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一场

执笔玛莎 2017-08-11

梦一场

2016-11-14 00:1238

曾经的曾经,我也会因为苦瓜太苦而落泪。

缘分,是一个充满了神奇的不确定性的因素。我遇到很多人,或者说,我遇到很多种生活。但当我进入自己的角色中时,我与各种缘分就终止了,我独立了,我停止了。每当这时,我是一杯波澜不惊的水,任凭蒸发,消散在一阵又一阵的灰尘里。看啊,我许了自己自由!

有一个人,他说我没有灵魂,我不忍心告诉他,你的灵魂伤痕累累,而我的灵魂在梦中安逸地睡去。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甚至理性到让自己都觉得可怕。可是,又是什么支撑着我的情趣审美?理性至此,也掌控不了大部分时间在做梦的我,想到这些,我会乐呵半天,沾沾自喜。

家里有一部口琴,二十四孔的,因为听到一首爱尔兰画眉突发奇想买了回来,摆弄许久才发现我爱的不是口琴,而是练成歌曲后的自我良好,既然不爱它,就没有必要让它裸露在角落,我打算重新为它寻个知音。爱梦如我,最怕梦醒。

我的家,我的城市,承载了梦的器皿。我从未想过永远留在这里,但这一刻,我无比的爱它,比任何时候都思念它,即使我还在这,我宁愿我是个婴孩,匍匐在这片土地,我宁愿我是个老人,蹒跚而行直至终点。

曾经的曾经,我也会因为月光而温柔。

曾经的曾经,我瑟瑟发抖,看那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禁止转载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执笔玛莎
作者执笔玛莎
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执笔玛莎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