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日

历元 2017-08-11
吃了很赞的日料,见了久未谋面的朋友。
当时是怎么认识的呢?真忘了。但我记得第一次见面是在北大,去听李零先生的讲座,帮她占座位。
记得当时邻座小哥是在清华读精密仪器专业的,彼时我敢向他问路,敢直视他笑,但终于我回避了话题,埋头去背医学英语单词。
真热啊。我们在钟书阁里乱翻书,小声聊天;其实也没什么话讲,就闲闲地聊,听她说镇江这个城市如何如何。然后我们说起父母,说起工作,说起学到的小技能,说起要去香港打疫苗,说起出国,说起领养和精子库,说起手账、胶带,说起好看的展览。
我们挥手道别。我于是在街头乱晃,路过一家又一家店铺,随手买了点零食,买了几支药膏。暮色彻底暗淡,一盏盏橘色灯光亮起来,我快跑几步搭上公交,迷迷糊糊睡过去,又迷迷糊糊下车。
这小区里住的都是杭州高校教师,气氛安静得很。我坐过了站,所以要横穿整个小区回到寄宿的阿姨家。晚饭时间早过了,空气里是各种沐浴液的香味,路边有跳舞的中老年人。偶尔有车慢慢地开过身边,温柔的杭州人都不按喇叭。一抬头,透过窗帘缝看见阿姨在客厅里哄宝宝。我在窗外愣了一下,按门铃进了门。阿姨催我换下衣服给姥姥去洗,招呼我洗澡喝果汁,又安排我早些休息。
明天要见的姑娘素未谋面,也不知道以后是不是还有机会...
吃了很赞的日料,见了久未谋面的朋友。
当时是怎么认识的呢?真忘了。但我记得第一次见面是在北大,去听李零先生的讲座,帮她占座位。
记得当时邻座小哥是在清华读精密仪器专业的,彼时我敢向他问路,敢直视他笑,但终于我回避了话题,埋头去背医学英语单词。
真热啊。我们在钟书阁里乱翻书,小声聊天;其实也没什么话讲,就闲闲地聊,听她说镇江这个城市如何如何。然后我们说起父母,说起工作,说起学到的小技能,说起要去香港打疫苗,说起出国,说起领养和精子库,说起手账、胶带,说起好看的展览。
我们挥手道别。我于是在街头乱晃,路过一家又一家店铺,随手买了点零食,买了几支药膏。暮色彻底暗淡,一盏盏橘色灯光亮起来,我快跑几步搭上公交,迷迷糊糊睡过去,又迷迷糊糊下车。
这小区里住的都是杭州高校教师,气氛安静得很。我坐过了站,所以要横穿整个小区回到寄宿的阿姨家。晚饭时间早过了,空气里是各种沐浴液的香味,路边有跳舞的中老年人。偶尔有车慢慢地开过身边,温柔的杭州人都不按喇叭。一抬头,透过窗帘缝看见阿姨在客厅里哄宝宝。我在窗外愣了一下,按门铃进了门。阿姨催我换下衣服给姥姥去洗,招呼我洗澡喝果汁,又安排我早些休息。
明天要见的姑娘素未谋面,也不知道以后是不是还有机会再相见。
哎呀,我好像总能通过一些奇妙的缘分与人结识。

“人有两种通过挫折成长的方法。一种是明白了;一种是忘记了明白不了的。”
总之早晚会从曲曲折折真真假假的谜题中走出来。
可能归结到底没有完全的明白人,线索那么多,最后大家都觉得头痛,只是来个一忘皆空。可能其实也不存在所谓的两种方法:成长之路从来就是踉跄着走出来的,左脚一步,右脚一步,忘记与明白相辅相成。可能有些习性直到最后也改不掉,有些事做不出来就是做不出来。可能有些人会在纪念日蹙眉忖度,可能无声叹一口气。
一向年光有限身。
“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尊前拟把归期说。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历元
作者历元
31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历元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