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拉斯顿的魔法祭

八识心 2017-08-11
达拉斯顿的魔法祭

达拉斯顿作为精灵族的王城,在这盛大的魔法祭里也变的热闹起来。索雷塔也是希望通过这次魔法祭改变各种族对精灵族的偏见。这次魔法祭他也是费劲心思,在议事大厅上索雷塔正聚精会神的听取各朝臣们的报告。当侍卫长通报,索菲亚公主已经回城。索雷塔便立马放下眼前的事务,亲自出城迎接她的妹妹。

“妹妹,你可回来了。”索菲亚一见到索雷塔,便高兴的拥入哥哥的怀里。“我听说,在列车上你们遭遇不死亡灵的突袭,妹妹,没有受伤吧。”索菲亚在哥哥怀里细说委屈,“这次多亏人类警备队和一个穿斗篷的陌生人,要不然我早就被不死亡灵给掳走了。”“好大的胆子,不死亡灵刚被我东部族人赶出国境,没想到竟把目标盯到你身上了。不管怎样,应该好好感谢人类警备队和那个陌生人。”索雷塔说道,“奇怪的是我一下车就被迎宾队伍护送过来,一路上都没有看到警备队长和那陌生人。”“妹妹,放心了。父王还担心着你的,我们先进城面见父王。”索雷塔拉着妹妹的手一同走进王城,队伍后面的各族使节也纷纷入城,准备参加五年一届的魔法祭。

武装车里沉闷的只能透过布满铁丝的窗户外感受达拉斯顿的热闹,一阵颠簸过后,我被带下车。来到一个看上去就知道是监狱的地方。黑漆漆的囚室里,审讯就这么开...
达拉斯顿的魔法祭

达拉斯顿作为精灵族的王城,在这盛大的魔法祭里也变的热闹起来。索雷塔也是希望通过这次魔法祭改变各种族对精灵族的偏见。这次魔法祭他也是费劲心思,在议事大厅上索雷塔正聚精会神的听取各朝臣们的报告。当侍卫长通报,索菲亚公主已经回城。索雷塔便立马放下眼前的事务,亲自出城迎接她的妹妹。

“妹妹,你可回来了。”索菲亚一见到索雷塔,便高兴的拥入哥哥的怀里。“我听说,在列车上你们遭遇不死亡灵的突袭,妹妹,没有受伤吧。”索菲亚在哥哥怀里细说委屈,“这次多亏人类警备队和一个穿斗篷的陌生人,要不然我早就被不死亡灵给掳走了。”“好大的胆子,不死亡灵刚被我东部族人赶出国境,没想到竟把目标盯到你身上了。不管怎样,应该好好感谢人类警备队和那个陌生人。”索雷塔说道,“奇怪的是我一下车就被迎宾队伍护送过来,一路上都没有看到警备队长和那陌生人。”“妹妹,放心了。父王还担心着你的,我们先进城面见父王。”索雷塔拉着妹妹的手一同走进王城,队伍后面的各族使节也纷纷入城,准备参加五年一届的魔法祭。

武装车里沉闷的只能透过布满铁丝的窗户外感受达拉斯顿的热闹,一阵颠簸过后,我被带下车。来到一个看上去就知道是监狱的地方。黑漆漆的囚室里,审讯就这么开始。“你叫什么名字?”审讯官发问,“你来达拉斯顿有什么目的?”审讯官又一次发问。审讯过程进行的很顺利,基本上我没有回答任何问题。于是,我被关进一个漆黑的屋子里,摸着潮湿的墙壁,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一个深呼吸。我渐渐隐没在这黑暗之中。

安德烈和警备队长安置完我的住处以后便跟随使节团进入了王城达拉斯顿,一路上两人得意的交谈着。“我说安德烈老兄,你怎么一眼就能认出那家伙是吸血鬼族的?”“皮尔斯老兄,你忘了这些年我都干了啥。就现在我这双眼睛,什么吸血鬼都逃脱不了。没想到这次来达拉斯顿还能抓到一个。回到我们猎人十字协会,又能评个职称。”不一会的功夫,两人就加入到使节团准备面见精灵王——索伦。

在王城宴会厅里,各族使节纷纷被邀请入席。在索雷塔的招呼下一一入席。安德烈作为猎人十字协会代表也就坐下来,而这次护驾有功的皮尔斯坐在安德烈的右手边。大伙缓缓坐定,精灵王索伦身穿紫色长袍,气定神玄的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众人连忙起身对精灵王表示尊敬,索伦微笑示意众人坐下。索伦向索雷塔点点头,索雷塔开始简短的介绍这次魔法祭的具体情况。“这次魔法祭为了交流各族对魔法的使用及理解。我们将会在精灵法术大厅里开展五个大型魔法会:分别在冰系法术厅,火系法术厅,风系法术厅,岩系法术厅,木系法术厅里对各自然法术进行考核。”索雷塔仔细讲解完整个魔法祭的流程,索伦站起身来缓缓的说道:“作为“联盟”的盟约国之一,我们精灵族因此每五年举办一次魔法祭。这一盛大的仪式受到“联盟”的大力支持。特别在这里向大家介绍这次考核的裁判官员:人类亚瑟王之子,骑士克里夫;矮人族王兄,勇士杰拉多;侏儒族长老,术士昆尔塞。还有我的长子,索雷塔。”介绍之后,索伦端起酒杯。“为了联盟!干杯!”说罢,众人一饮而下。宴会顺利结束,魔法祭也即将拉开序幕,后天就是在冰系法术厅展开第一场的角逐......

安德烈和皮尔斯一同走向自己的客房,半路上碰到精灵族的莎尔,莎尔一头绿色的长发,一身便装出现在他们眼前。“宴会已经结束了,不过还得麻烦两位协助我们调查关于列车上发生的不愉快事件。那家伙什么都不说,我正在为此烦恼。”安德烈和皮尔斯点点头,一行人转眼就来到监狱的审讯室。又一次来到这个审讯室,不一样的是见到了这两位“恩人”。安德烈首先就开始质问我,“你们吸血鬼族跟不死亡灵达成誓约,结成盟国。作为吸血鬼族的你,为什么会攻击不死亡灵?”我没有回答,皮尔斯接过话来,“为什么贵宾车厢名单里面没有你的身份认证?”听着他们无聊的问题,我抬起头来摘下眼镜看着这两人,缓缓说出话来。“你们所想知道的一切,应该问索菲亚公主。”安德烈怒不可揭,“你是吸血鬼,这事情很简单,等魔法祭结束你就要跟我回去,接受十字协会的审判!”莎尔不慌不忙的说出话来,“事情发生在达拉斯顿就应该用我们这里的方式解决,我看还是请示公主的好。”我咧嘴笑着说道:“这里还有明白事理的人。”审讯结束了,那两家伙一脸不快的摔门而去。倒是这莎尔,我对他的印象还不错,他没有人类的野蛮。客气的把我带回牢房,并让守卫送来了一些水和食物。“我相信你是无辜的,你放心我不会让一个无辜的人就这么被陷害。”我会意的向他点头表以谢意,“没想到联盟里面还有你这样的人,有意思。”他善意的拍拍我的肩膀转身离开牢笼,背对我的时候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你的样子让我想到一个人罢了。”

他离开以后,我的脑子开始反应起他说的那句话来。我很用力的查找记忆里的一个绿色长发的精灵。但一回想起来,脊椎上的那把十字剑又开始作痛。我忍受着疼痛,在黑暗潮湿的牢房里面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眼前的水和食物被我打翻在地,我的身体开始抽搐。直到守卫们发觉,并把我带出牢房。模糊之中感觉是到了一个类似医院的病房里。当我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一张秀气可人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好像很熟悉。我艰难的伸出手,想抚摸那张熟悉的脸。索菲亚公主抓住我的手,看到我痛苦的表情不禁产生一丝同情,“是谁这样对待我的贵宾?!”一旁的莎尔回过神来,“公主殿下,人类警备队长和安德烈怀疑他是可疑人物,有可能就是这次列车上不死亡灵的同党。”“胡说八道,要不是他出手相助,什么人类警备队。我们一行人都要遇害了。”莎尔更加确定我是无辜的,一脸坚毅的看着我。我紧紧的握住公主的手,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你最近还好吗?”一旁的精灵族人诧异的盯着公主。公主并没有生气,只是微笑着。“这次多亏了你,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你身体要紧,还是好好休息吧。”说完,领着族人走出房间。我眼前一黑,又昏死过去。

房间外索菲亚和莎尔低声交谈到,“他怎么一下子变的这么虚弱的?”“回禀公主殿下,他是吸血鬼,在他背后的脊椎处插着一把奇怪的剑,目前他变的这么虚弱就是因为这把剑。”“那为什么不把那剑拔出来?”“在我看来,这不是一把普通的剑,他的身体还有一些奇怪的图案,好像是类似封印之类的咒术。这事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我们族的阿伦格。他可是我们精灵族最强的法师。”“他有恩于我,我不想我的恩人就这么虚弱的死去,你去把阿伦格叫来吧。”“公主殿下,阿伦格现在正和精灵王商量关于魔法祭的事宜。我这身份是不能轻易晋见的。”索菲亚看了看房间里虚弱的我,头也不回的走出医院。

王城里议事厅内,索伦正和三位“联盟”官员商议关于对付“魔族”的策略,索雷塔和阿伦格在一旁仔细的听着。王宫护卫长进来,在索雷塔耳边轻声低语几句后退出大厅。索雷塔悄然的退了出来,索菲亚焦急的在门外徘徊。“哥哥,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讲的那个救了我的陌生人吗?”“记得,你叫我出来就这小事。”“不是,他现在病的很厉害,我想要阿伦格过去看看。”“父王和联盟官员还有各大臣在商议要事,你先别急。等会议完了,我就和阿伦格过去,行吗?”索菲亚开心的跳了起来,“还是哥哥好~”“行了,你早点休息吧,这事情就交给哥哥了。我先进去了。”索菲亚放心的回到自己的宫殿,躺在床上开始回忆车厢里第一次和那陌生人见面的情形......

夜已深了,索菲亚甜美的睡去。索雷塔和阿伦格一起走出议事厅,来到医院的那间病房,当阿伦格看到我背后那把剑的时候,表情一下子变的严肃起来。他拉着索雷塔从病房出来,“王子殿下,这吸血鬼背后插的不是普通的剑,这把剑如果老臣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当年众神之战中为了用来封印暗黑之王的,奇怪的是怎么会在他的身上。”索雷塔一下子从疲倦中清醒过来。“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暗黑之王再度复活?”“这可不好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迹象证明暗黑之王复活了,我看这件事情有必要向精灵王汇报。”“不管如何这个吸血鬼有恩于我精灵族,他现在有没有生命危险?”阿伦格沉思了一下,“吸血鬼本来就是不死的,能够承受这把剑就足以证明他不简单,他现在处在一种休眠状态。我看保险起见还是将他转送到达拉斯顿的地下实验室。”“看来也只能这样,我可不希望在魔法祭上出什么其他的乱子。”两人商议过后,就命人把奄奄一息的我连夜送往地下实验室中。

阳光格外迷人的照射在达拉斯顿的王城上,法术大厅里正在进行魔法祭的第一场:冰系魔法比试。这次魔法祭还是采用惯用的比赛回合制。“联盟”希望通过魔法祭来挑选出最优秀的法师,并授予****师称号,而擅长魔法的精灵族则一手举办了魔法祭。索雷塔和几位裁判安然就坐在裁判席上,比试随即正式开始。阳光透过玻璃爬进法术大厅里,观众席里的安德烈和皮尔斯悠闲的观看着一场不与他们相干的比试,“看不出来那个莎尔这么厉害。"“你可真别小瞧他,虽然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审讯官。”安德烈抚抚胡须 ,“这次比试,他可是热门人选。”皮尔斯则一脸不屑,“一提他我就火大,要不是他,那个什么吸血鬼还不栽在我俩手下。现在可好,完全不让我们插手这件事情。”“你真有把握轻易干掉那家伙?”安德烈瞅了瞅皮尔斯。皮尔斯站了起来,“安德烈,呆这里多没意思。走,去酒馆里面喝两杯。”于是,两人走出法术大厅,走过几条街,已经看不到多少行人,多数的店面都已经提前打烊。最后在一个酒馆门口两人停下了脚步。“没想到,这里也有人类开的酒馆。”走进酒馆,里面散乱的坐着几人。叫了酒边喝边聊。一转眼功夫,已是傍晚。两人渐渐有点醉了。“这里的酒还真带劲。”“呵呵,你不行了?来,再干一杯!”

与此同时,在法术大厅里正准备进行冰系比试的决赛。对阵双方分别是精灵族的莎尔和人类的卡隆。略显疲惫的莎尔在休息室里,脑子里面却全是那个熟悉的吸血鬼。强打了精神走出休息室,来到大厅的比试会场上,对面的卡隆正气势汹汹的看着他。“比赛开始。”裁判一声令下,而莎尔友善的向对面的卡隆伸出手,卡隆并没有理会。两人于是摆开架势,卡隆首先出招,将寒气聚集于双手,顺势出拳打在比试会场的地面上。只见,地面上瞬间出现一股寒流奔向莎尔。莎尔猝不及防,双腿被冻结住身体无法动弹起来。卡隆又发一拳,这次是隔空打出。观众席上一阵惊呼,莎尔同时受到卡隆双拳打出的寒流攻击,整个人都被冻住,俨然一座冰雕。骑士克里夫也拍手叫好,“卡隆的冰龙拳,今天真是出尽风头。”旁边的杰拉多和昆尔塞纷纷点头,倒是索雷塔为莎尔捏了一把汗。而在比试会场背后的阿伦塔却转身离开大厅......

卡隆示意裁判比赛已经结束,突然,比试会场上开始大面积的结冰。隐约好像有几片雪花飘下,卡隆松开拳头接住雪花,同时,莎尔身体上的冰开始裂开,爆裂出一片片的冰刃向卡隆而去。卡隆连忙出拳抵挡,两股冰龙瞬时而发与冰刃冲撞一团。与此同时,卡隆的上空开始出现大量寒流波,躲闪无望。卡隆被寒流波重重的打出比试会场之外。观众们又是一阵惊呼,而卡隆却久久没有再起来。“获胜者,莎尔。”莎尔走下比试会场,扶起卡隆一同走向休息室。索雷塔看在眼里,不由产生一股敬意。“没想到,莎尔不仅将冰龙拳反射回去,还同时发出暴风雪。”“高手过招,一招就分胜负嘛。”昆尔塞和杰拉多说道。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八识心
作者八识心
2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八识心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