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直男在豆瓣已经是弱势群体了

თოქ 2017-08-12

晚上发牢骚的时候,不斟酌用了“直男癌”这个词,引起了网友的一些反感。

这种反感可以轻易理解,我也觉得抱歉。虽然我其实有意用了那个词。

但这里边有一件事真正困扰我。我们常常觉得,现在网络上女权当道,特别是在豆瓣这种地方,“直男”简直成为贬义词了,几乎使我们男人有些委屈。

其实是怎么一回事呢?

在我个人的语用里,“直男癌”是一个批评非常明确的词。虽然字面上的确有些蛮横、粗鲁,但我也设想,多数人对这个词有和我类似的观感,明白无论出于多大的恶意,当我们使用这个词时,我们无非想要嘲鄙那种我们认为更典型存在于异性恋男性身上的负面气质。

与之相对的,是一个我个人相当敏感、总是避免使用的词汇,叫“撕逼”。这个词有什么恶意呢?好像没有啊,不就是吵架的意思吗?我想它最开始应该指的是女人之间的不和,用了一种“形象”的措辞。

当我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这个词汇具有“厌女”的暗示时,我预感许多人会讨厌我。觉得我发动战争,想搞个大新闻,一惊一乍的,动辄上纲上线,确诊为女权癌晚期。“撕逼”哪有什么恶意啊,就是“吵架”嘛,大家都在说这个词,好多女生也说,难道她们也都厌女吗。

实际上,正是因为“直男癌”这个词的批判太明确了,从一开始就对准了矛头,不依不饶,它反而没有什么深层次的害处。大多数人都能明白它真正的所指,以至于在它的使用哪怕微微超出这个所指时,便立刻想要反思。男人们自然有理由讨厌这个词,开明的女人们也认为有必要节制对男性的无差别伤害。其实我自己都几次反对过这个词的某些使用场景。

而“撕逼”这样的词就没有这种待遇了。它像我们日常生活中对于女性的许多歧视一般,那种情绪已经习以为常,自然得像常理一样,乃至于觉察不到任何怪异。它没有明确的批判,它只是在你日复一日的语言里,潜移默化我们对女性的负面看法。哪怕吵架的幼稚双方是男性,在我们的语言里,也仍旧要表现出得像是——男人都是大气的,女人才会斤斤计较呢,吵架这种事就是女人的专利,还非得找一个像“撕逼”这样带着明显女性特征的粗俗话才足够表现这一点。

我通常比较务实,不太敢在网上对“撕逼”这种词做严肃批评,以免别人取笑我。我甚至不敢对女性网友指摘这个词,指摘她们,你们怎么可以自己使用这种侮辱女性的词汇呢。奇怪的是,我却很容易和她们探讨“直男癌”这个词被女人们滥用了,什么的, 然后互相觉得开明。

恰恰因为我们都觉得“撕逼”这样的词哪里值得上纲上线成“厌女”啊,才更深刻地反应了我们日常根深蒂固的厌女情绪。厌恶到,都感觉不到那叫厌恶了。

所以,调侃“直男”现在确实变得像是时髦作风、“直男癌”这样的词也确实被用得有些过分。但当我们抱怨“直男癌”这种词的使用、抱怨“我们男人在豆瓣已经是弱势群体”的时候,千万不要说着说着就当真。至少你还会想要抱怨,而那些真正厌恶女性的词——“撕逼”只是其中之一——甚至没有人想要指出来,甚至连女人自己都不觉得那是一回事。

男人已经是弱势群体了——这种话,连我这种关注男性权益的人,说出来都觉得这笑话荒谬得过头。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თოქ
作者თოქ
15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4 条

查看更多回应(24) 添加回应

თოქ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