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此间的岁月

拉不毁匀均 2017-08-12

2011-3-31 1:14

一、

依稀记得那年高三,每到压力很大情绪崩溃时,她喜欢把纸、五颜六色的纸一点点撕成碎片,到晚上下自习回家的时候,走在路上让五颜六色的碎片随风飘扬,飘在地面上,想象着路面会是多么多姿多彩的景象啊!由于是晚上,所以没办法欣赏到,而通常到第二天早上上学的时候被她糟蹋的路面已经不复存在,有的只是干净整洁的石板路。虽然当时觉得很对不起扫大街的阿姨大叔们,但她自己暗自有些得意的。有她在,那些大叔阿姨们应该也不会至于失业了吧,所以应该感谢一下本人才对吧。嘿嘿…

依稀记得她穿上当天刚买的拖鞋回到家却发现其中一只拖鞋上面的花早已不翼而飞,气愤的她洗漱完,背着妈妈偷偷地跑下楼出去找卖她拖鞋的小贩扯皮。此时的路面在昏暗的灯光下阴影映衬的有些斑驳,她熟视无睹,带着愤怒不已的情绪来到白天卖她拖鞋的那家地摊,让小贩退钱,小贩不退,松口说最多只能换一双。她大略地扫了一眼,没有哪双拖鞋可以勾起她的兴趣的。她坚持要退,小贩也倔强的仿佛山里的石头,她就和她大声争执了起来,呱噪的吵闹声引得周围的人频频向她们行注目礼。当时的她哪里管得上别人的眼光啊,早就失去理智了。其实她平时是一个很文静的人,也许虽然内心很想勇敢地去做很多事情,但是却似乎永远只停留在想象阶段。也许是平时太过于安静了吧,居然能和别人吵起来,全然不是往常的她。那个卖拖鞋的小贩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泼妇,她却毫不畏惧,跟她大吼大叫的。虽然到最后她差点被那个泼妇追上来打,虽然后来回走在路上的时候腿都似乎有些发抖心里也有些后怕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觉得很骄傲似的,一步一步昂首向前阔步。或许是被高考的压力折磨地太压抑了,反正今天她释放了出来,她有些开心有些雀跃。这件在别人看起来是那么微小的一件事情,她却不觉得,也许是她太奇怪了吧,是吧?

二、

每天妈妈都会把给她和弟弟准备的早餐钱放在桌上的瓶盖上,里面除了一元两元的还有好多零零碎碎的一毛硬币,她喜欢每天偷偷地多拿一些一毛硬币攒起来,然后过几天就可以去书店买一些旧杂志看了,这是她学习之余的小爱好,哪怕是让她早餐少吃一点,她也是乐此不疲。长此以往,她就攒了厚厚的一摞杂志了,放在书桌里又塞不下了,拿回家吧,又怕被妈妈看到骂她不好好学习净买些乱七八糟的书回去看。她歪着脑袋想了下,冒出一个念头。从此以后,杂志里彩页的她就留下来,黑白页的她就整理成一堆,心情不好的时候撕一撕施放一下压力。虽然说她也舍不得撕她的宝贝的,毕竟是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买来的啊,可是不这样还能有什么办法呢。要是被妈妈发现,非得骂她个狗血淋头啊。她知道妈妈是望女成凤心切,毕竟自己过去一年已经失利了,够让妈妈伤心的了,这一次妈妈特意从大老远的南方赶回去照顾她和弟弟的日常饮食还有生活,为了她和弟弟每天吃好喝营养足够,妈妈每天都变着法子给他们做好吃的,隔三岔五地地买一些牛奶水果。她每天睡不好容易失眠,妈妈就到处打听有什么办法能缓解失眠的,还买了什么营养保健品给她喝。她很瘦却很挑食不爱吃肉总爱报怨这不好吃那不好喝的,却不明白妈妈每天为了他们操心一天比一天衰老一天比一天憔悴。想起那天晚上她在教室上晚自习,下课了她隐约听到外面有人叫她,她走出教室看到了看到了叔叔旁边的妈妈,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啊,妈妈在很遥远的南方,怎么会突然回来的呢。当听到说妈妈是回来照顾她和弟弟的,她很开心,终于能每天看到妈妈了。在她的记忆里,小学四年级以后妈妈就没有陪伴在身边了,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看到爸妈的,而她总觉得相聚的时间是多么短暂,总希望时间能走慢一点该多好。不经意间她发现好久没见的妈妈苍老了好多,有白头发了。她一阵心酸,这么多年来爸妈含辛茹苦地把他们拉扯大可不容易啊。一直以来,似乎没有太多关于爸爸的记忆,爸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外出打拼,为了他们能够接受多一点的教育,有好多年没回家,偶尔过年回去一下,停留的时间却也很短暂。

三、

她那时还有个小爱好,一有空就喜欢去学校附近的一家店里去照大头贴,乐此不疲,大头贴很便宜才2元钱一版,每次照大头贴她都喜欢弄不一样的发型摆不同的造型。其中有一次照的大头贴是她最记忆犹新的。那次周末,她在家随便梳了个发型带齐了装备就跑去大头贴馆了。去那里后她拿出自己的装备开始折腾,模仿了绝代双娇里袁泉的造型。未完待续……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拉不毁匀均
作者拉不毁匀均
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拉不毁匀均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