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做“外公”的记忆引发的记忆

听晓风语 2017-08-12

这段时间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下周当是开始正常的作息时间,节假日双休正常,回去探望我的寿星老外公了!

外公已是九十六的高龄,记忆里却依旧是那山脚下的小院子里,被外婆呼来唤去的模样。“踢沓踢沓”,白发老头像不服气的小孩走着,声音特响。然后,外婆就会用手搓搓那块蓝印花布来一句,都亏我指挥得当!哈哈哈……

觉得那份记忆的场景是这样的,斜阳刚好落在两山中央,躲在山后,暗中观察式的发散着夕阳之光,微微落在小院子中。烤得那些被母鸡扑腾而扬起来的尘土也焦黄焦黄,酥酥一般。院前的小土灶上,小火整天都炖着稠糊稠糊的白粥。只要远远一看,那白粥的味道好像就直接窜到你嘴巴上了。有点微微的甜,随着那缕缕不断升起的轻烟,久久飘荡。外公外婆一直会忙个不停,外婆其实不干活的,就指使外公。然后,我就像小喇叭,一直陪外婆叨逼叨逼个不停。

时间再往前推,姐姐跟我说,老胡每次把信寄到她学校。然后周末放学,她把信带回家,老妈在灶台后烧火,外婆炒菜做饭。她就念着老胡写给老妈的情书,哈哈哈,太搞笑了!据说,老胡还改写了“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爱情顾,两者皆可抛!”老胡字写得不错,估计当年也是要6到飞起来。这小情书写得,啧啧啧……我要回去扒出来,嘲笑他。

我在风里跑着,斜阳密密斜织着,呼呼跑过的风,仿佛也有了味道。我绕过一棵棵开着花儿的紫荆树,踩上平时绕了很远路不舍得踩的草地。窜着一阵风,顺着的花瓣儿草叶头微微摇颤,好奇看着我。穿过几个深深浅浅的巷子弯,直行,小石子路,溪桥儿,再转弯,古旧的红砖墙外,挂着一个生了锈的还看得出是绿色的邮箱,捏着小小的钥匙,扭锁,开箱--果然,他的信一定在里面,静静地安详地等着我。

他的信,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来自很久很久之后的我。他给我写道:

你还记得小时候老是要说长大后发了第一份工资要给奶奶么?生命里,有好多好多人,都不舍得,都未曾好好相识,就不见了啊。你还记得么?

树摇摇,微微一颤;心静静,轻轻一点。

我向往天堂,正经过人间。正结识有趣的人,正遇见不可缺少的事,悲欢离合,喜怒哀乐。终是,我们依旧会一起,欢喜、爱、与美好。翻遍所有课题研究,人生最终的字眼依旧是爱。是完成自我的认知,对自己的爱。是普度众生,对生命的爱。是达济天下,对世界的爱。

我向往天堂,正经过人间。正在荆棘重重的路上,也正在欢声笑语的路上。

我向往天堂,正经过人间。正在那些无数的爱与美好。

我向往天堂,正经过人间。正在看到你的路上……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听晓风语
作者听晓风语
69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听晓风语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