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

质壁分离 2017-08-11
昨天在路边看到了一只受伤的小燕子,奄奄一息,腿上已经爬了不少蚂蚁,我捧起了小燕子,拍掉了它身上的蚂蚁,带它回家,检查了下身上没有伤,喂了一些水,又抓了几只小虫子喂了喂,好像精神一些了,晚上用纸盒子装着放在了厢房里,今天早上看了下,还是死掉了,结束了它短暂的燕生,我没有救活它只能去外面的田里挖了一个坑把它埋掉,埋得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将近二十
年前一个小女孩也是在田里埋小鸟,不过那是一只小麻雀,那个小女孩很调皮,在书上看到了一种捕鸟的方法,非要一试,结果是捕到了一只麻雀,但由于操作有误,那只馋嘴的小麻雀被活生生压死了,小女孩很难过,哭了,她真的不是故意要害死这只小麻雀,但小麻雀确实是死了,小女孩就捧着小麻雀把它埋到了田里,没错,那个女孩就是我,将近二十年来,我经常会想起那个小麻雀被压死时候的模样,然后就会觉得自己特别罪恶特别残忍,到现在都无法原谅自己。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质壁分离
作者质壁分离
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质壁分离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