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星光真好,现在想起来还像照在身上

墨||待到醉時說 2017-08-11

读研的第二年,搬新校区搬到了北京房山大学城。那是真正的郊外,目之所及荒无人烟,庞大的轻轨和高架桥像怪兽一样突兀地立在学校旁边。

好处是没有什么光污染,也没有遮挡物,有月亮的夜晚,可以照见回校的路,没有月亮的夜晚,可以看见完整的星座。

快要毕业的一天晚上,我从图书馆出来,路上人很少,有男生在篮球场边和女朋友打电话。半弧形的苍穹,蓝得深不见底,密密麻麻的星星从天空的一侧到另一侧。

那个时候,因为想要在离开北京之前赶完手头的稿子,没日没夜地写字,只要一停下来,就会难过自己没能隆重地跟自己的读书时光告个别。

满目的星澜,如珠的月光,细微的猫叫,朦胧的球场,呼啸的列车,逆行的人潮,陆离的霓虹,夏天好像从此结束。

后来的一次是在垦丁。

早春二月,整个台湾都在湿答答地下雨,只有垦丁毫无顾忌地出着大太阳。整个白天,沿着海边骑着机车,风呼呼地从耳边过,一路高兴地唱着歌。

从风吹沙往回走的路上,天几乎已经黑了,但路的另一侧天空,云朵组成的一只巨大的穿山甲几乎没有变样,还是我们来的路上的样子。

因为太饿,停下来坐在公路边啃青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风很大好像还能听见远远的海的声音,天上的云厚厚薄薄,飘走一堆又...

读研的第二年,搬新校区搬到了北京房山大学城。那是真正的郊外,目之所及荒无人烟,庞大的轻轨和高架桥像怪兽一样突兀地立在学校旁边。

好处是没有什么光污染,也没有遮挡物,有月亮的夜晚,可以照见回校的路,没有月亮的夜晚,可以看见完整的星座。

快要毕业的一天晚上,我从图书馆出来,路上人很少,有男生在篮球场边和女朋友打电话。半弧形的苍穹,蓝得深不见底,密密麻麻的星星从天空的一侧到另一侧。

那个时候,因为想要在离开北京之前赶完手头的稿子,没日没夜地写字,只要一停下来,就会难过自己没能隆重地跟自己的读书时光告个别。

满目的星澜,如珠的月光,细微的猫叫,朦胧的球场,呼啸的列车,逆行的人潮,陆离的霓虹,夏天好像从此结束。

后来的一次是在垦丁。

早春二月,整个台湾都在湿答答地下雨,只有垦丁毫无顾忌地出着大太阳。整个白天,沿着海边骑着机车,风呼呼地从耳边过,一路高兴地唱着歌。

从风吹沙往回走的路上,天几乎已经黑了,但路的另一侧天空,云朵组成的一只巨大的穿山甲几乎没有变样,还是我们来的路上的样子。

因为太饿,停下来坐在公路边啃青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风很大好像还能听见远远的海的声音,天上的云厚厚薄薄,飘走一堆又飘来另一堆。

天高路遥,人太渺小,又太富有,好像整个天空和整片草原都是自己的,可以使劲发呆,使劲挥霍。

当时看到的星空,也不算什么惊世骇俗的美丽,或许只是时光正好,或许只是身边有恰好的人。但真是感激啊,有过这么好的时刻,在每个绚烂消极的夜,就只想平淡地说:

“那晚星光真好,现在想起来还像照在身上。”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墨||待到醉時說
作者墨||待到醉時說
12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墨||待到醉時說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