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好听的名字有种执念

五渔 2017-08-11
我就是执着的喜欢名字好听的人
讨厌奇怪文字和符号的堆砌
毕竟哗众不能取宠
无理只会取闹

最近一直在玩一个小游戏,幼稚也脑残,机械操作却也足够打发时间,其中有一个模块你可以选择抓人为你打工,当然也会被比你强大的玩家抓为奴隶,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抓人的时候,我总是选择名字顺眼的,可以是简单的叠字,也可以是普通的名词,只要不奇怪不反感就好,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有一天我被抓了,而对方是一个非常“葬爱家族”风格的名字。

瞬间崩溃!有种从心底升上来的绝望无助!

从发现这个情况开始,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怪圈,一度想弃玩这破游戏,直到有一天,另一个更厉害的人物出现,轻松KO了这样的一个“非主流”,重获新生的感觉简直太美妙,心头的乌云也一瞬间就消失了,尽管那个更厉害的人叫“old driver ”,至少英文字母是规律摆放,没有所谓的火星文以及奇怪的符号。

心有余悸!有种从心底升上来的劫后余生!

抱歉,没有针对谁的意思,只是我真的对名字有种奇怪的执念,一个好听名字,他可以是家族论资排辈的传承,也可以是父母理想的化身,可以是简单文字的组合,也可以是复杂文字的叠加。例如二次元男神喻文州,喜欢他大概就是从因为他的名字而多看了一眼开始,文起九州,
我就是执着的喜欢名字好听的人
讨厌奇怪文字和符号的堆砌
毕竟哗众不能取宠
无理只会取闹

最近一直在玩一个小游戏,幼稚也脑残,机械操作却也足够打发时间,其中有一个模块你可以选择抓人为你打工,当然也会被比你强大的玩家抓为奴隶,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抓人的时候,我总是选择名字顺眼的,可以是简单的叠字,也可以是普通的名词,只要不奇怪不反感就好,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有一天我被抓了,而对方是一个非常“葬爱家族”风格的名字。

瞬间崩溃!有种从心底升上来的绝望无助!

从发现这个情况开始,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怪圈,一度想弃玩这破游戏,直到有一天,另一个更厉害的人物出现,轻松KO了这样的一个“非主流”,重获新生的感觉简直太美妙,心头的乌云也一瞬间就消失了,尽管那个更厉害的人叫“old driver ”,至少英文字母是规律摆放,没有所谓的火星文以及奇怪的符号。

心有余悸!有种从心底升上来的劫后余生!

抱歉,没有针对谁的意思,只是我真的对名字有种奇怪的执念,一个好听名字,他可以是家族论资排辈的传承,也可以是父母理想的化身,可以是简单文字的组合,也可以是复杂文字的叠加。例如二次元男神喻文州,喜欢他大概就是从因为他的名字而多看了一眼开始,文起九州,以喻四海。
现实中,一个固定的姓氏、加上两到三个汉字,是我们人活一世最大的标签。
虚拟里,不必墨守成规,不必因循守旧,是我们自主意识最明显的标签。

以点概面,一个人取名字的水平,就如同面对同样的日落,有的人只会说“握草!这么多鸟,真特么……好看!”,而有的人则会轻松吟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作为一个比较感性的人,第一种人也许会是我的朋友,一起嬉笑怒骂,语言有些粗鄙,是感情最直接的宣泄,而第二种人会被我理所当然的崇拜和尊敬,眼里冒着星星一样的看着他,一瞬不瞬。

有的人或许会说,大俗即大雅,都是脱离了烟火气的创作,本质上其实是一致的东西,只是幻化成不同的形态、或者换个说法罢了,是俗气还是高雅更多的个人的主观感受,实际没有高低之分。

那么我应该是个比较肤浅的人,只希望那个脑残的小游戏,可以设置下自主选择,至少在我的一亩三分地里,看到的是一片清净。

--END--

我是五渔,典型双子座,偶尔矫情时常分裂,喜欢牛奶也热爱啤酒,大千世界走马观花中,努力做一个矜持的读书写字人。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五渔
作者五渔
6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五渔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