的必要。我在上海感受到的千面的文化,仿佛时时刻刻都没有主心骨一般,而是快节奏的对价值观的迂回战术。

可上海不是没有自己内在的东西。像静安寺外滩这样的地方曾见证过时代的变迁,文化的积淀的。我很好奇这些真正的海派文化藏在哪里。我走过张爱玲的故居,中共二大会址,法租界和复兴中路,好像只有那些红色的砖映在眼里。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小胖和青阳辣椒
作者小胖和青阳辣椒
5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小胖和青阳辣椒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