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侧记解颐之二

芾说ba道 2017-08-11

既然,只是一老一小之间的感情纠纷,两个男人又没打架,那就不是案件。 走出人民调解室,泓哥舒了一口气,看了看南门派出所门外,七月的海滨城市,深圳夏日炎炎,明媚着,有一片阳光照进派出所的前台大厅,在空中飞舞的尘埃,流动着,并没有在地上投下尘埃的阴影。 泓哥又想起,前几日,长短发的那宗感情纠纷。 二 那日下午,晚饭饭点,也是由小许通知,前台来了一宗纠纷。 泓哥远远就能看到,貌似前台站着两个大姑娘,都在二十岁左右。 左边是一位长发女郎,身穿浅紫色连衣裙,脚下趿着一双大红色的平底人字拖,左背挎着一个小包包,上面印着好多“LV”,十分的潮,看也不看短发女子一眼。 右边是一名短发女子,浑身通白,短袖白衬衫扎在白色西裤里,系着一根桔黄色皮带,皮带头远远就能看出,分明是个“H”字母,足下踩着白色凉皮鞋,极其个性。 两名女子没有发生纠纷应有样子,没有大吵,也没大闹,平静得出奇。 “有打架吗?有受伤吗?”泓哥像机械器人一样机械地问,表情极为平静,语气极为平缓。 忙了半天的泓哥,肚子饿了,有气无力。 “都没有,我们是朋友。”短发女子回答得非常干练清脆,“警是她报的,没纠纷。”短发女带着黑色眼镜,左耳耳垂吊着一个大大的耳环,头发比李宇春的还短,梳了一个光亮、时髦的大背头,显得自信心满满的。

“是吗?”泓哥盯着长发女郎问道,唯恐短发女子说谎。泓哥这才发现长发女郎,紫裙飘飘,婷婷玉立,身材细长而挺拔,两条柳眉半纹,在右眉毛的眉头上镶入一颗小钻石,五官十分精致,粉红色的口红,搭配浅紫色的连衣裙,黑色蕾丝低V领口正秀着性感,脸上略淡妆,但也掩盖不了她那张苍白的脸。 “我们以前是朋友,现在都不是了,这两周,她还老来我家,赖着不走,所以我报警。” 长发女娇声嗲气地回答,显得楚楚动人,头也不抬一下,看着自己胸前的双手,手指正绕着散在自己胸前的长发。 “什么朋友?你为何赖着不走?”泓哥又侧过身来询问短发女子。泓哥一头雾水,既是朋友,为何会出现赖着不走这种事,一时莫名其中之奥妙。 “我们同居半年,我刚搬走两个星期。我想她了,今天过来坐坐,看看她,想再聊一聊。”短发女子直视一直低着头的长发女郎,却得不到任何回应,猛地转过头看着泓哥,“我们没打架。”短发女子再一次强调说。 “合租,还是同居?”年过不惑的泓哥很惊诧,压低声音问道。莫非是短发女子用词不当,根据百科词条,同居是指两个相爱的人暂时居住在一起,一般用于异性之间,作为一个警察,泓哥还是很清楚的。 也许看走眼了,短发是个男人,泓哥再次打量短发的上半身,确实胸部平平。 估计摆乌龙啦。 “同居。”短发的坚定地回答,“我们是广告策划公司的同事。” “你俩过来,跟我到调解室。”泓哥直接走向人民调解室,示意长短发跟上。刷开电子门禁,泓哥顺势用左脚将门顶开,这个动作,泓哥已做了n次,n趋向于无穷大。 短发小跑过来,将门打开、扶住,献起殷勤来,等待长发女郎通过,满满的爱意,显露无遗。但长发女郎经过时,却对短发不理不睬,非常的高冷。看着长短发一前一后进入人民调解室,泓哥机械地把门反锁,防止无关人员闯入。 “南边坐一位,北边坐一位。”泓哥指着南北两张椅子,示意长短发坐下。“解律师,工作啦!”泓哥走到民调员办公室外喊了一声。 “两位,出示一下身份证,核实身份。”泓哥一屁股坐在解律师的专座上,又累又饿。 长发女郎慢吞吞地打开LV包,半天才掏出一张身份证,递给泓哥。 泓哥终于近距离看清长发女郎的包包,金色S型锁,Monogram帆布的独特设计,搭配柔软小牛皮,褶皱优雅。金色链条设计,可折叠成短肩带肩背、长肩带肩背、或斜背,正是一个Louis Vuitton的PALLAS CHAIN手袋。这款路易威登的包包,高仿版在街头巷尾十分常见。 这做广告策划的长发女郎,讲究。 当泓哥接过短发的身份证时,上面性别一栏分明写着“女”。在风中,泓哥一人独自凌乱着,“说说你俩的关系,你先说。”泓哥偷偷地瞄了瞄短发女子那扁平的胸部,这年头,男人和女人可不容易分辨啰。 双兔傍地走,安能辨她是雄雌? “我俩以前是同学、恋人,毕业后同居了大半年,现在是同事、朋友,我刚搬出来……我是爱她的。”短发女子用戴着手表的右手,捋了捋左手腕上的一串念珠,神色自若地说道。 泓哥仔细地听着,虽不至于张皇失措、或是胆颤心惊,但仍然自己深感惶恐与不安,好像自己也弯了一样。泓哥注意到短发女子右手上的手表,造型很特殊,手表是个三角,与众不同哟。 “稍等一下。”泓哥跳了起来,想逃。跑到解律师办公室门口往里张望,办公室却空空如也,估计解颐正在食堂用膳呢。 “你有补充吗?”泓哥没精打采地回到解颐的专座上,坐好,侧身问长发女郎。泓哥感觉肚子特别的饿,有点反胃,解律师应该吃完饭了吧? “警察叔叔,她说的基本都对。房子我租的,分手啦,她也搬走两周了,从早上到现在,她不肯走,我能怎么办?报警啰!”长发女郎幽怨地说,郁结于心的无奈与惆怅一点也不比林黛玉少,只有更多,特别是那张苍白的脸,写满了怨恨。 “既然分手,财产分割好了吗?有没债务纠纷?”泓哥转过头来,询问短发女子。泓哥猜测,短发女子是不是要钱呢?以不放弃情感为手段,讨要些钱财为目的,才赖着不走吧。因为大部分男女感情纠纷,最后都是钱的问题。 “没有债务纠纷。我只想挽回这段感情,从高中、大学到工作,七年多了,我爱你。”短发女子眼巴巴地看着长发女郎,语气近乎哀求,开始哽咽起来。 坐在一旁的泓哥,如芒刺背,一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心里直骂自己。“怎就忘了男的系着Hermès皮带,呸!短发女子系着Hermès皮带,长发女郎背着Louis Vuitton包包,都是财务自由的二代艺术家哩,不缺钱的主啊。” 老解为何还不来呢,难道噎死了吗? “泓哥,吃饭了吗?”解律师踏着轻快的步伐,终于回到了民调室。 “颐哥,真懂颐养之道。你有口福了,我还饿着呢?”泓哥无可奈何地说,看着正在擦拭黑色碳纤维眼镜的解律师,这救星来得正是时候。 “我来、我来,你上楼吃饭去!”知天命的解律师笑呵呵地说,催着泓哥起身,泓哥坐在民调律师的位置上哪。 “这位是解律师,你们有什么法律问题可免费向他咨询,他负责你俩调解。”泓哥一边起身离开,一边向这对曾经的同居恋人介绍解律师。泓哥恨不得立刻飞到五楼的食堂,吃点饭,压压惊。 出了民调室,泓哥听到身后电子锁咔嚓的一声,心里犹如卸下千斤重担。门,关住世间麻烦啊! 泓哥感觉舒服很多,整个人都好了。 那天,也不知单身钻石男、知天命的老解,在民调室里,如何面对那对恋人?如何进行自我介绍?如何解她俩心结?让她俩开颜地欢笑。 “资源浪费了!”泓哥一边走向前台,一边在思索着。 那天,老解是如何给H&LV调解的?“HIV!”泓哥细思极恐。 “泓哥,来了一个被诈骗47万的。”前台的小许就像解颐那样开颜地欢笑。 碰撞着阳光中飞舞的尘埃,一听到47万,泓哥立刻将刚呼出的那口舒坦气,吸了回去,做出一脸哀悼的表情。 被骗人民币47万,不是小数目,哀其不幸。 “你简单地说一下,如何被骗?”泓哥关切地问,装作若无其事,并不想给事主造成心理压力,如果被骗发生二次伤害,那就悲剧了。 深圳的摩天大楼是那么的高。 (待续……)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芾说ba道
作者芾说ba道
7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芾说ba道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