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面

汀汀 2017-08-11
外婆是个整洁的小个子女人,做的饭菜很好吃。
她从小父母双亡,送到外公家做童养媳。说起往事,她总是抹眼泪。但这些都没妨碍,她成为一个热心,又有爱的人。
小时候,我们每个孩子都喜欢去外婆家。
夏天的夜里,灯昏昏暗暗,老旧的木房子,屋顶特别高,黑魆魆的,斗拱也很沉默。
厅堂前的天井泛着微微的天光。有蛙鸣从江边传来。
我抱着吃西瓜撑大的肚子,躺在饭桌旁的长凳上,西瓜的汁水把小褂的前襟都浸湿。一边听着外公讲古,一边昏昏欲睡。水缸里的鱼一下一下的撞着盖板。咚,咚,咚
那是一种叫罗非鱼的鱼,我总觉得它有翅膀,能飞。味道好极了。
外婆收拾完,轻手轻脚的帮我擦拭,换衣服,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说西瓜肚,西瓜肚。然后外公把我抱到床上,放下帐子,渐渐睡熟,直到鸡鸣,新的一天。
有人来做泥水活,外公和泥水匠们干活,一会传来一阵哄笑,日头大起来,半上午的时候,外婆就开始忙活。先煮面:水烧沸,放挂面,待沸,微煮,盛进碗里。面汤:另烧水,水沸,放酱油,辣椒碎,葱,一勺猪油,少许味精。面汤盛进面碗。就可以上桌。
宝宝,叫客人来吃面。

这个小碗給你,快吃吧。
酱色的汤,白的面,红的辣椒,绿的葱,一个小圆圈,一个小圆圈的油花,很好吃。
像是人生的初征一定要有的
外婆是个整洁的小个子女人,做的饭菜很好吃。
她从小父母双亡,送到外公家做童养媳。说起往事,她总是抹眼泪。但这些都没妨碍,她成为一个热心,又有爱的人。
小时候,我们每个孩子都喜欢去外婆家。
夏天的夜里,灯昏昏暗暗,老旧的木房子,屋顶特别高,黑魆魆的,斗拱也很沉默。
厅堂前的天井泛着微微的天光。有蛙鸣从江边传来。
我抱着吃西瓜撑大的肚子,躺在饭桌旁的长凳上,西瓜的汁水把小褂的前襟都浸湿。一边听着外公讲古,一边昏昏欲睡。水缸里的鱼一下一下的撞着盖板。咚,咚,咚
那是一种叫罗非鱼的鱼,我总觉得它有翅膀,能飞。味道好极了。
外婆收拾完,轻手轻脚的帮我擦拭,换衣服,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说西瓜肚,西瓜肚。然后外公把我抱到床上,放下帐子,渐渐睡熟,直到鸡鸣,新的一天。
有人来做泥水活,外公和泥水匠们干活,一会传来一阵哄笑,日头大起来,半上午的时候,外婆就开始忙活。先煮面:水烧沸,放挂面,待沸,微煮,盛进碗里。面汤:另烧水,水沸,放酱油,辣椒碎,葱,一勺猪油,少许味精。面汤盛进面碗。就可以上桌。
宝宝,叫客人来吃面。

这个小碗給你,快吃吧。
酱色的汤,白的面,红的辣椒,绿的葱,一个小圆圈,一个小圆圈的油花,很好吃。
像是人生的初征一定要有的东西,又像是蓦然回首体察的人生真味。
在我的家乡,客人上门,有正餐前先上一碗面条,或者三个糖水鸡蛋的习俗。
面条在我们水稻产区也算是特别的东西,要用钱去买,不像其他的就能从土里来。
我们用自己认为好的东西来招待客人。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汀汀
作者汀汀
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汀汀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