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 天津

李小白 2017-08-11

天津是我读书和生活了五年的城市。是目前为止我在家乡之外生活最久的一座城市。之前看到网上有讨论“天津到底算一线城市还是二线城市?”那一场讨论最后没有定论,我却对一个观点记忆深刻,它大意是说,天津算不上一线城市,它只是紧挨着北京,占据了北京的一些优势光环,名气大了些。我想,这样的定论对天津一定是有失偏颇的,就像我对天津的情感,是模棱两可的。

我一直觉得,我对天津的情感影影绰绰,当初选择去天津上学,只是因为它离北京近,我只是想选择天津作为我以后去北京的过度、铺垫,就像等待爱情的男生女生会先锁定一个备胎寄存情感一样,行径说到底是有些可耻的。不过我也我确实这么做了,毕了业,再用一年的时间对天津生活浅尝辄止,然后离开。就连离开,也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我对天津的情感是温吞的。

离开天津一年多,记忆最深刻的是天津人特色明显的方言、天津司机张口就来的“草泥马”,和真的很不干净的一些街道。有一次在后海酒吧街听到几个女孩操着天津东丽口音在聊天,我刻意放慢脚步多听了会儿,不为听她们谈话的内容,就是听听那个音调。当时的那种感觉跟听到老家话一样叫人小鹿乱撞,只想上去认个亲。天津司机的“草泥马”其实也就像是“啊,天儿真热”的感叹辞,粗糙不粗鄙。至于天津的一些街道,不知道有没有变得干净一些,等有闲暇,我就会去看看。

还是会去滨江道看看吧,实在空闲,也去北门大胡同(本地人叫它北门,我们叫它大胡同)看看。天津的滨江道和北门大胡同相当于文学艺术中的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

学生时候的我们,经济跟内心一样膨胀的时候(少数)会去滨江道,经济萎缩了,就去大胡同,是去买买买,也是去逛逛逛,就这么两条街道,足以慰藉我们学生时期的所有逛街想象。因为滨江道跟大胡同,我们外出的选择路线都变得异常简单,坐905还是836?905从校门口的东姜井始发站开到滨江道,836从校门口的东姜井始发站开到大胡同。

如果坐905或坐836都不能尽兴,那就先坐836去大胡同逛到三四点店铺关门,再转站几地就到滨江道,去滨江道上有名的辽宁路小吃街大快朵颐,然后去海河边沿着意式风情街走,感受一番“天眼”笼罩下的异域风情。那会儿,你会觉得视觉的享受都能把海河的海腥味儿稀释、吹散呢,真是爽朗的时刻啊。

有很多个夏日的晚上,我们就是这样吹着海河的风走过的吧。只是,海河的风啊,终究不够凛冽,它还是有些力不能及的。今天看到“天津这座传销之城”这样的大字赫然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总是感觉不舒服。不是害怕,不是细思极恐,也不是失落失望,只是觉得“你们怎么会这么称呼这座城市”、“为什么是天津”。

我对天津可能没有那么淋漓尽致的情感,但它毕竟是一座不错的城市。天津有我们一代总理的纪念馆,是我们一代总理的故乡。天津一众相声名人逗乐了几代人,也把天津方言传播到各个地方,每个人在插科打诨的时候都能来上那么一两句。狗不理包子虽然难吃吧,但叫出去,那也是响当当的天津符号。一条海河穿过一座城,这是首都也羡慕不来的。

天津紧挨着首都,是京畿重地。它像一个中规中矩的孩子,在首都烈焰繁花的光芒之下踽踽独行,没有新闻,不会出错。我一直觉得,天津在一段时期内就是这样了吧,像一个书香也富裕家庭的女子,占据优势资源,不必哗众取宠,不必为赋新词强说愁,稳步成长,宠辱不惊。甚至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同学中就有人进入了南方某省的传销组织,我还在内心特别庆幸,庆幸我在北方天津,离北京那么近,是安全的。但现在看来,它不是。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好在,毒瘤被发现,阴霾会过去,身体要痊愈。

这座我待过五年的城市啊,终究是与之建立起了联系的。就像《小王子》的故事一样,我们是有过联系有了牵绊的。我把非常美好的二十几岁留在了天津,我在天津经历了暗恋里最美妙的好多个时刻,也在天津经历了亲人逝去最悲恸的时刻。校门口的各色小吃早就俘获了我的胃,我也对没有等到合适的人所以没有坐上去过的“天津之眼”充满向往。天津啊,我们到底是爱过的,爱着的。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李小白
作者李小白
5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李小白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