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雪志---第五章 天上人间是苏杭

我不是发糕 2017-08-11
 
      

###第五章 天上人间是苏杭
  沐雨在迷阵中与荆紫洛住了一晚,次日一早便告辞出谷,起初荆紫洛还想跟着去看看来着,但想想也为自己的想法好笑,她可不是孤家寡人,陆仙霞可不会让她瞎跑。
  出了琼花谷的地界,沐雨有些茫然,她也不知道到哪里去,只得先四处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人家问问路。
  沐雨顺着大路一路前行,脚程极快,不多时便已行出四十里有余,在路边见到一茶肆。此时日过三竿,沐雨也觉有些疲惫,于是便想去喝一杯茶歇歇脚。
  不过很快她就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些时日来,她隐隐觉得她好像缺了什么东西,就像那天那个小混混拦住她的去路要什么银子。她记得那时候唐七似乎是给了那小混混什么东西,难不成那就是银子?能换东西的东西?
  沐雨在这里纠结,让那些茶客见了,均是有些奇怪,似是想不通这小丫头在做些什么,面容严肃地站在茶肆旁边沉思?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茶肆最角落里坐着的一位大叔高声叫道:“小姑娘莫不是没了盘缠?不嫌弃的话,到这里来喝一杯吧!”
  沐雨见那人衣着普通,长发披肩,腰间挂着个酒葫芦,一只脚踏在长凳之上,挽起的袖子下可以隐约看见繁复的刺青。
  沐雨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大叔又叫了一壶茶,亲自替沐雨倒上,长长的头...
 
      

###第五章 天上人间是苏杭
  沐雨在迷阵中与荆紫洛住了一晚,次日一早便告辞出谷,起初荆紫洛还想跟着去看看来着,但想想也为自己的想法好笑,她可不是孤家寡人,陆仙霞可不会让她瞎跑。
  出了琼花谷的地界,沐雨有些茫然,她也不知道到哪里去,只得先四处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人家问问路。
  沐雨顺着大路一路前行,脚程极快,不多时便已行出四十里有余,在路边见到一茶肆。此时日过三竿,沐雨也觉有些疲惫,于是便想去喝一杯茶歇歇脚。
  不过很快她就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些时日来,她隐隐觉得她好像缺了什么东西,就像那天那个小混混拦住她的去路要什么银子。她记得那时候唐七似乎是给了那小混混什么东西,难不成那就是银子?能换东西的东西?
  沐雨在这里纠结,让那些茶客见了,均是有些奇怪,似是想不通这小丫头在做些什么,面容严肃地站在茶肆旁边沉思?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茶肆最角落里坐着的一位大叔高声叫道:“小姑娘莫不是没了盘缠?不嫌弃的话,到这里来喝一杯吧!”
  沐雨见那人衣着普通,长发披肩,腰间挂着个酒葫芦,一只脚踏在长凳之上,挽起的袖子下可以隐约看见繁复的刺青。
  沐雨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大叔又叫了一壶茶,亲自替沐雨倒上,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但只从那露出的一只眼睛,沐雨就敢断定,这是个高手。
  沐雨端起茶杯,轻轻嗅了嗅。
  大叔忍不住咧嘴一笑:“放心吧,没毒。”沐雨低垂眼睑,呷了一口茶,而后淡淡地道:“我只是闻到了一点儿刺鼻的味道。”
  大叔哈哈一笑,又在旁边的茶盘里翻起一个杯子,然后打开腰间的酒葫芦,斟了点酒,往沐雨面前一推,笑眯眯地道:“尝尝这个,这可是咱亲自酿的好酒!”
  沐雨面无表情:“不喝。”
  大叔面皮一抽,端起茶杯一仰头干了,“啪”的把茶杯重重砸在桌子上,气呼呼地道:“你这女娃也太不给面子了。”
  沐雨径自喝茶,悠悠地道:“我又不认识你。”
  大叔眼一瞪,然后泄气般地一吹头发,好似故意压低了声音道:“我叫云无迹,看你这打扮,应该是落雪的吧?”
  沐雨看了他一眼,轻轻点了点头:“沐雨。”
  云无迹正在喝酒,听得沐雨自报家门,突然一愣,道:“你就是沐雨?”沐雨眨眨眼,奇道:“你听说过我?”
  云无迹面色变换,最后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沐雨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既然云无迹不想说,她也懒得问。
  过了一会儿,沉默许久的沐雨开口问道:“你知道怎么去杭州吗?”云无迹问道:“你去杭州干什么?”本来沐雨下山他就够惊讶的了,杭州距离落雪峰可是相当之远,他想不通沐雨有什么要去杭州的理由。
  “没什么,只是随便走走罢了。”沐雨依旧是一副面瘫的样子,不冷不热地答道。
  云无迹面皮一抽,也只得答道:“由此地东行七十里,有一座很有特点的高山名为青螺山,过了这山,再向东北走四十里就到杭州了。”
  沐雨淡淡地道了一声谢,两人喝茶的喝茶,喝酒的喝酒,一时间也没什么话可说。云无迹唤来小二,给了一点碎银,道:“给我来几张炊饼,剩下的你自己拿着吧。”
  小二应了一声,欢喜地去了。
  沐雨若有所思,道:“方才你给他的是银子?”云无迹一怔,有点搞不懂沐雨的意思,道:“对啊......”
  沐雨又道:“拿银子可以换东西?”。云无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干巴巴地道:“那个,你从来没用过银子么?”沐雨摇摇头:“我从小在山上长大。”
  云无迹恍然,从怀里掏出个钱袋,丢在桌子上:“正好还有点闲钱,拿去用吧。”沐雨一呆,虽然她不通世故,但现下知道这是财物,也不便拿去,于是说道:“不必了。”
  小二拿来一包炊饼,云无迹将之揣在怀里,吊儿郎当地走了出去,摆了摆手:“别推辞了,故人之徒自然是得照顾一下,不过以后有钱了你可得还给我!”
  沐雨喝完杯中的茶,拿了钱袋便离开茶肆,也不知道云无迹给了多少,当然,就算知道她也不知道能买多少东西。
  沐雨按照云无迹的话一路东行,日落时分已是走出五六十里,距离青螺山已是不远。
  不过天色将暗,劳累了一天的沐雨也不愿赶夜路,而正好青螺山附近也是散落着不少村落城镇,沐雨便到了一个距离青螺山最近的镇子落脚。
  这镇子较之杨家镇小了一些,此时天已经黑了,镇上已是没有几个行人,沐雨独自行走在街道上,只能望见在夜色中被风吹动摇曳的灯笼。
  虽然这场面有些渗人,不过对于沐雨这个面瘫的家伙来说,也没什么。
  “嗯?”沐雨轻咦一声,她放缓脚步,每一步踏在地上都是悄无声息,同时仔细聆听周围的动静。
  这声音虽轻,但沐雨坚信自己绝未听错,这是在屋瓦间飞速行走的声音。
  “难道是一些盗贼?”沐雨心中暗道,不过很快她便否认了这种观点,因为那声音听起来极有规律,但绝非一个人造出的动静,而且只是短短几秒便没了声息,以此来看,这些人定然全都是高手。
  但沐雨也没心思去管这些闲事,只要对方不惹到她,她就不会与对方有过多纠缠。
  “大哥,方才街上那女子似乎察觉到我们了。”夜色之中,一个黑衣人压低了声音,对旁边一人说道。
  这人也是一袭夜行衣,他目光如炬,腰间的利刃闪烁着寒芒。这人面色变换,眼中神情复杂无比,最后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算了,此时不是管这些闲事的时候,完成任务要紧,过了今晚,再找机会可是难上加难!”
  沐雨找了一处偏僻的小巷,略微清扫了一下便依墙而眠,进入浅入定的状态。这种状态之下,既能得到略微的休息,又能保持警惕,这是一个多月来沐雨养成的习惯。
  次日一早,沐雨在人们还没上街的时候便睁开眼睛,到镇外的河边洗了把脸便继续赶路。
  而就在她刚刚离开这小镇的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她昨夜睡过的小巷,这人在原地呆呆站了许久,方才长叹一口气,几个纵身消失不见。
  这日方才刚到巳时,沐雨便已见到云无迹所说的青螺山。
  杭州风景秀丽,有人间天堂的美誉,其城外数十里群山连绵,而水路亦是极为发达,山水相依,更有西湖为伴,一年四季,放眼望去尽是美景。
  而青螺山之所以出名,除了它独具特色的外形,还因为这里盘踞着一方庞大的势力,那便是八大门派中的无刃宗。
  无刃宗是八派中比较低调的一派,也是与唐门并称的古怪一派,因为无刃宗的弟子尽皆使用无锋之刃,他们追求的是无上的武道,认为武道巅峰,任何物事都能够取人性命。
  无刃宗弟子自然是遍布杭州,他们大多从事护卫这一行当,保护一些当朝官员,但也有一些人正好相反,做起了杀手。
  上了青螺山,向着东北方向远眺,似乎能够看见天边那一座宏伟的城池。
  沐雨运功提气,向着杭州方向飞速前行,终于在申时抵达杭州郊外,入目的乃是一片繁华之景,往来商贩络绎不绝,叫卖之声不绝于耳,热闹非凡。
  沐雨环顾四周,本来微微皱起的柳眉慢慢舒展开来,她跟着入城的人群,没费多大力气便进了杭州城。
  杭州城内,车马行人往来不绝,热闹非凡。沐雨四处转转,在城中寻找榜文,下山一个多月,她也知道这些榜文有不少有用的信息。
  不过她要查的乃是十五年前的一桩悬案,这榜文之上自然不可能有相关信息。
  夜幕降临,沐雨摸着云无迹给她的钱袋,来到了一家客栈门口,踌躇片刻便走了进去。
  “客官里面请,打尖还是住店?”小二见沐雨进屋,连忙上来迎接。
  沐雨轻咳一下:“住店。”小二道:“好嘞。”而后将沐雨引至前台,掌柜的瞧了一眼账簿,道:“这位客官,单人住的小间已经没有了,中等的您看可以吗?”沐雨哪里知道这些,只是点了点头,然后递出自己的钱袋。
  掌柜的暗自奇怪,他还头一次见到这么给钱的。不过作为杭州城里的商家,诚信还是可以保证的,掌柜从钱袋里取出房钱,然后将钱袋交还给沐雨,道:“那就请客官上楼吧。”
  沐雨跟着小二来到二楼尽头的一个房间,小二交代几句之后便退了出去。
  这间客房看样子是可以住两个人的,左侧是一张大床,对着门口的是一套实木桌椅,桌上还摆放着新鲜的茶点。右侧是一面屏风,之后是浴盆。
  沐雨把剑放在桌上,推开窗,此时杭州城已笼罩在夜色之下,但灯火通明,客栈之外的主街更是热闹非凡,浑然不似沐雨之前到过的城市。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我不是发糕
作者我不是发糕
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我不是发糕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