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篇

针黹 2017-08-12
叶老四鸣冤记
  地点:海阳县衙
  场景:审案
  人物:县令兰囡囡,贾师爷,刁民叶老四,众衙役
  众衙役:威武!!!
  知县大人:啪(惊堂木)堂下何人?
  叶老四:(跪地作惊惧状)大人,小……小的叶,叶老四。
  知县大人:啪(惊堂木)所告何人?
  叶老四:(筛糠状)回,回老爷话,小,小的告woodhead,水天,树儿等一干女子。
  知县大人:(两眼放光:女子?莫非桃色案件?莫非被YJ?QJ?LJ?)咳咳,所告何事?
  叶老四:(跪行两步)老爷,青天,您要帮小的伸冤啊。这一干女子污言毁誉,坏我清白啊。
  知县大人:(清白?莫不是……咳咳……太刺激了)你慢慢道来,越详细越好。每个细节都对判案有莫大帮助,任何颜色,黄的红的都不要放过,就算是直的变弯,弯了扳直,本官也能给你辨出个是非曲直出来。
  叶老四:(茫然……弯?直?)
  知县大人:(咳咳,看样子是可攻可受型,原来不是耽美是女尊?)你细细道来便是。
  叶老四:(鼓起勇气)回老爷话,小的爱上本家叶姓女子,已经订下白头之盟,但是那一帮女子毁我名誉,说小的和邻家杨姓女子纠缠不清。老爷,小的冤枉,这明明就是赤果果的诽谤!
  知县大人:(有些失望,原来就是三角,木意思)...
叶老四鸣冤记
  地点:海阳县衙
  场景:审案
  人物:县令兰囡囡,贾师爷,刁民叶老四,众衙役
  众衙役:威武!!!
  知县大人:啪(惊堂木)堂下何人?
  叶老四:(跪地作惊惧状)大人,小……小的叶,叶老四。
  知县大人:啪(惊堂木)所告何人?
  叶老四:(筛糠状)回,回老爷话,小,小的告woodhead,水天,树儿等一干女子。
  知县大人:(两眼放光:女子?莫非桃色案件?莫非被YJ?QJ?LJ?)咳咳,所告何事?
  叶老四:(跪行两步)老爷,青天,您要帮小的伸冤啊。这一干女子污言毁誉,坏我清白啊。
  知县大人:(清白?莫不是……咳咳……太刺激了)你慢慢道来,越详细越好。每个细节都对判案有莫大帮助,任何颜色,黄的红的都不要放过,就算是直的变弯,弯了扳直,本官也能给你辨出个是非曲直出来。
  叶老四:(茫然……弯?直?)
  知县大人:(咳咳,看样子是可攻可受型,原来不是耽美是女尊?)你细细道来便是。
  叶老四:(鼓起勇气)回老爷话,小的爱上本家叶姓女子,已经订下白头之盟,但是那一帮女子毁我名誉,说小的和邻家杨姓女子纠缠不清。老爷,小的冤枉,这明明就是赤果果的诽谤!
  知县大人:(有些失望,原来就是三角,木意思)那你与那杨姓女子是否确有其事?
  叶老四:(吞吞吐吐)以前是有滴,但是小的年后已经同杨姓女子斩断瓜葛。只是小的嘴笨,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解释。现在小的至爱的本家姑娘听信谣言,已有后悔退婚之意。老爷,一定要为小的做主啊。
  知县大人:(阴笑。)嘿嘿。那就是确有此事了?你朝秦暮楚,得陇望蜀,寡廉鲜耻。同为女子,怎能容你这等宵小登徒苟活于世上,残害我等善良姐妹!士可忍孰不可忍!来人,杖责800大板!
  众衙役:(上前抓人)威武!!!
  叶老四:(脚软不起,泪流满面)冤枉啊冤枉啊大人。
  知县大人:啪(惊堂木)本官上禀天心,这一案乃是当朝最佳最妙最英明的判决,有可能见证历史洪流,载入史册,进入高等法院2008年特殊案例总录。你还有何冤屈可言?
  叶老四:(呜呜呜,自认倒霉。)老爷,行刑前小的,小的有个要求。
  知县大人:(摸摸下巴假装有胡子)本官饱读圣贤书,深循仁义道。你有何遗言,尽管说吧。
  叶老四:(手抓裤腰带)小的现下所着内裤乃是至爱叶姑娘亲手所缝制的定情信物,后面是叶姑娘亲手所绣玫瑰花和粉红心各一朵,前面是叶姑娘亲笔血书:龙马精神龙腾虎跃八个大字。呜呜呜,等小的西去之后,请大人帮忙转交回叶姑娘,就说小的对她的心意天地为证,日月可昭。(脱下作慷慨就义,凛然受死状。)
  有诗为证:独剑指苍穹,双月沉四海
  啪嗒,轰隆,倒地一片。
  贾师爷:(从案台下扶起大人)大人,大人。
  知县大人:(从昏厥中醒来)好一个龙马精神!好一个龙腾虎跃!奶奶滴!鼻血?!
  贾师爷:大人,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您是阴虚火盛,当好好调理滋补啊!
  知县大人:你姥姥滴!废话!你去给老爷我也找个龙马精神来啊!唉呦亲娘哎,鼻血又流了!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针黹
作者针黹
1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针黹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