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衣怒马少年时

西米格 2017-08-12
M说,也许你可以当作家。我想,也许不能。作家作为一种职业,需要运用训练过的技巧,在需要的时候就能创作。而我只是在想写的时候才写,那只是情感的迸发。我不是个训练有素的写作者。

           文学有什么用
 文学有什么用?导师的回答是无用之大用。而我学它从来都不是为了有什么用,否则应该选择一个实用的专业。但,一个人只有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才能真正把它做好。其实,于我而言,写作更像是一种救赎,抚平伤痛。
      
          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
 十年前的某一天,我和N在操场上晃荡。N说:“你为什么不开心呢,你看蓝天白云,多美好啊。”我望了望天空,觉得N说得很有道理。事实上,我常常觉得N说的话很对。
 我和N不同的是,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孩。也是一个乖小孩,常常被各种条条框框束缚住。所以我过得并不开心。我常常觉得抓不住任何东西,仿佛随时会被人夺走。气场太弱,会被欺负。比如在学校里,规定说不可以怎么样,但就是有人仍然能够越轨并且安然无事。而我却被束缚得动弹不得。萨特说,他人即地狱。而我觉得,世界就是一个险象环生的丛林。有时候我在想,也许我真正该学习的,是如何像他们一样恣意欢笑,把捆绑你的绳索踩在脚下。

          人是孤独的吗
 学姐说,人...
M说,也许你可以当作家。我想,也许不能。作家作为一种职业,需要运用训练过的技巧,在需要的时候就能创作。而我只是在想写的时候才写,那只是情感的迸发。我不是个训练有素的写作者。

           文学有什么用
 文学有什么用?导师的回答是无用之大用。而我学它从来都不是为了有什么用,否则应该选择一个实用的专业。但,一个人只有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才能真正把它做好。其实,于我而言,写作更像是一种救赎,抚平伤痛。
      
          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
 十年前的某一天,我和N在操场上晃荡。N说:“你为什么不开心呢,你看蓝天白云,多美好啊。”我望了望天空,觉得N说得很有道理。事实上,我常常觉得N说的话很对。
 我和N不同的是,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孩。也是一个乖小孩,常常被各种条条框框束缚住。所以我过得并不开心。我常常觉得抓不住任何东西,仿佛随时会被人夺走。气场太弱,会被欺负。比如在学校里,规定说不可以怎么样,但就是有人仍然能够越轨并且安然无事。而我却被束缚得动弹不得。萨特说,他人即地狱。而我觉得,世界就是一个险象环生的丛林。有时候我在想,也许我真正该学习的,是如何像他们一样恣意欢笑,把捆绑你的绳索踩在脚下。

          人是孤独的吗
 学姐说,人生来就是孤独的,不管有怎么样亲密的人,他的本质依旧是孤独的。我不认同她的说法,或者说,我不想认同。学姐毕业后,独自一人去了很远的城市工作。她说,她的事业永远是第一位的,不会为家庭改变。我也曾经那样无所畏惧,眼里只有远方和梦想。而今,仿佛已经过了不怕孤独的年纪。这种感觉就像武功有了破绽,高手有了软肋。害怕孤独,便会渴望有人陪伴。
 M和N都相继要有自己的家庭了。C也是。C总是对我说:“我相信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就快出现了,你会在最好的时候遇见他的。”十年前我就这么认为了,我想爱情难道不是顺其自然的吗,难道不是在生命中的某一刻,你就遇见他了吗?可是仍然没有。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西米格
作者西米格
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西米格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