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上篇

霈然自得 2017-08-11

(此篇文章为短文,分上下两篇,主要以当下社会人们爱随意窥探他人的样貌甚至动手动脚的情况为背景而创作的人物短篇小说。今天早上刚想到的,就写下来了,希望给对号入座的人提个醒。) 今天是曾舒鹅入职六周年的日子,追求她的男人朱荔本要送她去公司,奈何自己的公司也有早会只好放“美人”一个人去上班。其实他很不受舒鹅的待见,因为曾舒鹅是个对自我保护极度敏感的人,而朱荔正好相反,爱对喜欢的人动手动脚,加上舒鹅母亲对他的满意,他几乎每次都是拽着舒鹅上车的,就差把她离地抱起了。 收到朱荔发来的短信舒鹅像是重获自由一般,她没有跟母亲“禀报”,抓起美发梳嘴里哼着张学友《你最珍贵》的歌词梳起头发来,她已经好多个月没有坐过地铁,今天南京29度,不冷不热微风正好,一切似乎都在为出门的好心情做铺垫。舒鹅洗漱好,吃了母亲下的黄瓜鸡蛋清汤水饺和一杯红枣核桃豆浆,而后又补上温和清透的妆容和白色大领纽扣后穿的职场衬衫,舒鹅将衬衫下端塞进过膝深蓝色半裙中,裙后有大约十几厘米的开叉剪裁,配上黑色尖跟高跟鞋整个人跟想象中公司里那些很有气质的女总监一模一样。舒鹅又接着摘掉了手表,戴上刚买的施华洛世奇水蓝色的“幸运”戒指,那是她为自己六年多辛苦工作的犒劳,并激励自己更加努力的前进。 “越努力、越幸运。”舒鹅的签名,她很喜欢这一类的鸡汤文字。 临走前,舒鹅还是没有告诉母亲自己今天准备去坐地铁,而正在浇花的父亲看着舒鹅,说了句:“晚上早点回来,爸给你庆祝庆祝。” “庆祝什么啊?老头子。”母亲没想起来今天是女儿入职六周年的日子。 “孩子今天入职的啊,你忘了?” “......噢,是的是的,舒鹅,晚上喊朱荔一起过来吃饭。” 曾鹅听了这话,心里非常反感,但她早已经学会和母亲一招一式的“打太极”,微笑地说:“嗯,妈我走了。”她想着晚上回来再说他有事就行了。 父亲看了看表:“离上班时间还有40分钟,平时提前个25分钟就够了,今天走这么早公司有事吗?” 父亲看舒鹅心情不错往楼下顺了一眼发现舒鹅独自一个人走出小区,没见到热情的朱荔来接她:“那小子今天有事吗?姑娘不爱小子,这桩亲估计红不了了。”父亲的判断确实八九不离十,舒鹅在内心而言根本不会与朱荔结婚,她所期盼的爱人是体贴、相互尊重、对人善良、独立、拥有想法与正能量的男人,而不是为达目的不顾他人感受甚至“强买强卖”类似朱荔这种做事风格的男人。但对于温柔、善良而又倔强、敏感的舒鹅她身边似乎总出现这样或那样她不喜欢的“无趣”的男人,而这些男人似乎热情过度,荷尔蒙过盛,无一不想与她走得更近,并以最快的时间走进婚姻的殿堂,这种似“骗婚”的零基础感情舒鹅视他们为自己世界里的“蝗虫”,在心底里毫不客气说“不”。 早上九点二十五,舒鹅过了一条马路走到玄武门的地铁站坐地铁1号线到中华门站下,人们行色匆匆,即使是像穿着舒鹅那种细高跟的女孩也是疾步向前赶路,而舒鹅给自己放了充足的时间享受许久一次的地铁之行,也唯有她像买完菜的老年人不紧不慢回家。她下台阶时,弯曲的腿部线条勾勒出女性特有的身体美,有些人无意中看到也就一眼带过继续自己的行走,而一些不自觉的成年男人一直盯在舒鹅的身后不停地瞄向她,舒鹅明显感到有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这些陌生的目光让她感到十分烦扰、困惑、厌恶,于是她也加紧脚步快速走向售票处,远离这些黏在身上的目光。 舒鹅将准备的硬币投进进币口,一旁拿着油条的中年女人也瞟了她两眼,从上到下的打量着,舒鹅看了她一眼,发现这个女人的眼神似乎在说:“穿这么高的鞋子还坐地铁。”舒鹅回过头拿走地铁卡,收回自己的玻璃心与敏感,蹬着正响的高跟鞋进站。 安检过后,一位中年男性安检员看着舒鹅的脸走近了对她说:“小姐,你的包里有水,请喝一口。” 舒鹅困顿,心想:“哪里有水,我从来不带水在包里,那样会压坏包的。” “我没有带水。”舒鹅解释过后,安检员蹭过来毫不顾忌人与人之间安全距离的感觉,蹭到了舒鹅的胳膊并一边拉开她的包指着小瓶装的爽肤水边说:“你看,这不是水吗?” 舒鹅脸上刚才还温和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无从解释,她再也自愈不起来笑脸,只想对看上去不那么好意的安检员甩脸色,她一把抢过男人手中的爽肤水塞回包里,跨着大步子进站坐车。周围的乘客看见气质不凡的舒鹅有些黑脸的样子,向她投去数不清的莫名目光,甚至有人已经掏出手机准备进行拍摄。舒鹅深深感受到这种环境下对自己心灵上的“惩罚”,她此时此刻多么想与这些与她站在悖理面的人一一对应在古时代厮杀的战场上,以利剑相对,利刃相逼!在他们的头顶插入“正理”之剑,让这些美好世界之外的人来一场必输的决斗! 中年安检员见舒鹅一声不响的黑脸走开,仍旧不知自己错在哪里,理直气壮的指着她喊道:“什么态度,你水还没得喝啊!你站住!” 舒鹅依旧“趾高气昂”的做给他们看:“老娘就是看不惯你”的样子。安检员其实心知肚明自己做了什么,而舒鹅又厌恶他什么,他假了么地向前指了指又怂颠颠的折回继续自己的工作,有些心思细腻的乘客察觉到了什么,过安检时也没给他好脸色瞧。 舒鹅下楼来到一号线站台,上一班列车刚带着一卷风走,座位上坐满了玩着手机的人,她放缓脚步走到最后一节车厢希望这里和以前一样乘坐的人会比较少。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霈然自得
作者霈然自得
1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霈然自得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