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一天

DearPearl 2017-08-11

前几日一直在家窝着,没有必须做的事,也集中不了注意力。情绪低弥,但不希望给我送快递的人发现他们在给死人送快递,当然是玩笑话。虽昨晚睡的晚,但今早还是毅然决然地早起了,我要出去,不然我真受不了了。弟弟近日待我并不温柔,他并未主动去制造一种舒适的核心家庭关系。什么叫做主动制造,比如,我回家会带回只有他喜欢的橘子。表妹如同空壳一般,整日盯着手机。她不介意味精,不介意食材,但她介意自然滋味。只有他俩是与我同住的。

我起的说早也早,说晚也晚。早,是因为家附近的店铺大部分都没开门,街上还有扫地大爷和大妈,他们有些刚刚完成了工作,在荫凉处聊天。小区里隔草的大叔,在树下蹲着割草,人行砖道上放着一小把一小把的野草。清晨的大爷们仿佛和年轻人换了模样,一个个精神矍铄,他们的头发花白,眼珠已呈现有杂质的灰色,浅色显得更明亮了。我起的晚,是因为太阳已经很晒人了,弟弟不愿出门是怕晒黑,我也有点怕变得黝黑,但因为这个限制自己的行为未免有些可笑。

在街上走了一圈之后,去了一家中式早餐店,几乎没有可口的东西。勉强点了两粒点心,即使早上不爱吃甜的。一颗花生形状花生味的,一颗桃子形状红枣味的。没吃下。看表8点25,附近的书店应该开门了。走过去才8点28,心中后悔走得太快,但已经开门了!心中欣喜。这还是我第一次去新华书店。进去发现店里已经有很多小孩了。我在那里呆到了下午1点多,其中大部分顾客都是小学生。他们有些挺吵闹的,但有些羞涩而安静。其中的差异如芸芸众生相。这几个小时只在读林清玄的文集,林清玄不把自己列入俗人行列,我自认为俗人一枚,但暂且请让我说,在读的时候,像是在与朋友交谈。《期待父亲的笑》让我有些失态,又忘带纸巾,后悔没有买一条手帕。

林清玄说菜市上都是分解的动物尸体,但是他在吃食上似乎并不排斥这些尸体,是为什么呢?

点了一杯咖啡,只有一个高凳座位了,我过去,旁边的小孩说,这里有人,我于是站着喝完了。咖啡不错。但是我为那孩子担忧,他惶恐,那个空凳子上放着他的书,手放上去,焦急地左顾右盼,每每有新客人进来,他都在惧怕着会有人跟他争抢什么。孩子啊孩子,不知道谁让你为他占位。我的咖啡喝完后,那人还没来,孩子一个人走了。我冒出了一种微妙的并不彰显我的善良的心情,但这不重要,我已享受了站着喝咖啡的好了。

出门后去了一家冷清的甜品店,甜品不错。焦糖海盐盒子,我只吃了一半,焦糖那一半,剩了一半,本想弃之,但一想家里还有表妹,就带着回去了。在回家路上的水果店买了橘子。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DearPearl
作者DearPearl
4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DearPearl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