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和梅

余男 2017-08-11

“似曾相识燕归来” 可惜这燕却不是相识的燕,幸好景还是旧时的景。 我倚靠在窗前,透过窗子飘进来梅花的香气。我乘醉吟诗,看着窗外旖旎的景,看着新来的燕子在梁间避雪,我暗自流泪。 生命本就是一场羁旅,迢遥跌宕。没有谁注定为谁而生,也没有谁注定为谁而死。但这燕和梅却注定伴我一生...... 我出生在一个即将落寞的书香门第。我出生那天大雪疯了似的往大地倾泄,听到哭声后,我被洗净了身,裹到襁褓中去。这时屋内竟飞来一只燕子,跳到我的襁褓中去——避雪。 当然,这都是听别人的传言才的得知的。 而庭院中竟也多出一枝梅花。燕避雪,庭生梅,这定是不合时宜的。但众人却都认为这是吉运之象征。 我的出生带来了这吉运,也带来经久不见的丰收。 雪停了,燕飞走了,父亲在家中修了一个燕窝。因这场大雪,秋种的麦子全都有了足够的水去滋润。我也因了这种际遇,得了个名,叫薛燕,多像个清秀女子的名字啊,可我终究是个须眉浊物的男子。 燕飞走了,雪停了,庄稼丰收。我的家境却一年比一年更加落魄了。每每到我生辰的时候,父亲皆不见踪影。 我问母亲:母亲,母亲,父亲哪里去了,为什么不给孩儿过生辰。 母亲回道:好孩子,你可知你生来体虚,自你出生之日大雪之后,每到此时日,皆飘大雪。而有一味治你体弱的药材正是逢大雪才出现,你父亲正是采它去了。 每每母亲都是在给我过完生辰之后便去寻父亲。然却并没有一次找到这味药材。 而这时那旧时的燕子也又在房檐中出现了,父亲回来时,大雪正好停住、家燕正好飞走、梅正好消失,而我正好年长一岁...... 听了母亲的话,因我彼时年纪尚小,只是似懂非懂的点头。 时间荏苒,我的家依旧是苟延残喘,却也能勉强度日。 我虽家道中落,毕竟也是书香世家,也颇是一个有才情的人,正值青春懵懂之际,正是喜些自然的景物。 我喜欢梅,而这梅每每我生辰这天都会傲然开放。沁香的香气夹着冷气全都涌进了屋内。偏这燕子也守在梅花身旁,更是别具一种味道。每到此时,我都会给梅花画上一副画,偶或题首词,虽比不得名家,却仍有自己的趣味在里边。 是年,正值我十岁生辰。窗外依旧飘雪,我因母亲做饭的空当儿,独自踏雪寻梅,梅寻着了,却并没有寻得那家燕。我又去梁间找寻,只寻得燕窝,想它应该是在里面吧。 我心道:你这家燕也竟有些才情,也会赏些自然之景。可惜终究是畜生,喜爱到今,竟也腻了。 我摘下了一只梅花,便寻回屋中。把梅花插在瓶中,整个屋子都漂着梅花的冷香。 母亲突然出来,看到花瓶中的梅花,呆呆的走到跟前儿,暗自的留下几滴热泪。 母亲说:你这混账小子,这梅花长得好好的,你又凭什么摘下它来,可知你这是杀戮之心! 我说:我只想把它移置屋中,好方便赏它。 母亲答道:你且记住,以后不要攀摘梅花,你生辰之日,凡活物,有生命者,皆不得触碰! 我心虽不服,但也并无他法,只得答应。 饭后,母亲给我过完生日,母亲也出去去寻父亲了。我独自躺在炕上,这时闻得叽叽喳喳的燕子声。便觉惊奇,心道:这燕子不好好在窝里歇息,凭它怎么又开始叫嚷起来了呢? 我心里疑惑,便出去寻个究竟。却看到这燕子却是正在梅花旁边叫嚷。细细一听,竟有些许悲伤之意。一会后,方才止住。 我心道:这畜生难道竟是为我攀着梅花伤景而泣。 越想越觉得是。心下想到,我竟比不得一个畜生多情。便立誓不再伤这梅花。 一晃眼儿又是许多年过去了。 家道已经破败,如今只剩得一处儿房产。但也比普通百姓人家要富庶些。父亲母亲老去的速度远超我的想象。竟比那劳苦人家老的还要快。我担心他们会早早的离我而去,便百般孝顺,因此,还成了远近闻名的孝子。但由是如此,他们老去的速度却不见丝毫的减慢。 又到了我的生辰之日,我心疼父亲,强留住父亲不要再去寻找药材。 我说:父亲,您别去寻那劳什子药材了,寻了十三年了,终究没寻到,而我也并没有什么病症。 父亲说:好孩子,终究还是你心疼爹爹,只是你这病症虽是如今不显,但终究会有年老之日,那时候这病症再犯了,你岂不是无处可医?爹爹没事,寻了这么多年了,也没什么闪失。 我说:还说没什么闪失,就在我十岁那年生辰,您不就是断臂而归吗? 父亲答道:那是父亲到家之后不仔细滑倒的,你竟放心让爹爹去,不会有事的。 母亲也和道:好孩子,你让你爹爹去吧,一会娘就去帮衬他,都这么多年了,也都习惯了,一下令他不去寻了,终究不适应。 我听父亲执意如此,便让他去了。 吃完饭,过完生辰,我斜乜着母亲,见母亲起身要去门外。 我说道:母亲,您出门小心点,帮我劝劝爹爹,让他找不到就赶紧回来吧。 母亲答应了,便出门去。我听母亲已经走远,便循着脚印去寻母亲。 循着循着,寻至一块巨石钱便发现脚印断了,我心下以为母亲遇到不测,便一边四处找寻,一边喊母亲。寻了半天,我却没有发现任何有关母亲的踪迹,我越来越急,忽然被什么东西一绊。 母亲道:醒了,起来吃饭吧。 我才发觉着竟是梦,但却是真真儿似的,盥洗的时候,发现手上不知什么时候破了皮儿了。 吃毕饭。 母亲道:以后下雪天不要出去,邻村的就有一个下雪出去,迷了雪路我答道:是,母亲,孩儿知道了。 往后又过了两年,又到了我的生辰,过了这个生辰,我便十六岁了。 母亲道:你日后如果没了娘亲要好好孝敬你爹爹,那窗外的燕子恐是不再来了。 我说:娘说这话岂不是该打,什么有了没了的,说这丧气话,要我说,怎么您也得活到耄耋。 娘笑着说道:好好好,娘一定要活到那时候,到时候抱大胖孙子。 吃毕饭,娘没有去找爹爹。我也好奇,只是终归只能按下念头,去窗外去看那燕是否来了,可等了半天,也不见那燕来。 次日一早,父亲回来了,说终于寻得了一味药,只要还差一味。 这时母亲让我和爹爹进娘的屋子里。一进门,看见母亲竟是面容憔悴,命不久矣之态,我赶忙扑到母亲怀里。 我说道:母亲,您答应过我的。 母亲笑着说道:以后好好孝敬你爹爹,娘恐怕是熬不到抱孙子的时候了。 母亲说罢,便身体僵直,咽了气。 我顿时觉得五雷轰顶,坠坠的便昏倒了下去。 我按照母亲的遗愿,越发孝顺父亲了。 到我十七岁那年生辰,雪依旧是平常之态,要说有什么不同,那便是曾经的燕子不再来了。而雪中那枝梅花竟然也不见了踪迹。我心里发慌,觉得要有什么事情发生。 是日,父亲没有按照常例去采药。 我问道:父亲您怎么不去采药呢? 父亲说:你娘不在了,爹陪你过生辰。 我说:父亲,不用担心我的,你尽管出去采药吧!兴许今天就能得到那位药材呢? 父亲笑着说道:行行行!既然好孩儿要我去,我便去。 但没等两个时辰,父亲便回来了。 我问道:父亲您怎么回来? 父亲道:真被你说中了,爹爹采到那味药材了。 说罢,边去给我制药,我心下只觉得慌慌的,外边的雪越下越大,竟有雪灾之势。 父亲制完药,把一个通体血红的丸药交给我。 说:下一个生辰,你就服它,切记不可忘掉! 说完,父亲便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我恸哭起来,心下觉得胸内一热,便吐出一口热血来。 哭着哭着,便觉脑袋一昏。 我循着那脚印走去,脚印尽处,忽见一个大石头,只听见那石石头背后有人窃窃私语,仔细一听,竟是父亲和母亲。 母亲说:这孩子是个人,但却是咱们俩生的。那道士在他出生之时便说,这孩子恐是活不到弱冠啊! 说着,母亲便留下了眼泪。 父亲说道:是啊!这孩子如此听说孝顺,可怜见的。 母亲说道:按那道士的话,用我们俩这内丹每年在它生辰时,经雪洗涤后,方可治愈这孩子。 父亲说:可惜到时候我们可就油枯灯尽了。 母亲说:为了孩子,这也由不得我们了。 我听后,如五雷灌顶,踉跄的退了几步,却不知竟踩到树枝发出声响。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一早了。原来这竟是梦! 在我弱冠时的生辰的时候,我吃了父亲给我制得丸药。一切都像平时一样,但只是下雪,燕和梅却不见了踪影。 我怀旧,依旧在院内种下梅花,依旧留着燕窝,等待这燕归来。 我倚靠在窗前,透过窗子飘进来梅花的香气。我乘醉吟诗,看着窗外旖旎的景,看着新来的燕子在梁间避雪,我暗自流泪。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余男
作者余男
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余男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