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老得,可以聊一聊丁克

雨小农和獭祭鱼 2017-08-11
作者:雨农
来源:微信公众号 雨农与一瓢水



6月底我去一所还不错的老年大学讲课,课间闲聊,谈到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丁克。教室里这些曾经是知识分子的爷爷奶奶们纷纷露出讶异的表情和惊异的目光。
一位老爷爷扶了一下眼镜说,人人都这样想的话,我们民族不就要灭亡了?
一位老奶奶抿了抿嘴然后说,没有天伦之乐的话,哪里还有个家的样子啊?
看来是时候了,我作为一个丁克,不代表谁也不攻击谁,终于老得想要聊一聊丁克。

Part Ⅰ
当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理应在现代公民看来完全只是笑柄的时代,我们先想想,养小孩最花费什么?很多很复杂,但咱们简单点儿总结,一是精力,二是金钱。
雨农个人最初最基本的丁克理由是认为自己的另一半生小孩太痛苦,吾不忍也。后来考虑得更多一些就会发现,无论精力还是金钱,在养育孩子这方面,可以说是有去无回的。精力不用解释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种种苦痛只是一个开始,当我们的孩子进幼儿园入小学考高中上大学找工作恋爱结婚生子,哪一项(实际上)不是对于父母的试炼?今天中国大陆养育孩子的成本(包括明、暗)有多高,我都不敢仔细计算。中国的父母最是可怜,由于种种原因一定是要把孩子作为自己一生的寄托和整个家庭的核心,可悲可叹...
作者:雨农
来源:微信公众号 雨农与一瓢水



6月底我去一所还不错的老年大学讲课,课间闲聊,谈到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丁克。教室里这些曾经是知识分子的爷爷奶奶们纷纷露出讶异的表情和惊异的目光。
一位老爷爷扶了一下眼镜说,人人都这样想的话,我们民族不就要灭亡了?
一位老奶奶抿了抿嘴然后说,没有天伦之乐的话,哪里还有个家的样子啊?
看来是时候了,我作为一个丁克,不代表谁也不攻击谁,终于老得想要聊一聊丁克。

Part Ⅰ
当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理应在现代公民看来完全只是笑柄的时代,我们先想想,养小孩最花费什么?很多很复杂,但咱们简单点儿总结,一是精力,二是金钱。
雨农个人最初最基本的丁克理由是认为自己的另一半生小孩太痛苦,吾不忍也。后来考虑得更多一些就会发现,无论精力还是金钱,在养育孩子这方面,可以说是有去无回的。精力不用解释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种种苦痛只是一个开始,当我们的孩子进幼儿园入小学考高中上大学找工作恋爱结婚生子,哪一项(实际上)不是对于父母的试炼?今天中国大陆养育孩子的成本(包括明、暗)有多高,我都不敢仔细计算。中国的父母最是可怜,由于种种原因一定是要把孩子作为自己一生的寄托和整个家庭的核心,可悲可叹。央视以前有个广告让我感到可笑又悲惨,有个妈妈把自己的孩子抚养长大的一路上不断地讲:等你长大了我就享福了等你考大学我就享福了等你结婚了我就享福了。感动之余更多地令人感到俨然一副奴仆样。父母做到这个样子,完全没有自己的人生,也真是可怜至极了。
更何况,如果你在各个方面还不能为自己的孩子提供较好的教育及生活条件,那么你的生育多半也是不负责任的。请记得,对待小孩,不仅有“养”,还要“育”。

至于养儿防老么,呵呵,你还在做什么时代的大梦?
至于天伦之乐,不好意思我并不感兴趣。社会允许你有喜欢自拍撸猫喝咖啡逛先锋书店的爱好,那也请允许我有不喜欢小孩不稀罕天伦之乐的自由。
养育孩子是权利不是义务,义务必须履行,权利则可以放弃。请搞清这一点。遛狗拴绳是义务,依法纳税是义务,生孩子并不是。
我想要我自己认定的幸福,我并不认为有孩子就一定幸福。只要我合理合法地赚取薪酬,在自己以及(可能会有的)伴侣可以糊口的基础之上,我们可以将原本养育孩子的精力和金钱用来提升我们自己(及亲眷)生活质量,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好吃好玩好看的等着我们去体验。你愿意养儿育女含饴弄孙,我愿意走走停停执手相看。或许两者并不冲突,但我不愿意前者那样的活法。
不愿意,这就是个人领域天大的理由了。群己权界要分清,群域的事情民主决断,己域的事情自己做主,so easy。《新龙门客栈》里周淮安有一句台词:“姑娘,千金难买你愿意。” 信夫。

所以,丁克告诉我们的第一个道理是:这是一个多元化到几乎撕裂的世界,请不要再用伟人时代的眼光打量任何社会。

Part Ⅱ
我的父母对于“儿子是铁丁”的意见是:不反对、不干涉。
为什么不干涉?因为现在我连女朋友都还没有。(笑)
为什么不反对?是因为没必要。
为什么说没必要,我问我妈。我妈反问我说:上初中的时候你还是一个热血沸腾的爱国主义者,你现在怎么不谈政治了?
我默然无语却深以为然,十年饮冰难凉热血,但人的有些气质和举止是会变的。

所以,丁克告诉我们的第二个道理是:人是会变的。睡一觉起来可能会变,下个月可能会变,明年可能会变。这不可耻,你只是在适应环境的同时做想做的自己。

Part Ⅲ
常常有人问我你怎么看待今天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不愿生育的现象和思潮?
我说首先你这个问题就不严谨,伪命题,你调查过几个年轻人?这些人在全国适婚人口里又呈什么比例?他们谁也代表不了。就如同我雨农,只代表自己,发自己的声音过自己的生活。“丁克主义”从来不是什么“主义”,你可以给出一个笼统的定义,但绝对没有什么共同的纲领或纪律,只不过是人们把出于不同理由选择丁克生活的人们冠以一个为方便起见的统称罢了,就好像有些人动辄说 “中国人如何如何”、“自古以来如何如何”,都是信口开河。另外,可能有很大一部分年轻人声称自己是丁克彝族乃至不婚族,多半只是由于这听起来时髦有趣特立独行。冯唐老师说过:永远不要高估你对于社会舆论的抵抗力,在目前中国社会整体氛围的重压之下,所以绝大多数以“独立思想”“新新青年”标榜自己的人事实上连转发这篇图文的勇气都不会有的(笑)。到了年龄还是乖乖地听从家人意旨结婚生子过日子。如果你不够“越名教而任自然”,还是不要 flag 高高挂起。

所以,至少现在我还是一个坚定彻底的丁克。我拒绝为了国家和家族的名义而生育。进一步说,无论丁克、LGBT群体还是其他任何目前还难以为主流意见所认可的群体,都有权利拒绝之为讨好某个人或某些人而改变想法。同理,即便有朝一日思想转轨“洗心革面”,我也不会为了国家和家族而不生育。我想这才是马克思他老人家所说的共产主义时代“自由人”的基本特征吧。
只要我高兴,老子就是一丁克,天地君亲师都无权干涉我。所以,不要诧异得合不拢嘴,我们不是怪物,我只想做一个自由且体面的人。


微博:@ 雨小农和獭祭鱼 (关注一下其实还是挺好玩的)
如果这篇文章你看懂了,能不能转发一下?

未成年人千万别关注这个公众号: 雨农与一瓢水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雨小农和獭祭鱼
作者雨小农和獭祭鱼
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雨小农和獭祭鱼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