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打劫过我的人们啊,你们还好吗(一)

草蘇 2017-08-12

前日聊起人性好坏,很自然地聊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广州的治安。

那种混乱……嗯,这个词我那时候是不承认的,但现在想来,大概也就只有“混乱”两字,才真正可以贴切地形容当年。

大概在一九九零年夏末,我在一个夜校学习美术。课程为期一年,七点半上课,九点半下课,每周五天。因为学的是素描,每次去上课就背着个小布包,包里装着一堆铅笔橡皮之类,当然也有一些零钱。上课时我会从家里出发,坐3路公共汽车到文德路下车,穿过车站后面一条长长的巷子,过一个马路就能到达学校。

那一晚我仍旧独自穿过那条巷子。巷子不宽,只够三个人并排走。两边尽是人家,七点钟正是寻常人家里吃过晚饭,或看电视或搓麻将消遣的时候。我不紧不慢地走,时不时张望一下人家家里播放的电视剧,小布包如常斜挎在身上。

走着走着,远远地迎面来了两个男人。我看见对面来人,很自然地偏向一边走。只是奇怪的是,我偏左,两人偏左;我偏右,两人偏右。总之就是变成两人好像过不来,我也过不去的局面。然而彼此间还有距离。

有时候也会有这样的情形的,两个人迎面而过时,会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会都向一个方向避让,只是一般一两个来回后,就会会心一笑,然后其中一方停下来,让对方先过。

于是我以为这次也是一次平平常常的狭路相逢。而在我刚刚无可奈何地想先站定在边上时,两人已经莫名其妙朝我扑将过来。

一人迅速伸臂箍住我的脖子,一下把我按倒在地;我反应过来,大喊“救命”。而另一人迅速把我挎着的包从身上摘了下来。包一到手,两人撒腿就跑。我从地上爬起,追了一段路,边追边喊。然而两边的人家毫无反应,我喊了几嗓子,意识到我是追不上了,同时也清醒过来:自己的包里并没有值钱的东西。心中对这两个人生出了深深同情:费那么大劲,何必。

我默默地回了学校,问同学借了笔,依旧上完了课。而后再借了点零钱,坐车回了家。接下来的几天,再不敢走巷子,改成走大马路。怕那两人因为包里没钱,会来找我撒气。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草蘇
作者草蘇
6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草蘇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