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园的老虎跑出来了

槟子 2017-08-12
“如果,动物园的老虎跑出来了,怎么办?”兜兜问。
当时她们刚洗完澡,刷完牙,换上睡衣,爬上床。
兜兜盘腿坐在床上,看着窗口,这么问道。“如果,动物园的老虎跑出来了,怎么办?”
“怎么办?”默默反问。
“嗯。如果动物园的老虎跑出来了,跑到这里来,要吃掉我们,怎么办?”
“动物园的老虎不会跑出来。”
“但是,还是有可能跑出来。”
“只有一点点可能。”默默用食指和拇指比划出一只蚂蚁腰围那么窄的缝隙,一只很小、很瘦的蚂蚁,“非常非常非常小的可能,一只蚂蚁那么大的可能。”
“可是,还是可能,是吧。老虎可能跑出来。”
“不排除这种可能。”
“只要可能跑出来,老虎就会跑出来。”兜兜看着窗口。窗外黑洞洞的。也许,正有一只老虎在窗外的巷子里徘徊,透出黄光的眼睛盯着窗口,伺机破窗而入。
“没错。”默默哼了一声,“那我就来告诉你,老虎从动物园跑出来以后,会怎么样。”
“来吃掉我们。”
“别傻了。老虎可不知道我们在这里。”
“没准儿老虎知道。”
“没准儿。但它从动物园走到这里,要走有很长很长很长一段路。你知道动物园在哪儿。”
“嗯。”
“很远,有十二站路那么远。一路上可能发生很多事,很多很多很多事。”
“很多?”
“很多。我来从头讲起。”
“嗯...
“如果,动物园的老虎跑出来了,怎么办?”兜兜问。
当时她们刚洗完澡,刷完牙,换上睡衣,爬上床。
兜兜盘腿坐在床上,看着窗口,这么问道。“如果,动物园的老虎跑出来了,怎么办?”
“怎么办?”默默反问。
“嗯。如果动物园的老虎跑出来了,跑到这里来,要吃掉我们,怎么办?”
“动物园的老虎不会跑出来。”
“但是,还是有可能跑出来。”
“只有一点点可能。”默默用食指和拇指比划出一只蚂蚁腰围那么窄的缝隙,一只很小、很瘦的蚂蚁,“非常非常非常小的可能,一只蚂蚁那么大的可能。”
“可是,还是可能,是吧。老虎可能跑出来。”
“不排除这种可能。”
“只要可能跑出来,老虎就会跑出来。”兜兜看着窗口。窗外黑洞洞的。也许,正有一只老虎在窗外的巷子里徘徊,透出黄光的眼睛盯着窗口,伺机破窗而入。
“没错。”默默哼了一声,“那我就来告诉你,老虎从动物园跑出来以后,会怎么样。”
“来吃掉我们。”
“别傻了。老虎可不知道我们在这里。”
“没准儿老虎知道。”
“没准儿。但它从动物园走到这里,要走有很长很长很长一段路。你知道动物园在哪儿。”
“嗯。”
“很远,有十二站路那么远。一路上可能发生很多事,很多很多很多事。”
“很多?”
“很多。我来从头讲起。”
“嗯!”
“老虎从动物园里跑了出来。是因为饲养员忘了关笼门,门没有关,老虎就跑出来了,从笼子里出来。趁着晚上,工作人员都走了,它翻过动物园的高墙,跳出来了。这时候……”默默轻轻吸了口气。
兜兜也轻轻吸了口气。
默默讲下去。“老虎看到一只小麻雀。非常小的麻雀,从巢里掉出来,还不会飞的小麻雀,在人行道上,扑棱着小翅膀。老虎走过去,凑过去,鼻子贴过去……轻轻嗅了嗅小麻雀,然后……”
“吃掉了小麻雀?”
“不,没有。老虎走开了。”
“为什么?”
“因为小麻雀太瘦了、太小了,还不够塞牙缝。所以老虎不吃它,只是嗅嗅它,然后就走开了。很快,麻雀妈妈就会飞下来,唧唧啾啾地带小麻雀回家。”
“老虎呢?”
“老虎沿着街走。在一家餐馆门口,有一个破纸箱,在破纸箱里,睡着一只猫,一只小小的三花猫。老虎走过去,把鼻子探进纸箱,嗅了嗅三花猫,然后……”
“吃掉了三花猫?”
“不,没有。老虎走开了。”
“为什么?”
“因为它们都是猫科动物,相当于亲戚,老虎不想吃它的小亲戚。在纸箱里,三花猫张开粉色的小嘴,打了个哈欠,又继续睡了。”
“老虎呢?”
“老虎沿着街继续走。在一个院子门口,有一棵树,一根铁链子拴在树上,铁链的另一头,拴着一条狗,一条普通的土狗。狗看到老虎走过来,吓得轻轻呜咽起来,把尾巴夹在两腿之间,直往后缩。老虎看了看吓坏的狗,然后……”
“把狗吃掉了?”
“不,没有。老虎走开了。”
“为什么?”
“因为,老虎担心栓在狗脖子上的铁链,会咯着它的牙。一刻钟之后,狗的主人从院子里走出来,看到仍然惊恐不安的狗,摸了摸它的脑袋。狗放松下来,舔舔主人的手。而老虎,老虎早就离开了。从狗身边路过之后,老虎继续往前走,到了路口,它拐进一条小巷。在小巷里,在电线杆旁边,坐着一个人。这个人喝了太多酒,已经神志不清了,他手里抓着酒瓶,靠着电线杆睡着。老虎走过去,围着他绕了两圈,然后……”
“它吃掉了那个人?”
“不,没有。老虎走开了。”
“为什么?”
“因为,老虎酒精过敏,它不想吃喝醉了的人。喝醉的人继续靠着电线杆,时不时清醒过来,傻笑着说两句醉话。而老虎,老虎继续往小巷深处走去,一直走一直走。在深深的小巷的最深处,在小巷边上,有一间房子,房子的窗口亮着灯。”
“是我们这间吗?”
“可能是。老虎抬头看看亮着灯的窗户,黄澄澄的灯光透出来。在窗户里头,在房子里面,有两个美味可口的小孩,老虎隐隐约约闻到她们的气味。老虎站住了,抬头看着窗口……它只要跳起来,就能撞碎玻璃,窜进屋里。老虎看着窗口……”
兜兜几乎能听到老虎的声音,老虎柔软的脚爪踩过小巷里砖铺的地面,发出几不可闻的声音;老虎轻轻吸鼻子,嗅气味的声音;老虎沉沉的呼吸的声音。
老虎抬头望着她们房间的窗户。
“然后……”
“然后,它走开了。”
“老虎没有吃掉两个小孩?”
“没有。”
“为什么?”
“因为,老虎想起来,它为什么要从动物园里跑出来了。它终于想起自己要去哪里了。”
“老虎要去哪里?”
“老虎要沿着巷子走,走到尽头,拐到大街上,沿着大街走,走到十字路口。你知道那里有什么。”
“红路灯。”
“还有呢?”
“地下通道和地铁站。”
“还有呢?”
“嗯……”兜兜想着,“购物中心。”
“对,购物中心。老虎就沿着地下通道的楼梯,走下购物中心底层。在购物中心底层,是美食广场。你记得,美食广场里有一家热带雨林餐厅。”
“我知道。有菠萝饭,还有芒果冰激凌!”
“没错,在热带雨林餐厅墙壁上,画着热带雨林的壁画,高高的树木,绿油油的大片叶子,气生根和板状根,站在树梢上的鹦鹉,挂在树梢上的树懒。老虎要找的,就是这片雨林。它走进热带雨林餐厅,晃了晃尾巴,绕过餐厅的桌椅,走到画着壁画的墙边。它贴近壁画,嗅了嗅画中的树干。然后……
“然后怎么样?”
“然后……老虎闪身钻过树干之间的空隙,走进壁画里,消失在雨林树木的后面。”
兜兜想象着老虎走进雨林,那里潮湿、炎热,树木高大、遮天蔽日,老虎行走其中,老虎在那里,在热带雨林里。
而她们这里,默默和兜兜这里,房间里亮着灯,窗口黑洞洞的。在窗外,在她们的房间之外,是深夜里寂静的小巷。路灯的灯光,照着空荡荡的砖铺路面,没有行人,没有老虎,只是空荡荡的温暖、平静的灯光。什么都不会发生。人们都已回家,在房子里安安稳稳地熟睡。
在小巷和房子之上,是墨蓝的柔软又温暖的深夜。
“那里有芒果。”兜兜突然说。
“什么?”默默问。
“热带有芒果。”兜兜说,又加了一句,“我们的冰箱里有芒果蛋糕。”
“是啊。”
“芒果蛋糕很好吃。”
“芒果蛋糕确实很好吃。”
“可惜我们刷过牙了。”
“可以吃完以后再刷一次。”默默说。
“好。”
她们就去吃芒果蛋糕了。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槟子
作者槟子
39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40 条

查看更多回应(40) 添加回应

槟子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