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废物的一天

你的美美 2017-08-11

这段时间一直暴哭,哭的头疼。我妈从我床垫底下翻出来一个套,我没办法解释。我就听着她特恶毒的骂我,她一边说的时候我就一边想要是快点死掉就好了。要么她死,最好我死,希望世界毁灭,全他吗一起死了拉倒。

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侮辱终于结束了,我几个星期没离开我的房间我的小床了,我睡在床上继续小声地哭,然后睡着了,我梦见我杀了人,我拿毛衣针之类的东西戳死了一个男人。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头很疼,今天竟然爸妈都在家,我不敢出房间门,我怕他们看我的神情。

我突然很渴望和别人有情感交流,我不能再憋下去了,我快憋死了。在人群中我还是比较讨人喜爱的,可是我完全不会维持关系,也对很多事不是那么上心。我以为别人也是这样,后来我才知道这些轻而易举的事只有在我这才会那么费劲。之前我想得到爱,我就和很多男孩子女孩子谈恋爱。我想丰富精神世界,我就嗑药。我想让他们都喜欢我,我就下意识去讨好所有人。我可真他妈是个大傻逼,这样做我反而更加空虚,内心就像干涸的河床,我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没兴趣了,反而会很痛苦。

晚饭后他们出去散步,我努力让自己振作起来,往嘴里丢了几颗之前吃剩的曲舍林,莫名的情绪回升起来,我蹦蹦跳跳的下楼买酒,爬上天台看日落。我一直觉得日落很美。

我不太喜欢喝酒,但是这时候我突然想喝点。天台风呼呼的,落日也很晒。这时候我不再考虑晒黑了的我还要买sk2,cpb,这些都不重要了,我就像变成了一朵花儿,无比需要光合作用。我就在一种无以言喻的复杂心情中见证了日落,这是我唯一的乐趣了,然后我就要马上回到家中坐牢。

果然我回家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回来,我躲回房间里,我一回到家就有种抓心挠肝的烦躁和痛苦。他们回来的时候我情绪又已经低落绝望了起来,我关着灯听着一些喜欢过的男孩子们分享给我的歌继续小声地哭。我听见了他们的欢笑声,我的房门外是另一个世界,在家人的逼迫下我自己把自己和世界隔开(这真的是这样吗我自己都怀疑),快乐与我无关,我虽然一直在寻找,但是我已经和快乐这东西绝缘了。我就是这样无可救药的人,我又开始胡思乱想。

我起身想去倒点水,突然眼前又开始发黑,身体又开始不受控制,思维变得虚幻,就像磕了药似的,但是我没有,我知道是身体出了问题。我挣扎着跑向客厅,已经没有了视觉,挣扎中我撞碎了家里的花瓶磕到了膝盖,睡在了地上。我爸把我从地上提起来扔到沙发上,我妈旁边尖叫着她又吸毒!我想辩解,可我无力辩解。我妈伸手开始搜我身,她想抢走我手机的时候我突然清醒一点,我一把抢过手机连滚带爬的跑向厕所,我出了很多很多汗,两眼还是发黑,有点旋转虚幻的感觉,我连自己都在怀疑我是不是梦游的时候贴了票。

我双手抱头的缩在角落里,我妈打电话给我舅了。他赶到的时候我稍微惊了一惊,毕竟在我所有所谓有血缘的亲人们甚至人类中来说,我算是比较喜爱他的了。他们把我拎起来的时候我已经恢复了很多意识,甚至能要求换个衣服再出门。我知道他们下一步是带我去医院验血验尿看我又磕了啥,我因为暂时问心无愧所以还在车里跟我爸我舅瞎贫,说些俏皮话或者装个小姑娘的可爱,他们发现我意识清醒也有逻辑稍微放了一点心,气氛稍微欢乐了一点。

去到医院我又各种逗乐医院夜班的医生护士,他们都称赞我小姑娘很可爱。而且医生拒绝了他们让我验尿的要求,说又不是戒毒所,验啥尿最多验点血就行了。他们咽下了想说的话,默默带我去做其他检查。最后的结果是低血压,脑供血不足,比较严重了,所以这段时间经常会短暂晕厥。我还想着这算不算心中有草自然飞的时候医生说搞不好会中风脑梗啥的,到时候死又死不了特痛苦。给我秒怂,然后我们就回来了。

不说啦不说啦,这就是我的一天,好累啊,吃点褪黑素睡觉了。蛤蛤蛤我可能是猪变的。

偷了一张小包的照片,我很喜欢,希望她不会怪我咯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你的美美
作者你的美美
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你的美美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