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1

Fern 2017-08-11

从前,我爱笑,很爱笑,见谁都了乐嘻嘻,圆圆脸浓眉大眼的。

有人说,一个人能一直保持天真,那一定是周围的人付出太多所换来的。是啊,倘若人人都宠你疼你,自然不需要改变,最初的你就是他们深爱的你。然而,生活不皆是如意的,琐碎会打磨你的棱角,变成所谓的工艺品,从稚嫩到成熟,代价竟是剥夺笑容,你要挣扎着被束缚,哭着被雕琢,最后,当你变得很美很昂贵,孤零零的被摆放在高高的橱窗的时候,别人是羡慕的,而你是极落寞的。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感慨?可能是家里最近发生的事。从大学开始,我就很少与参与集体活动,不住宿舍,像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只有在考试的时候,我就会被抢着“包养”。可我无所谓啊,我的心思不至于多的总挂在别人身上,人多的地方是非多,尤其是女人多的地方,所以我的习惯是不插嘴,不过问,不发表意见,如果你想起诉,OK,只准说一遍,我绝对做好这枚聆听者,但只准说一遍!再反复翻炒就没意思了,好多事明明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却非要斤斤计较把自己弄得难堪,还希望有人奉承你,有意思吗?

生活在爸爸这边很累,我很少发小孩子脾气,比起哥哥姐姐,我更像大人,是啊,我的成熟源于被剥夺的笑容。我做不到阳奉阴违,我的假笑早已出卖了自己,我不喜欢听嚼舌根的话,不喜欢翻旧账说个没完没了,不喜欢纠结一件事死死不放,不喜欢像小狗一样谄媚者乞讨食物…那么我可不可以远离,可不可以不说话,可不可以不表态…答案残忍的是,不可以,你就出生在了这样的家庭里,一个改变不了也切不断的家庭里。我很苦恼。

妈妈这边自然是我储存笑容的天堂,有最疼爱我的外婆外公,他们不会逼我做不想做的事,吃不想吃的菜,说不想说的话,我可以随意的窝在被子里睡一天~虽然这边条件比不上爸爸家,但“温暖”这种感觉,不会有人拿金钱衡量。钱这种东西,不揣在身上,就没有温度。

没错,我不可否认,钱,可以解决很多事,唯一的是,弥补不了感情的缺失。我的奶奶,不仅没带过我,还轰走了待我极好的保姆姐姐,恶言相向,对媳妇更是刻薄刁钻,适当地出了名的那种恶婆婆。妈妈是医生,要倒白夜班,晚上加班的时候都是外婆带着,她会抱着我去上班的舞厅,饿的时候喂一口香蕉,然后听着音乐慢慢睡着。到现在依旧保有听歌睡觉的习惯。虽不喜欢奶奶,也被妈妈教育要对长辈有礼貌。以牙还牙不适用于家人。

奶奶慢慢开始想弥补吧,总一个劲㩙钱给我,可这有什么用呢,我需要的时候你没有给予的,现在我都不需要了啊,再多钱也填补不了缺失的一份爱和曾今的伤害。后来,我不爱对你笑了,不爱听你东扯西扯说这说那,拒绝成为我最大的宽容。

我就想远远的离开,到远远的城市,过着淡淡的生活,老死不相往来,虽然这话说的很没良心,也特不现实,好在思维从不受任何因素限制,在你麻痹的时候,闭上眼睛,去你想去的地方。

我的感情很少,可以匀给的人不多。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Fern
作者Fern
1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Fern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