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很美,各自为生的样子也很美。

李倦容 2017-08-12

去年立秋,记录过这样一段:继春日归去,夏季也在暴雨中戛然而止。想起陈与义那句,「客子光阴诗卷里,杏花消息雨声中」,诗卷仍在掌间摩挲,世间的消息已越来越少。当明白那些渐疏的故人,只是因为一早找到了互诉心事的知己;剩下的那些在人海中叮咛不休,又是为了什么呢? 是啊,没有找到知己的那些人,他们在人海浮沉,独个叮咛不休,是为的什么呢? 仿佛移花接木一般 年少时友人,碧影已久不见 尘世很美 各自为生的样子也很美 寻到知音便归隐门中 寻不到便兜转 只莫像我这般,清淡自足 一开口说心事 那寂寞便显了形 我见过许多这样的人,谈论音乐和书籍、生活和旅行,但很少说他们的心事,因为容易寂寞。而寂寞是个太无辜的词语,人人都觉得这个词矫情,说出来尤其有种不自洁的感觉,但它不过准确地形容出了这些人的生活状态罢了。 寂静生活中带有一点儿落寞之情,只是这样而已。 不知何时,似乎大家连寂寞也不太敢了。他们孤独了很多年,从没有和人说过他其实也很寂寞。他们会陈述生活中每一个独自又美好的细节,有时候也会流露些微的惆怅,不指望有谁稍加了解。成年已久,他们几乎不会与人直言那份孤独……即便最终有结伴同行的人,这些感受仍旧萦绕不绝。 而早年的朋友,多数销声匿迹已久。用移花接木来形容人事变化,则有一种决绝而温柔的美感。人们初时遇见,都如野花一般浪漫热烈,很快便凋零,或者移往更安稳妥当的所在。前段时间,一位相识多年的友人新婚,使我越发觉得:年少相逢,是一件太短暂的事情。因为过不了多久,大家都会各自为生,或在尘土中扑爬,或在三餐中往复。一旦有了家室,孩子,想要再一尝旧味,就更不容易了。 想到这些,我直言不讳,和她说:“我知道你们从今往后,会身陷种种泥沼,亦难与岁月匹敌,但有限的华年之中仍有你二人的无限快乐;当你被称作「拙荆」时,我也知道,你并非真的就变得笨拙而多刺,你心底的春风与柔枝,亦从不会消散断折。是吗?” 她用我赠她的诗回我,笑着说:“碧衫映江,草色如新,最好的一生才刚刚开始。” 尘世很美,各自为生的样子也很美。 至于具体怎样为生,就让人们隔着世事云烟山长水远,各自遥想与珍存吧。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李倦容
作者李倦容
48日记 2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李倦容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