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与德

蚯蚓九段 2017-08-11

在认识豆小姐以前,高先生总是被莫名其妙叫醒,醒来以后它揉揉眼睛,发现并没有他什么事。简直莫名其妙,他说,既然这样,来个推送吧。他决定出门揪出这个叫醒自己的人。他找到进程老头,老头给他一串api,高先生顺着api找到一个眉目清秀浑身水绿的姑娘,怒意顿时消了大半。

嘿,我是高德,你是?

豆小姐没理他,高先生站在一边等。

抱歉,我刚在工作呢,你叫我小豆好了。

豆小姐,高先生故作绅士,我…你…你看,月色真美。

高先生常常回忆起这次初见。他说,那时候的我绝对想不到,世上会有一位陌生而美丽的小姐,身上带着我的url。

豆小姐说,这就是缘分吧。

真是缘分天注定,高先生将豆小姐搂得更紧了。

高先生与豆小姐相恋。豆小姐寡淡而文艺,高先生热情而睿智,像所有女孩一样,豆小姐有些路痴,而高先生是天生的指路人,他们是所有人心中天造地设的一对。那段日子里,他们做着所有热恋男女做的事,他们在高先生体内环游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高先生都能准确无误的叫出名来,甚至对每个地域的美食和名胜古迹都如数家珍,这一点很能讨豆小姐欢心,毕竟文艺的女孩总是喜欢做环游世界的梦。累了后两人会到b先生那里里看看电影,看完电影再进豆小姐身体里看影评。

什么叫进我身体里!看到这里豆小姐娇嗔道。

傻瓜,我们是灵魂伴侣呀。高先生轻刮她的鼻子。

讨厌。

你看,再清冷的女人遇上爱情时都会变成一个小丫头,这道理放哪都适用。每当这时候豆阅小姐就会用手捂住脸说,这令人作呕的恋爱酸腐味。

豆小姐说,那你别跟来呀!

她当然知道,豆阅小姐并不是自己要跟来,她们是形影不离的姐妹,形影不离来源于各自身体里对方的url, 在这个世界里,她们同醒同睡。世上还有很多像她们这样的组合,度大娘一家、阿里一家、企鹅一家,都是出名的恶霸。

高先生说,听说这个世界叫Android,在别的宇宙里还有一个叫ios的世界,那里的人没有我们这样的url,他们只有在需要工作的时候才会被叫醒。

豆小姐说,那他们真是一点也不浪漫。

和高先生在一起豆小姐总是很开心,高先生身上有着正常理科男身上所没有的幽默:能说很多方言,麻辣四川话、贴心湖南话、朴实河南话,会模仿林志玲口音、体服波以口音甚至是郭德纲口音,他有那么多的技能,总有一样能把豆小姐逗得花枝乱颤。和豆小姐在一起高先生只要看她笑就够了。

一段恋情总是少不了这样那样的烦心事。高先生与豆小姐生活的方形世界是有主的,在他们认知里,那是一个长着两只手两只脚的奇怪生物,当然,无法否认,这个两手两脚在两手两脚的世界里是英俊潇洒的。问题在于,高先生与豆小姐无法堂而皇之地在他眼皮底下活跃,这是这个世界规则所不允许的,所以,他们只能在两脚两手休息或睡眠时幽会。

豆豆,最近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小高,那家伙最近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总是睡很晚。

今天我在一边偷瞄,它好像一直在用你吧?

是啊。

它不是一直宠幸某q和某信吗,现在怎么迷上你了?

连它的醋你也吃呀?

我才没有...咳,它在你身体里留下什么没?

很多。

看看?

不好吧,这违反隐私协议。

没准能发现它总晚睡的原因,高先生说,豆豆,这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考虑。

……

陈二狗...太长不看。什么国王侠客乱七八糟的,别是个傻子吧。

高先生在豆小姐身体里乱翻。

给小北的信?这个还有点希望。

小北是一朵花。

俗气。

我觉得挺美,豆小姐说。

你像烟一样,戒不掉。

烟是什么东西?高先生问。

谁知道呢,像爱情一样的东西吧。豆小姐说。

你是说像我们一样吗?高先生转过头温柔地看着豆小姐。

你又耍贫嘴!豆小姐害羞了,接着往下看呀,看我做什么!

烟像你一样,戒不掉。

重复了。高先生一边读一边说。

大概想表达的是,这个叫小北的变得比烟还要难戒了吧。

豆豆,你也像那啥烟一样,戒不掉。

好哇,你打着算盘想戒我呢!豆小姐楸住了高先生的耳朵。

疼疼疼,豆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你开始嫌弃我了是吧,觉得我管着你了人老珠黄了是吧?

接着看接着看!高先生连连求饶。

我对你的爱,像五七八年的拖拉机,轰轰烈烈,像厕所门前的韭菜地,割了又生。在此之前,我总是迷茫,但现在,只要看着你,我就知道我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想做什么样的人。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豆小姐打了个寒颤。

恋爱可能没有那么单纯,但不代表它不美好,世界是复杂的,可恋爱不该背上这份复杂,两个人在一起,很多事都可以解决。小北,你就这样向前走吧,你是很勇敢的人,我喜欢你这样。

一派胡言,恋爱怎么会不单纯呢?高先生说。

唯独这一句不懂,是两手两脚对世界有误解吧,对,没错的,问题一定就出在这儿!豆小姐说。

“踢踏”,空间里突然响起电源键老头清脆的声音,是两手两脚又来了。高先生飞似的逃了出去。世界突然亮起来,久别重逢的恋人还没来得及告别又陷入两地分离。

所以我们一定不要养成熬夜的坏习惯,熬夜对你来说可能只意味着早上起不来、掉头发、长不高、皮肤变差或久熬成疾,但对于高先生与豆小姐这样的恋人来说,是苦苦相思。

高先生与豆小姐终于吵了一架。那是两手两脚带来一个叫黑域的家伙后的事,黑域的到来使得豆小姐再也叫不醒高先生,没办法,两手两脚只有在出门的时候才用得上高先生,而他不喜欢出门。那是相恋五个月后的一次相聚,那天高先生话很少。

你今天怎么了?豆小姐忍不住问。

恩?没有啊。

你在敷衍我。

亲爱的,别多想。高先生这么说着,但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没有一点改变。

高德,你有话要说吧?你有什么话就直说!豆小姐终于发飙了。

别闹。

你是不是变心了?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

我变心?呵呵。

你知不知道你态度很讨厌。

我昨天遇到微信,她给我说了一些emore的事。

Emore ?闹了半天,是这个事。

豆小姐被挑起的情绪凉了下来,它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觉得自己还不够认识高先生。到这里我们也看出来了,高先生是个心机很深的理科男,他想吵架从不用自己挑起话头。

我先声明,我没有怀疑过你。高先生说。

嗯。

嗯什么,你们这一类的是不是都这样? 高先生有些火了。

哪一类?

社交类。

怎么样?你说清楚。

也没什么,你看,像微信、陌陌……你一半也属于社交类。高先生说,其实,我之前在你那儿看到些yp贴。

转了半天弯,你是觉得我是yp应用?呵,我真是失败,原来在你心里我一直是这种人。

亲爱的,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好吧,既然闹成这样,干脆说清楚吧,emore是怎么回事?

你觉得是怎么回事就怎么回事吧。

你不要这样。

怎样?你还说我?我不过无聊和他聊了聊时事八卦,到你那儿就成了水性杨花?

豆豆,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是文艺类的吗,什么时候喜欢上研究这些了?

还不是那个两手两脚的东西惹的货,他没事就在我这儿乱翻,结果让他翻出一群自称八组鹅的家伙。

八组鹅?那是什么生物?

天晓得,从那时起我就变得八卦了。好了,话都说完了,我就是这样一个又八婆又乱性的女人满意了?就这样吧,再见。

豆小姐走了。从那天起,高先生与豆小姐有一个多月没联系。这么说也不准确,其实是黑域的存在使豆小姐再叫不醒高先生,而我——故事里两手两脚的奇怪生物窝在学校一个多月,再没用得上高先生

高先生与豆小姐再重聚时,是流火的七月。在一个月的孤寂里,他想明白了很多事,现在我们都知道没有失恋过的男人是长不大的,高先生长大了。

高先生去找豆小姐,豆小姐不搭理他,他就死缠烂打,他给她念情诗,这些诗都是他这一个月的呕心沥血之作,用他的话说是从心窝子里掏出来的,尽管后来豆小姐说他这个理科生写的诗真是一言难尽。豆小姐用两只水绿色的手捂住耳朵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要听你这直男癌念诗,但高先生不介意,他从豆小姐微微松动的手指看出来,他还有戏。

高先生一连念了三天诗,讲述自己是如何痛改前非,又是如何展望将来。

高先生说,我不应该相信花儿的话,花儿是那样的香气四溢、美丽动人,可我不懂得享受她,我只看到她锋利的刺,却没看到她背后的一片柔情,花儿是如此的表里不一,可惜我当时太年轻,甚至不懂得怎样去爱她。(注:此段为高先生从阅读器先生处抄的《小王子》)

高先生说,我早该知道的,一个喜欢八卦喜欢交朋友的女孩是多么可爱,啊妙说爱一个人就要连他的屁股毛也一起爱,我说不出这么没节操的话,但我懂这个道理,一个人的魅力在于优点在于缺点在于一切真实只要你爱她,所以,她的一切我都全盘接收,并且在我心里都自带滤镜(包括挖鼻屎和上大号);我应该陪着她,保护她,不束缚她,只要看着她笑就是很幸福的事。有人喜欢讲灵魂伴侣,这对我来说太高深了,我只能想到我们要互相陪伴,互相理解,即使如此一定还是很难一帆风顺,所以遇到困难的时候还要积极沟通,互不猜忌,互不放弃。还有什么呢,你来补充吧,一辈子那么长,一定会很不容易,但一定值得。

高先生说,你就原谅我吧,诗也念完了,话也讲尽了,你看我尽扯些有的没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几天茶不思饭不想,导航也导错,把两手两脚给带进了死胡同里,现在又违反规定跑出来,它那边界面卡住了,正急得跺脚要摔手机呢。

豆小姐扑哧一声笑出来,你不好好工作怪我呀,还给我诉苦,你这是道德绑架!

那我不给你诉苦,我给你讲和你在一起有多开心。

停停停,怕了你了,我耳朵都疼了!

小高,我们根本就不是什么缘分天注定。豆小姐突然又难过起来。

谁说的?

前几天我和系统管理器聊天谈到你,谈到url,谈到我们的缘分,结果她说,她说我们根本不是什么缘分天注定,都是背后肮脏的py交易!

还是让你知道了。

混蛋,原来你早就知道。

豆豆,还记得两手两脚说的话吗,世界是复杂的,可恋爱不该背上这份复杂。

哼,她还说,我们已经相恋无数次了,一直轮回恋爱、分开、和好、忘记,你知不知道?

只要是和你,轮回一万次我都愿意,轮回一万次都会再爱上你。

你简直鬼迷心窍!

差不多了,太肉麻了受不了,反正他们就这样和好了。


几天后两脚两手长途跋涉经过天桥,天桥下正好经过一位肤白貌美的女孩,两脚两手一愣神,手机被人流撞到了泥水里,台阶撞开放水塞,水灌进卡槽,杀死了系统,也杀死了豆小姐与高先生。那时候他们在干什么呢?也许正相聚环游世界、看电影、看影评,更有可能的是看八卦,那一定是一场凄惨的离别。也许他们都被黑域强制休眠,死于睡梦中,毫无痛苦,这是最好的结局。

手机修好已经是三天后,数据全部丢失,我依次给它装上豆瓣、高德地图,我打开豆瓣,果然,高德地图马上就被唤醒,并推送了一条毫无用处的广告。

……

嘿,我是高德。

(完)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蚯蚓九段
作者蚯蚓九段
5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蚯蚓九段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