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和演出是一小碟咸菜干

钟杨 2017-08-11
说起沙漠,你可能会想起敦煌,但是你是否会想起中卫的沙坡头?
说起西瓜,你可能会想起新疆,但是你是否会想起中卫的硒砂瓜?
说起鼓楼,你可能会想起西安,但是你是否会想起中卫的鼓楼西街?
说起青旅,你可能会想起杭州,但是你是否会想起中卫的西北偏北?
说起迷笛,你可能会想起北京,但是你是否会想起中卫的迷笛现场?
说起叁叁肆,你一定会想起李志,但是你是否还记得中卫?

第二次去中卫了,早已忘了第一次听到这两个字的感觉,那时只觉得是个小城。
中卫人讲话和兰州人差不多,都是包兰腔,中卫人也特别好客,一出火车站,出租车司机,滴滴司机都蜂拥而上。去小吃街吃东西点啤酒,老板娘会向你推荐本地的乐堡啤酒。
站在王维曾经瞭望的景台,看着眼前线条分明的景色,横就是横,纵即为纵,强迫症看了也极其舒服,静静流淌的黄河,不似兰州那样急,它更像是在慢慢滋养岸边的绿被。
想起冬天来看过这里的黄河,只有一个字,湛蓝。但那时它的周围却是一片枯黄的芦苇。

你曾在地图上看到过腾格里沙漠,知道它是中国第四大沙漠,蔓延去了甘肃的中部边境,但你不曾站在沙漠上,遥望绿皮火车围绕着沙坡头的绿洲开过一个月牙般的弯道。
只有触摸它柔软的沙砾,亲身亲历,这样你才会真正佩服人类。
你曾在小学课本上学过鲁迅的《社戏》,但是你不曾有幸尝到他和小伙伴去六一公公地里偷来后煮的罗汉豆,那篇课文后记得迅哥儿说:“一直到现在,我实在没有吃到似那夜的好豆,也不再看到似那夜的好戏了。”
我们看到通红的西瓜便口水直流,即使一个硒砂西瓜要六十块钱,一行人还是耐不住在沙漠里半晌后的饥渴,才半个西瓜就吃得我们六人就肚子撑圆了。
西瓜以后还有,只是那次的西瓜不再有。
你听过胡杨林的《香水有毒》,知道“擦干眼泪陪你睡”这句歌词,但是你不曾见过在沙漠中聚集在一起,绿油油晃眼睛的胡杨林,风一吹,阳光打在叶子上,闪着点点暖光。
似乎在沙漠,漫天的黄沙,有一点绿色就够了,绿色与黄色是如此相得益彰。
见过无数个在网易云音乐下找男女朋友的,你也曾发下豪言壮语:“等我有一天碰到一个爱听李志的女生/男生,我就要追她/他。”
但是到了现场你发现在听李志的女生/男生面前,你会没有话要说,能做的只是静静欣赏对方和你一样的地方。
你知道你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因为一个目的聚集在一起,事情过后,你们便成为点赞之交。
你曾无数次在耳机里听了《和你在一起》,想象自己在现场和李志合唱这首歌的时候,泪流满面,心里骂着fuck,嘴里唱着:“我要和你在一起,就算我不爱你”。
但是到了那个夜晚,你会发现,李志根本不张口,默默为大家伴奏,大家一齐吼的疯狂至极,但是你也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出来。
演唱会时你心里只有两个字:“牛逼!”,感动,是事后的话了。 音频反复听遍,视频反复看遍,关于这个话题的微博刷遍,才慢慢结合自己的陈年旧事流出两行泪。 就像口香糖嚼到最后的索然无味,这块口香糖都该吐掉了,还为自己花了的那几块钱舍不得。想来想去你感动的只有你自己。
李志还是老样子,在第一首歌前奏的第2分钟出场,唱出大家久久期待的第一句歌词,从不理会台下的喊叫声:“说两句!”
一直唱到最后一首,他持续两个小时没有一句话,眼睛眯着,隔着眼屎看着狂躁的青年们。
最后一首歌是《在每一条伤心的应天大街上》,延续了他一贯以自己的纯音乐结束的传统,每个人都像嗑了迷幻药一样在这首歌里,每个人都想开黑。
最后致辞他说中卫是这几次演出的最喜欢的一场,这无疑是对我们这场观众的肯定,但是说自己已经三十九岁高龄了确实令人咋舌。
你说334结束你就五十岁了,你也肯定不会把这334个城市走完。我信。
最后他用班主任的口吻对我们每个人说:“回去以后,少抽点烟,少喝点酒,做优雅的观众,垃圾带走,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在演出开始前,我们录了一个小视频,每个人说一句话,有人来找港岛妹妹,有人说定西人民欢迎你,有人说李志牛逼。最搞笑的是,朋友在看演出时,被告知自己的自行车被偷了。
期待了两个月的演出,就这样戛然而止,结束后,生活真的不会有什么变化,如果要强加一个意义,那就是我完成了一个小小的心愿,有了一段可以吹牛逼的料。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钟杨
作者钟杨
16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钟杨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