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6

六佳 2017-08-11

突然很害怕,感觉死亡像是越来越近了。 从恐吓到接近,愈来愈近。 死神举着镰刀,在温暖的春静静悄悄的接近我们。 轰的一下,噩耗传来 ,外公左半边瘫痪了。 我想起来那个夜,我去市里比完赛回到属于我的那个静谧的小小山村,因为不敢走夜路,外公拿着手电走了三里对路来接我。 老人家怕错过我所乘的车,从下午一点一直等到了晚上七点,终于等到了我。我下车的时候,路边静悄悄的(那时连路灯都没有) ,几个小小的房子错落而依。隐约的从别人的房子中透出的吝啬的灯光中,我看到了外公。 外公笑呵呵地向我走来,打开了紧攥在手中的手电筒。 那条小路很长,但在外公打在我脚前那小小圆圆的光圈中似乎一点也不远了。那时外公的脚很轻快,几不可闻。伴着满天星辰和阵阵虫鸣,我们到了家。 我的步子越来越轻快,像当年的外公。 而外公,越发年迈,越发行动不便。 我还记得那个远房的小舅舅,在我年幼时他经常来外婆家过年,外婆总算热情好客的,不管是谁来了自己家都一定会留住你吃饭。 小外婆和小外公在外地,总是不回家过年,外婆心疼他一个人在家孤苦伶仃,年年都是留他在家中过年。 (那时候还没有禁烟花爆竹)小孩最爱玩的烟花便是五毛钱一盒的鞭炮,盒子里是一个个“小火柴”,一划就着,着了就要远远地扔出去啊,然后就有“砰”地一声。 那个小舅舅还是少年的模样,爱笑爱闹爱玩。他凑在我边上和我一起玩鞭炮,把鞭炮扔进泥泞的田中,看着泥水四溅;扔进盆中,水花四溅,然后我们哈哈大笑。记忆中他把鞭炮扔进盆里,盆被炸碎了他吐着舌头懊恼的神情。 后来啊,听说他成了家立了业,有了个可爱的女儿,杏仁大的眼忽闪忽闪的。他的生意也是走上了正规,开了家超市,财源广进。 小外婆小外公也回了老家,开始享受齐人之福。 日子悄悄好起来的时候,悲伤却早已开始酝酿,就像暴风雨前的平静。 小舅舅猝了。医生诊断是过度劳累。 白发人送黑发人,留有孤女嗷嗷待哺。 远房的叔叔,在二胎开发是也赶了个时尚,生了个二胎。 是个虎头虎脑的女儿。生得真是肤白貌美,眉眼像爸爸,脸盘像妈妈。 小女儿长得很快,虎头虎脑越来越虎头虎脑。 哦,原来,不是大头,也不是“毒奶粉”,也不是长得快。 是脑积水。 手术房的亮起很久后没有暗下,焦急的年轻父母在门外苦苦等待,像是走了一趟鬼门关。 医生公式公办,没带一丝情感,“孩子的智力受损了,以后自理也许会成问题。” 年轻的父母,在这几天,像是一下子就老了。 舅舅结婚很晚,总算遇不见对的人。“熬着熬着”就三十几啦。他总算遇见了合适的姑娘,后来那个心善的好姑娘成了我舅妈。 舅妈简直是新时期小公主翻版,不会做饭,不会带孩子,不会存钱......她的种种“不贤”得到了家里人很多的诟病。但是舅舅就是愿把她当成个公主宠,烧饭不会,那我来好了,舅舅的厨艺越发精纯,我每次回老家,就眼巴巴等着舅舅下厨;不会带孩子,那我来好了,舅舅眼瞅着要奔四十了,依旧像个孩子王,带着女儿上天入地;不会存钱......舅舅也没管过她,花吧花吧,反正钱就是挣来用的,你爱买买买那就买吧。我觉得舅妈是世上顶幸福的人。 一口口血沫,开出来荼靡的花,触目惊心。 因为一直在吐血,做不了准确的检查,医生说,很有可能是肝硬化,晚期。 我不懂这个意思,上百度,输入肝硬化晚期五字,打开的页面铺天盖地的都是肝硬化晚期还能活几年。 我不明白,一直都善良和煦,体格好的舅妈怎么会这样。 小妹妹上次还念叨着妈妈要给我生小弟弟了。原来,舅妈被我们嘲笑的大肚子,是肝腹水。 为什么发现地这么晚? 医生说,这个病,到现在只能吊着,开销也很大,如果不治,病人只能呕血而亡,治,只有一个途径,换肝。做好经济准备。 舅舅第一次产生了没有阻止舅妈乱花钱的悔恨。 我希望,舅妈平安,愿一切都是误诊,判断错误。 和母亲打电话,我们俩都是不胜唏嘘。我突然就哽咽了,妈,你和老爸,一点要一直好好的。 愿,你们的家人,你们,都能好好的。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六佳
作者六佳
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六佳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