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影带里的怀念

Aries 2017-08-11

年初大扫除的时候,妈妈找出了橱柜里一大摞的录像带。若不是她把那沓黑色的匣子捧出来,我都快忘了这东西是用来做什么的。数一数,竟然有十几盘之多。除了几部迪士尼动画片,剩下的全是姥爷生前为我们拍摄的家庭录影带。

小的时候,看过林志颖一部电影:说男主角的妈妈意外去世,男主角伤心难过的时候就反复看以前生日派对记录的影像光盘,直到有一天无意被洗掉,再也没有可以拿来回访妈妈记录的载体。

没想到十几年后,我也遇到类似的情景。录影带倒是齐全,却没有可以播放的机器了。

即使用载体把记忆存储下来,也要担心日后无法读取,这样想想忽然对“留下点存在痕迹”的愿望感到巨大的悲伤。——我们最终会忘记所有,有时候是因为无能为力。

“不会留下”听起来真是残忍。

从妈妈手里拿过录像带,想起了拍摄影片的姥爷。一不留神,老人家已经离开19年。时间真是经不起计算,那么漫长的幼年和少年时期当真是“转瞬即逝”。“而立之年”明明听起来遥远又带着点故作成熟,仰头看却也没有几年。

即使每天跟自己说“好好生活”,也没有真的做出什么成绩,不知道如果姥爷还活着会不会对我感到失望。

姥爷是个弄潮儿,在相机还没有普及的时候他已经拿着摄像机和录影机开始捣鼓,乐此不疲。

他是个电影迷,电影频道播出的节目不够解馋,就或租或买的找来很多录像带,回家自己看,有时也刻录收藏。

在客厅的大电视摆弄这些很影响姥姥定时收看长长的婆媳家庭剧,他就被赶到一个不常用的卧室里,连着所有的设备,弄的像个小工作室。我就是姥爷身后的小尾巴,成天围着他转。

我们祖孙二人都爱吃零食,播放录像带之前会拿个小凳子,小碟小盏的摆满了小零嘴,有各式糖和巧克力。姥姥说,我们这是大馋猫和小馋猫。

那时候,我还不认得几个字,姥爷就挑中文的电影或者电视剧给我看,大部分是港片。我不爱看黑道片,《古惑仔》里动不动就拿着长刀砍人的画面让我害怕,姥爷注意到中途就关掉了。武侠片确是很爱,最喜欢《天龙八部》和《神雕侠侣》。偏巧王语嫣和小龙女都是李若彤饰演,弄的我一直串戏,不停的问姥爷“她不是和段誉是一对吗?为什么又和杨过在一起?”

以前姥爷问我,《天龙八部》里最喜欢谁?我说虚竹。他问,为什么呢?我说:“因为虚竹好幸运。别人都想要的东西,他不用抢,就都有了。”“可他是被迫的,也是幸运吗?”姥爷接着问。“可是虚竹最后都接受了啊”,我这么回答。

后来,《天龙八部》翻拍了一部又一部,我也长大了。还是喜欢虚竹,仍旧觉得他够幸运,但是能懂一点人生的无奈和苦涩。只是这些,我不能再与姥爷分享。

以前节假日出行时,姥爷就端着个摄像机走在我们前面,一路走、一路拍。他喜欢摆弄这些东西,自己却从不出镜,只能间或出现一点画外音。姥爷刚去世那会儿,姥姥每天都坐在电视机前看回放,一边看一边哭,埋怨他为什么不拍拍自己。偶尔能听到一点他的声音,就倒回去重看。就这样,持续了半年。

小学的时候,老师教成语“睹物思人”,说在某件物品上承载了对人的思念。学的时候却不会想到,不过一二十年,因为物品极速的更新换代,不仅斯人已逝,连由物及人的权利都快要丧失。

只能由我最后变成新的容器,装下所爱和亲近的人的所有,成为她们存在的印记,继续释放关怀和感念。

世界照常运转、熙攘、多变、有趣或者无趣,只有我与你有关。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Aries
作者Aries
23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Aries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