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本色——直面人性的弱点

桔梗花开_27677 2017-08-11
英雄,首先是人,那么就会同样具有人性的各种弱点,古来对英雄的塑造多在表面,英姿勃发、气吞山河、胸怀万民、大公无私。。。简单地说就是一个十全十美的楷模。而燕双鹰恰恰是有着诸多缺点的矛盾体,他有时很偏激,有时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他还会报复。他来自黑暗,因此不惧黑暗,甚至可以说他的性格中或多或少含有黑暗之处,但他的灵魂又是如此渴求和珍惜光明。闲话撇过,切入正题,具体而论


“我不会杀没有枪的人。”


     当理惠说出那句话时,他的眉心微动,他清楚,这不过是理惠为替步鹰求情急中生智的借口罢了。但,他顺坡下了。
    是软弱吗?是仁慈吗?好像都不是。一个连死都不怕的“硬骨头”,怎么会软弱?面对残害家人、卖国冷血的侩子手,怎么会仁慈?但事情就那么发生了,面对面的时候,他有十成的把握,却最终放下了握枪的手。
    这不是他第一次“优柔寡断”,但却是最后一次。在此之后,他面对敌人再也没有半丝犹豫。此时此刻,所有他爱的人,他的亲人,朋友,都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无法挽回,而面前的这个人纵有万般不是,却救过他的命,曾是教他百艺的师父。还有理惠,理惠!——这个唤起他内心残留的最后一丝柔情的人。他不忍,他的灵魂令他不忍,却也不甘心,最终丢下一句...
英雄,首先是人,那么就会同样具有人性的各种弱点,古来对英雄的塑造多在表面,英姿勃发、气吞山河、胸怀万民、大公无私。。。简单地说就是一个十全十美的楷模。而燕双鹰恰恰是有着诸多缺点的矛盾体,他有时很偏激,有时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他还会报复。他来自黑暗,因此不惧黑暗,甚至可以说他的性格中或多或少含有黑暗之处,但他的灵魂又是如此渴求和珍惜光明。闲话撇过,切入正题,具体而论


“我不会杀没有枪的人。”


     当理惠说出那句话时,他的眉心微动,他清楚,这不过是理惠为替步鹰求情急中生智的借口罢了。但,他顺坡下了。
    是软弱吗?是仁慈吗?好像都不是。一个连死都不怕的“硬骨头”,怎么会软弱?面对残害家人、卖国冷血的侩子手,怎么会仁慈?但事情就那么发生了,面对面的时候,他有十成的把握,却最终放下了握枪的手。
    这不是他第一次“优柔寡断”,但却是最后一次。在此之后,他面对敌人再也没有半丝犹豫。此时此刻,所有他爱的人,他的亲人,朋友,都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无法挽回,而面前的这个人纵有万般不是,却救过他的命,曾是教他百艺的师父。还有理惠,理惠!——这个唤起他内心残留的最后一丝柔情的人。他不忍,他的灵魂令他不忍,却也不甘心,最终丢下一句话,“我会看着你死的”,毅然决然地转身了。
   开弓就没有回头箭。一声枪响,身后的世界又染上了几分清寒。爱人与仇人同归于尽,残阳黄土,座座坟茔之前,肃立的只有他,一个因为阴谋被错误搭救的人,一个孤身与不可抗的宿命战斗的人,一个此时唯一还有血肉去感受痛苦的人。
    如果当初他开枪,步鹰会死(排除他穿着防弹衣的情况),这一切会不会变得不一样?他会不会拥有理惠?他心中的坚冰会不会有朝一日融化?但是太晚了,他自身致命的弱点——是的,在关东山,任何善良都是弱点——使这一切都太晚了。他后悔过吗?虽然他没有表露出来,但我相信,他后悔过,他曾不止一次地梦到理惠死的那一刻,一次次被那刺耳的枪声惊醒。
有些东西开始了,就没办法结束,比如仇恨,比如爱情,比如悲伤。“我不会杀没有枪的人。”这条准则他奉行了多年,也许是履行一个很久以前的承诺,也许以此来缅怀逝者。越是尽力地挽回,越是无尽地失去,这也许是最大的悲剧吧。慨叹遥深,绵延不止。


“因为我的名字叫燕双鹰”


   失忆,这一影视剧中永恒而经典的情节,终于在燕双鹰的身上显示出了它最大的魅力。悬崖坠马,浴血重生,小燕不再是冷峻的小燕,而是亲切的大喜。失忆对他来说,不仅仅是想不起来一些往事,他忘却的是以往惨痛的人生,是深埋在心底的出卖与背叛,是硬生生扯断的世间最后一丝温情,是为求生存不得不流露出的冷酷与诡秘。如今,伤痛离他远去,他孤身一人,仿佛不曾有过亲人,而不是惨遭杀戮;他游荡在外,仿佛是一个生来自由的灵魂,而不是被人世所抛的孤魂野鬼。我们需明晰一点,燕双鹰不是天生横刀立马的关东大侠,他只是一只折断双翅、推下悬崖的鹰,忍着剧痛挣扎着飞起,只为博得生存的权利。因此,当他获得新生时,本性中美好的一面就展现了出来,冰冷了许久的血液又重新流淌起温暖,在昏灯下,在篝火旁,他的每一次微笑都变得纯净,双眸泛起迷人的光芒。
   很容易理解,当小玲找到他,告诉他真相时,他为什么不愿意回忆。也许是潜意识里,他知道那将会是一段不愉快的经历。
   “我的神经没那么紧张,反应也没那么迅速;我的双手不敢握抢,害怕鲜血和死亡,这怎么可能是一个杀手呢?”比起说服小玲,他更像是在说服自己。别人眼中可怕的杀手此时害怕了,害怕失去家一般的感觉,失去短暂的平静的生活,害怕重新卷入阴谋的漩涡,更多无辜的人殆命于此。
留恋平静的生活,是人性的本能,也是致命的弱点。战乱的年代,注定不会留一寸净土,燕双鹰被逼之下,最终重新拿起武器,新仇旧恨,更加激发了他的愤怒。
也许,如果他的家人不被土匪所害,他会过着平凡的生活,成为一个平凡质朴的人,就像李大喜一样。然而,时光不会倒流,命运从不怜悯他人,悲剧已经铸成,就无可逆转。“因为我的名字叫燕双鹰”,当他手持双枪说出这句话时,不禁在心里苦笑道:燕双鹰啊燕双鹰,你已经没有退路了,你本不该奢望一丝宁静,只能活在枪口下,做人杰也好当鬼雄也罢,黑夜才是你永远的家。
如果希望使失望的伤口愈加溃烂疼痛,那就不该希望。此时此刻,信然。


“我想要回那条项链”


   印象中,这是燕双鹰唯一一次后悔当初的决定,推翻自己的断言。他总是一个向前看的人,已经发生的事,纵然伤痛,也必会硬生生咽下苦水,逼着自己踏出新的一步。唯独这次,他不忍,他留恋,他徘徊,他鼓起勇气,选择拥有这渴望已久的一份温情。
   如冰冷绵湿的阴雨中一簇跳动的火苗,如孤山荒岭的黝黑上一轮皎洁的清月,逸动着一丝温存,折射出一片清辉。想起苍色的山峡间,白马蹄住,目光交汇的一刹初见若相逢;想起漫漫长夜中,往事钩沉,此生不再的决绝话别;想起若真若梦的两世为人,忘了你的名字,却记得那等得太久的吻。
   那一个情字,让人对自己开始怀疑,让人好了伤疤忘了疼,让人重返峰回路转的希冀。无论多少次用冷峻的外壳包裹自己不受伤害,用冷酷,用戏谑将对手玩弄于股掌之间,他的内心始终还留存一方柔软的空隙,留给被他小心翼翼封存的爱。
   他从来不是为战斗而战斗,他在反思,想找一条通向更光明的路,他一次又一次挣扎,挣脱无尽的梦魇。如果说燕双鹰是不死的“鬼”,那就因为,他永远不会停止前行,哪怕在这深不可测的寒潭中,随时都有溺死的危险。
   “如果有一天,你以敌人的身份站在我对面,我希望,你不要向我开枪。”在他的潜意识里,已习惯将任何人与“敌人”这两个字连在一起,但是他足够坚强,在摔得遍体鳞伤的时候仍然展开坚硬的翅膀再试一次飞翔。这一次,他选择了久违的信任。
如果没有太多的后续,我想,小玲会成为他的伴侣,给他温暖,给他慰藉,与他彼此依靠走过一路艰辛。
   “我要你,永远带着我。”似乎是一个太遥远的声音诉说着承诺,放弃了安然尝过了苦涩走过了山长水远的路来见你。一个温柔的重复,安抚一个孤傲的灵魂,让他在无穷无尽的黑夜里不会忘记回家的路。


记得那个花了九年时间构思“燕双鹰”故事的有些忧郁的少年,记得那个宠辱不惊用流转的目光演绎万千角色的演员,那种执着与真挚,似乎已经相隔许久。那种古龙式的英雄,渐渐埋没在了大漠中,消失得无声无息。
最后心中浮出一首词,用它来结尾吧: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桔梗花开_27677
作者桔梗花开_27677
6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桔梗花开_27677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