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滇讀詩記 之 十九

脉望 2017-08-11

昨天朋友推薦。距離石屏城四十來公里的大山深處有個老旭甸村。幾百戶人家都用石頭砌房子。而石頭大多是植物化石。漫步村中。如同穿越洪荒時空走在凝固森林之中。聽得興起。決定今天去走一趟。說是四十公里。卻全是盤山險路。前半程盤旋到谷底。後半程又扶搖而上。直至群山之上。雲霧之中。有十公里左右的路且是只容一車的鄉道。

中午到得村裏。靜悄悄沒有外人。村民主要收入大約是烤煙。每遇一戶人家則必有熏烤煙葉的小樓狀若碉堡。村中的房屋的確多由亂石壘成。看似大小不一不規範的石塊湊到一起便成四四方方的石屋。湊攏牆邊細細打量。果然不少石塊的表層便有清晰葉脈。非常奇妙的體驗。

想起最沉靜的卞之琳的幾句詩:“我要有你的懷抱的形狀。我往往溶於水的線條。你真像鏡子一樣的愛我呢。你我都遠了乃有了魚化石。”隔絕以至於此。傷心之極而又克制之極。詩人固執地把自己情感上的傷痛凝結成艷若琥珀。再反觀自視。用距離感來造就美學意義。卞之琳是義山之後一人而已。我觀葉脈自然沒有傷痕。只是覺得美麗不可方物。

上億年各種因緣際會才把柔弱草葉鍛鑄成葉之形石之質而得永恆。這樣的天地境界淵明的詩中唯《讀山海經》系列的第二首可以相仿佛:“玉堂凌霞秀。王母怡妙顏。天地共俱生。不知幾何年。靈化無窮已。館宇非一山。高酣發新謠。寧效俗中言。”表面是寫對西王母的贊嘆。其實不如理解為淵明自己的胸次浩蕩。空明澄浄。

再對照今天在老旭甸村的見聞。“天地共俱生。不知幾何年”真是對這些化石最佳的描繪。踏上返程之時。遠處深山大壑氤氳白雲無盡。回望村落。似乎也隱遁在“玉堂凌霞秀”的世界之外去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脉望
作者脉望
502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脉望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