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家胡同博物馆:留住情怀与记忆

贪吃的猫雀 2017-08-11
与其他有名的北京胡同不同,史家胡同没有被过多的商业化,给人更多的是沉静与安稳。胡同左右两排还保留着传统的老北京四合院的样貌,灰色的墙面上印着或是让人莞尔一笑的“生活真理”或是老舍对北京胡同生活的印象,不时还有北京大爷骑着老式的自行车穿过。史家胡同处处透露着生活的情趣和浓厚的人文的底蕴。不断走向充满北京风情的红墙史家花园酒店的外国友人、11点才开的日料小屋也让这里多了一份包容。
史家胡同博物馆就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史家胡同24号院。上世纪末,英国王储慈善基金会与东城区政府朝阳门街道办事处合作,对24号院进行修复性改造。经过多方努力,终于在2013年的10月建成史家胡同博物馆并对外开放。该馆占地1000多平方米,设有八个展厅和一个多功能厅。
  博物馆的大门上贴的是中国最古老的人形门神:神荼和郁垒。寄托了中国劳动人民消灾免祸、趋吉避凶的美好愿望。踏入门内,门道的顶部点亮的橘红色灯笼仿佛一下子把人带入了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年代。院内的建筑也是民国时期的风格,只是地面却有些凹凸不平。原来,为了保持当时的风貌,铺设地面的砖,都是施工方四处搜集整修四合院剩下的老砖,有的砖上至今还留有洋灰,总量超8000块。这一切都让人觉得这个...
与其他有名的北京胡同不同,史家胡同没有被过多的商业化,给人更多的是沉静与安稳。胡同左右两排还保留着传统的老北京四合院的样貌,灰色的墙面上印着或是让人莞尔一笑的“生活真理”或是老舍对北京胡同生活的印象,不时还有北京大爷骑着老式的自行车穿过。史家胡同处处透露着生活的情趣和浓厚的人文的底蕴。不断走向充满北京风情的红墙史家花园酒店的外国友人、11点才开的日料小屋也让这里多了一份包容。
史家胡同博物馆就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史家胡同24号院。上世纪末,英国王储慈善基金会与东城区政府朝阳门街道办事处合作,对24号院进行修复性改造。经过多方努力,终于在2013年的10月建成史家胡同博物馆并对外开放。该馆占地1000多平方米,设有八个展厅和一个多功能厅。
  博物馆的大门上贴的是中国最古老的人形门神:神荼和郁垒。寄托了中国劳动人民消灾免祸、趋吉避凶的美好愿望。踏入门内,门道的顶部点亮的橘红色灯笼仿佛一下子把人带入了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年代。院内的建筑也是民国时期的风格,只是地面却有些凹凸不平。原来,为了保持当时的风貌,铺设地面的砖,都是施工方四处搜集整修四合院剩下的老砖,有的砖上至今还留有洋灰,总量超8000块。这一切都让人觉得这个北京第一家讲述胡同文化的博物馆一定不简单。
“长城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一走进第一展厅:“史家历史”,听到朴树的《送别》整个人完全进入了怀旧的氛围。史家胡同最早出现在700多年元代刘秉忠设计的元大都图中,作为规划元大都的骨架之一。明朝属黄华坊,据传是因当地史姓大户而得名。早在明嘉靖年间的《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中“史家胡同”就赫然在目。清朝,史家胡同属镶白旗,在乾隆十五年的京城全图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当时史家胡同的全貌。只是到了民国时期,史家胡同不再专属于旗民,解放后随着现代化建筑建设的进行和人口大规模的增长,北京内城区陆续拆除了一部分年久失修的危旧平房,兴建了楼房。目前史家胡同社区共有楼房15栋,平房院落82处。其中楼房大多为建国初期建筑,而平房院落大多风貌保存较好。
当我还沉浸在胡同的前世今生,却着实被身后近21平米大小的史家胡同沙盘所震憾,其基本构思来自于1957年和1959年的航拍图。模型的主创者是艺术家杨亦先生,中央戏剧学院舞台布景专业高材生,曾经给冯小刚的《唐山大地震》等电影做过布景。作为对比,在模型的背景处,博物馆展现了一幅2009年拍摄的史家胡同航拍图,让人清晰地看出这条老北京胡同在50年间的变迁。130个院落鳞次栉比,到底隐藏了多少故事?
从“史家历史”往里依次走过“人艺摇篮”、“近代教育”、“兰芷偕芳”、“胡同名人”,心中的疑问也被渐渐解开。史家胡同20号,老门牌号56号院,人艺老中青几代艺术家都曾生活工作在这里。看到展厅上一排老人艺演员的照片,瞬间肃穆起来。曹禺、焦菊隐、老舍都在这里创造了《雷雨》、《龙须沟》、《茶馆》等流传至今的经典话剧。为了戏剧达到最佳的效果,老人艺的演员们经常被安排下乡体验生活。史家胡同59号更是中国近代教育的开端,庚赔留学、左翼中学、北京二中、史家小学,都是这条胡同在教育史上的闪光印记。深厚的文化气息也让这个胡同名人辈出。而这个院子就曾是“民国三大才女之一”凌叔华的故居。
凌叔华出身于书香门第,官宦世家,从小就接触了家塾里的传统教育,并且跟随“清末怪才”辜鸿铭学习英文和中国古代诗词。一生用功最深的便是画画,她经常在这里举办画家名流的聚会,齐白石、泰戈尔都曾是座上宾。这个被称为“小姐家的大书房”比起三十年代林徽因的“太太的客厅”,早了近十年。1946年以后,凌叔华离开祖国旅居国外,期间,她用英文写成了一本自传体小说《乐韵》。她写到父母的慈爱、姐妹的情谊、游戏的欢乐,展览中还展出了书中的选段,文笔细腻的她,字里行间都是对小院时光的惦念。1990年,弥留之际的她回到了自己的故居,那时候这里已经被改作史家胡同幼儿园,孩子们捧着鲜花,唱着歌,列队欢迎。凌叔华望着自己家的老宅和身边的这些孩子,仿佛浮现出自己童年的影子。她低声说:“妈妈,等我回家吃饭。
世界最珍贵的东西都是免费的,比如阳光,比如空气,比如声音。在胡同记忆的展厅内,一间小房子里面不断传来卖豆汁的叫卖声、自行车的响铃声等我们曾经再熟悉不过的声音。4,5平米大小,4个黑色音箱,一个可触屏的电脑,电脑屏幕上分“还原老北京环境声”和“听单独的老北京特色声音”两栏,选择任意一栏里面的声音,人也瞬间恍惚回到上个世纪热闹的北京街道。这是凌叔华的外孙秦思源创办的北京声音博物馆。为了保证声音的真实性,他走街串巷,搜集了很多具有老北京的声音,还邀请了老北京叫卖传承人在专业的录音棚录制。像“震惊闺”、“唤娇娘”、“虎撑”等这些闻所未闻的声音也被收录在里面,丰富了我们对北京的记忆。他用收集“声音”这种特殊的方式记录了北京的历史,也让人“听到”了更加鲜活的北京风貌。
走到最后几个关于胡同生活的展厅,已被浓浓的怀旧情怀彻底打动。可爱的小人书、优雅迷人的水烟袋、印有火炬图样的中国唱片都代表了那个年代的生活乐趣。墙上照片中小孩跳绳、踢毽的娱乐方式如今已被现在的电子产品所替代。走入“怀旧生活”展厅,五六十年代和七八十年代胡同生活场景竟被生动的复原了。五六十年代,人力缝纫机、半导体收音机就是大件了。到了七八十年代,人们生活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黑白电视机、组合衣柜、雪花牌电冰箱,二八自行车等这些这一时代的标志,在我小的时候竟然都见过,我家里现在还保留着一台黑白电视机,小学四年级之前我都是看着它长大的。据工作人员介绍,这些老物件都是他们四处搜集来的,很多还是老百姓们主动捐赠的。
“那些旧的时光,从不应该遗忘。老物件、老声音,都是老北京最大的财富”博物馆的游客在回忆簿上写道。短短几个小时一直置身于老北京胡同的记忆里的我再次踏入前院,仿佛一切变得那么不真实。直到我看到北京二中的学生到这里做暑期实践活动,我忽然想到在第一展厅听到的那句话“史家胡同,有历史、有文化、有故事、有欢笑、有生活、有变迁、有愁思、还有守护它的我们。”
   独具魅力的北京胡同见证了一座城市百年间的风云变幻,也承载了一代人的光阴记忆。老一辈人让北京人的“根”得以暂时保留,若想让这座城市深厚的文化绵延不断,还需要更多的人承担起传承的责任。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贪吃的猫雀
作者贪吃的猫雀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