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的陨落》-流水账般的记述

Transformer 2017-08-11

当格雷戈里.别斯科夫看着眼前失败的托洛斯基以及从国外流亡归来的列宁;当沃尔特.冯.乌尔里希轻描淡写的说出被逮捕者是阿道夫.希特勒。当比利.威廉姆斯看到乔治五世朝他挥手;当格斯纠结着要不要叫醒熟睡的威尔逊总统。他们就已经开始随巨人一同踏上了征途。

英国

比利威廉姆斯的父亲用轻蔑的声音告诉刚刚从教会学校毕业,即将成为一个矿工的比利,他说一个公爵的女儿凭借一件奢华时尚的衣服赢得了二百五十个金币,而这将是十三岁的小比利五年的工资。

镇上同样身为矿工的普莱斯用比利哥哥的死嘲弄刚刚下矿井,被道车吓得惊慌失措的比利。

而比利回应这些嘲笑和捉弄的,是自己幻想出的与自己同在的耶稣。

比利的姐姐艾瑟尔是伯爵菲茨赫尔伯特的女管家。菲茨并不是一个贪婪而狡诈的贵族,他只是自私地对自己抱有的信念深信不疑。作为英国贵族的菲茨遵循着人们对绅士的要求。菲茨从不像俄国贵族那样殴打佣人,甚至对这种行为感到愤慨。菲茨甚至不希望自己迷人的俄国公主热衷同房这件事。(但根据后续的故事开展,菲茨这种形象显然并没有保持多久。)但菲茨勾引了艾瑟尔,而艾瑟尔也热烈的回应了菲茨。就像所有口口声声说是自己代表了所有人的青春却让观众找不到一丝自己青春影子的电影一样。

真正能让女人成长的,要么是恋爱,要么是堕胎。

菲茨的父亲告诉他“一个酒窖需要秩序,远见和品味。”这些美德让英国变得伟大。

这些秩序赋予菲茨的财富和特权,也让菲茨一直怀抱着回馈它的勇气和信仰。但也正是这种信仰和勇气让菲茨这种人轻易的想用战争证明自己的勇气,甚至漠视那些每天都在发生的死亡,不论是因为矿难、战争或者疾病。

这些秩序让穷人一瘸一拐的走在丑陋的低矮灰败的砖房之间,这些秩序也让富人大步流星安闲自在的走在充满鲜花和绿树的私人庄园里。

如果说菲茨代表着实体的贵族,那么菲茨的妹妹茉黛正好相反。作为女权主义者,她是摆脱了经济束缚的精神贵族。所以菲茨会鄙视殴打佣人,但不会真正的希望平等,因为菲茨认为平等会使秩序崩溃,甚至男女之间的平等也不能被容忍。但茉黛希望男女平等,而且对阶级平等远没有菲茨那样抵触。或许是因为茉黛的账单从来都是菲茨代为支付。

俄国

但俄国贵族并不觉得他们需要这样的秩序。

他们肆意杀戮为他们种地的农民,格雷戈里的父亲就是在这种杀戮中绝望的死去;他们在饥荒的时候仍然举办盛大奢华的派对,他们甚至不觉得底层人民需要抚恤和慰藉,他们相信枪炮可以压制一切不和谐的声音,而格雷戈里就是目睹这一切不合理存在的士兵之一。

当英国的君主抚慰矿难中失去亲人的寡妇和幼童时,俄国贵族却在荒淫无度的挥霍着祖辈积累的财富。讽刺而又让人惋惜的是被残暴统治的俄国人民寄希望于自己的沙皇。

“他们虽然不知道自己在盼望沙皇能够做什么,他们只是觉得,只要他们的君主知道他们所受的委屈,他就会以某种方式纠正和弥补。”

也许是英国的工人阶级面对统治者表现出的团结和克制,让统治者感受到了对团结的恐惧,也许是俄国人民对统治者乞求般的抵抗,助长了统治者的暴虐。

对抗的结果,是矿工的儿子比利威廉姆斯成为议员比利威廉姆斯,而机械工人格雷戈里成长为国防部长格雷戈里。

美国

而那个杀了警察,抢了哥哥辛苦积攒买到的船票,睡了自己哥哥喜欢的女人的列夫,却在美国如唐璜般飞黄腾达。甚至,列夫飞黄腾达最重要的一步就是睡了美国议员杜瓦的未婚妻,奥尔加。

格雷戈里娶得是那个被自己弟弟抛弃了的卡捷琳娜,杜瓦最开始一见钟情的奥尔加却是放荡并充满肉欲的荡妇,有意思的是卡捷琳娜最终选择了在自己身边的格雷戈里,杜瓦幸运的被罗莎俘获。

德国

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表现处的残忍,似乎还远远没有达到邪恶地步。

沃尔特说他想要的是“发展科学、制造业、商业,实现现代化并且成为一个自由国家的德国”。他想要的是“和平和繁荣”。

沃尔特的父亲说,“面对西部的法国,东部的俄国,他不允许自己的祖国同时面对两条战线,还有虎视眈眈的俄国”。

这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不得不被发动的原因之一。

跨越国界的爱情

随着巨人一起陨落的还有那些巨人般的生活派头。俱乐部式的服务,庄园式的避暑胜地,繁复的礼节,眼花缭乱的盛装舞会,还有原封不动被端回厨房的沙拉,甜点,美味小盘菜,水果,花色小蛋糕,都让大多数的平民阶层心生羡慕。

“就像王子第一次走进被施了魔法的城堡”,只是王子不一定会遇到沉睡的公主。

底层人物的爱情离不开生活中的琐事,一栋房子,一笔数目不小的财富都是考验底层人物爱情的试金石;而这些让底层人物欢喜让底层人物忧愁的物质和财富绝对不能出现在王子和公主的爱情中。

王子和公主的爱情只能和国家命运相关,他们经历的是战争洗礼的爱情。比如茉黛和沃尔特。他们在世界大战爆发的前一天成婚,他们在二次世界大战的漩涡中生离死别。

那灰姑娘和王子呢?正如艾瑟尔和菲茨。他们的感情需要逾越的是阶级的鸿沟。最终,艾瑟尔也只能选择的同样出身底层的伯尼。那个将事业置于爱情至上的伯尼。不知道艾瑟尔有没有问过自己,爱惜自己名声的菲茨和爱惜自己事业的伯尼,有什么不同?伯尼接受了菲茨遗留给艾瑟尔的劳埃德,所以伯尼就是真正的爱艾瑟尔?这个逻辑和比利不在乎米尔德里德的四个孩子一样,只有伴侣接纳了另一半所犯的所有错误或者过往,那他才算是真正的爱一个人?还有格雷戈里与安捷琳娜,格雷戈里在余下的一生中,都只能向疼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自己的侄子,否则他面临的就是失去自己的伴侣,多么残忍的选择。

回想起来,格雷戈里与安捷琳娜,列夫和奥尔加,杜瓦和罗莎,他们的爱情都没有超越他们的阶级,如果超过了,似乎就必然不会圆满,比如列夫和奥尔加。代表自由的美国夫妇杜瓦和罗莎,一个是参议员的儿子,一个是教授的女儿,一个最终成为了参议员,一个最终成为了记者。

有趣的是,所有后续的人物都出现在开头的那场聚会,哦,除了还在矿井挖煤的比利,还有机械厂里劳动的格雷戈里和列夫两兄弟。但他们兄弟两人的仇人公主碧,比利的姐姐艾瑟尔,都参与了这场宴会。

在不久的将来,比利,格雷戈里,列夫,都凭借自身的努力在动荡的时代拿到了类似这样宴会的入场券,问题在于,这种宴会从来没有因为时代的变迁而销声匿迹,改变的只是出席这场宴会的客人。不论此时还是女管家而后来成为英国女权运动的领导人之一的艾瑟尔;还是这场宴会的女主角之一后来却为了爱情选择在异国他乡默默无闻并最终成为时代牺牲者的茉黛。只有出席了这场宴会的人,才有资格对时代品头论足。这就是《巨人的陨落》的表现出的精英主义吧。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Transformer
作者Transformer
101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Transformer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